正港的台灣阿兜仔 黑素斯COW杯愛台灣

「我覺得台灣人不夠瞭解台灣有多好,這不是拍馬屁,反而是有點生氣,你們怎麼不了解台灣有多好。」
文:王心妤/攝影:裴禛/影音:黃大維、洪凰鈞

出了捷運站,遠遠就能看到一名男子穿著印有「Cow杯」2個大字的上衣,戴著寫有「DAMN!I LOVE TAIWAN」漁夫帽的男子。超台打扮卻配上一副五官深邃的西方面孔,黑素斯熱情地打招呼,一開口卻是字正腔圓的「你好」。

楊德昌「一一」打開好奇 遠渡10875公里抵台灣

黑素斯從小就喜歡東方文化,幾個禮拜一次的家庭聚餐日,只要問到想吃什麼,黑素斯永遠都是回答:中華料理。2001年首次看見台灣導演楊德昌執導的「一一」,讓黑素斯第一次被震撼。電影裡的家人關係看似緊密,每個人卻是個孤單個體,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流動觸動黑素斯,讓他興起想踏上台北的念頭。

黑素斯看完楊德昌的電影「一一」,開始對台北的好奇。

「我騷擾了我朋友5年,看完『一一』之後,我每天都跟他們說我想去台灣。」黑素斯笑著說。他花了2年工作存錢,最後拿到師大國語語文中心獎學金,終於圓夢踏上島國看一看。

對於台北這塊土地,黑素斯用「天堂」形容。「我覺得這原因有點可愛。」黑素斯靦腆的說:「剛來台灣我很喜歡書法,對我來說,一出門看到每個招牌都是書法,充滿我不懂的東西,對我來說都是沒學過的秘密,就好想知道招牌上寫什麼。」

見到現場的人露出驚訝表情,黑素斯則笑著,自揭還在西班牙工作時,只要假日就會到中國餐廳吃飯,只是為了菜單上的中文字,成為存錢圓夢更大動力。

完蛋!我回不去西班牙了

來到台灣,黑素斯每天花9小時唸書,為了省錢住在頂樓加蓋的小雅房,房間裡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和一個破舊衣櫃。「那個房間在古亭站,大概不到2坪,要跟另外7個人共用廁所。」他害羞分享,「但我還是覺得很開心,那時候每天的目標就是學中文,那是我最想要的事,我覺得很棒!」

黑素斯一開始只打算住一年,沒想到一年過後發現「完蛋了!」已經完全愛上在台灣的生活。「回到西班牙以後,發現我比較喜歡台灣的文化、食物、便利性,我發現喜歡這裡生活。」

外國人不懂? 台灣人才不懂

談起台灣的好,黑素斯前段時間拍了項社會實驗,在標題反諷寫下「第一次在台灣咖啡廳被偷,GG了」。實驗中,黑素斯將錢包、電腦、電動單輪車等身上值錢的物品都放在咖啡廳,人則是離開位子,過了一段時間後,發現所有物品不只一樣不少,甚至沒人動過。

這件事讓黑素斯印象深刻。他回憶9歲還住在西班牙時,有次和好友到學校附近的公園玩,朋友卻隨手撿了來路不明的針頭,想要玩醫生遊戲,嚇得他急忙躲開。

見到現場的人一臉疑惑,他解釋,「你沒辦法想像那個針頭有多危險,在西班牙80年代因為很多人吸毒,他們打針使用海洛因,這些人很多都有愛滋病,這個是我小時候的回憶。」黑素斯淡淡的說:「台灣人說我不知道台灣多危險,讓我有點生氣。有些人覺得我是外國人我不懂,我覺得因為他們是台灣人,他們才不懂。」

黑素斯接著說:「我做的那個實驗,台灣人不懂那是多不可思議的事情,這件事在西班牙不可能的。」他坦言台灣人對其他國家的了解不夠深刻,容易對其他國家有些誤解,台灣人應該對自己多點信心,知道台灣已經足夠好了。

成為阿兜仔YouTuber契機

黑素斯決定在台灣長住後,便找了份西班牙語老師的正職工作。見到有學生好奇更生活化的西班牙語,黑素斯決定開始拍YouTube影片,希望能給出不同於課本制式化的內容。他回憶,「一開始頻道叫做『阿兜仔教你課本上學不到的西班牙文』,後來才改成『阿兜仔不教美語』。」

黑素斯說:「只要在Google打上『阿兜仔』,就會出現我,不是老外,就是阿兜仔。」語氣難掩自豪。他將對於台灣社會的觀察融入影片中,其中一部「台灣人的口頭禪」點閱更是超過百萬,讓他嘗到走紅滋味,甚至有機會上了當紅節目「康熙來了」,與偶像小S見面。

黑素斯以身為正港的台灣阿兜仔為榮。

Youtube不是工作 而是種生活方式

不過連續8年不休息的拍攝影片,默默累積的壓力還是在2018年壓垮了黑素斯,讓他一度決定關閉頻道。拍片原本是為了分享對台灣的想法,最後變成為拍而拍,已經失去意義。但經過思考後,黑素斯還是決定重啟YouTube。

黑素斯在熬過低潮之後試著改變影片風格,找出台灣人從沒想過的觀察角度,轉為影片分享給更多人。疫情席捲全球時,黑素斯也拍了一系列有關台灣、中國、世界關係的主題,試著讓更多人理解台灣的防疫狀況與在世界上被打壓的現況。

黑素斯認為YouTuber不再只是種身份,而是一種生活方式。

為了維持夢想,黑素斯另外找了份正職工作,同時創立個人品牌,推出一系列毛巾、上衣、水壺、漁夫帽,再用一項實際行動「愛台灣」。

黑素斯說,因為身兼3份工作,曾經3年沒有放過任何一天假,身心瀕臨崩潰後才向老闆請假,回西班牙休息。

雖然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繼續拍影片,但他仍然堅定的說:「YouTuber對我來說不是工作,已經是種生活方式」。

COW!我愛台灣

談到創立品牌的初衷,黑素斯激動說:「這個衣服上的DAMN!I LOVE TAIWAN意思是『靠!我愛台灣』。我覺得台灣人不夠瞭解台灣有多好,這不是拍馬屁,反而是有點生氣,你們怎麼不了解台灣有多好。」

黑素斯住在台灣15年,西班牙的生活恍如隔世,已經是生命中的另一個階段,現在的自己已經是個正港台灣人。黑素斯不諱言,前幾年的確有種還是被當外國人的無奈感,「有一方面不爽,一方面可以理解台灣人對我們有種好奇。但我已經接受這件事,甚至還把『阿兜仔』放在我的頻道名稱。」

黑素斯自豪自己是台電大樓人。

如果說楊德昌的「一一」帶領黑素斯來到台灣,也許席慕容「一棵開花的樹」的詩句:「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為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更加貼切。

黑素斯10歲愛上中華食物,20歲首次看到「一一」愛上台北這座城市,25歲圓夢來到台灣學中文,26歲決定長住台灣。來到台灣15年,黑素斯已經不只是在地「台電大樓人」,甚至以「正港的台灣阿兜仔」封號為榮。

訪問結束隔幾天後,突然收到來自黑素斯的訊息,除了開心能夠有這次的緣分,他也附上一段網址。點進去才發現當天採訪過程被他用鏡頭記錄下來,甚至製作成一段影片。

黑素斯的大頭突然出現在影片最後,比出台灣人最愛的手指愛心,用他最愛的口頭禪「謝謝你們,COW杯!」畫下句點。讓我想起採訪時,黑素斯不時冒出口頭禪的「COW杯」,其實藏滿了對台灣最激烈的愛。

黑素斯(Jesus Trapero)

YouTube頻道名稱:阿兜仔不教美語
YouTube頻道訂閱數:34.1萬
國籍:西班牙
年齡:1979年出生(40歲)
來台:2006年(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