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香港下半場
基本法載明,主權移交後香港50年不變;但22年後的「反送中」,讓一國兩制提早進入下半場。北京近期加快機制化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落實「愛國者治港」,並以更彈性的「人大決定」治港。而各領域在整治典型案例後出現寒蟬效應,未來民氣將如何紓解,仍是未知數。(圖/中新社)
香港下半場

香港下半場/媒體教師都遭整治 典型案例致寒蟬效應

2020/11/23 14:11(11/27 12:18 更新)
近期許多曾支持「反送中」的行業領域都遭整治,政權也精準打擊街頭、議會和國際3條抗爭路線。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說,這些對當局不滿的民意將何以抒發,是懸而未決的難題。圖為2019年8月18日「反送中」示威者在港島遊行。中央社記者沈朋達香港攝 109年11月23日
近期許多曾支持「反送中」的行業領域都遭整治,政權也精準打擊街頭、議會和國際3條抗爭路線。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說,這些對當局不滿的民意將何以抒發,是懸而未決的難題。圖為2019年8月18日「反送中」示威者在港島遊行。中央社記者沈朋達香港攝 109年11月23日

(中央社記者沈朋達台北23日電)面對曾支持「反送中」的行業領域,香港學者認為,當局正在各領域中整治典型案例,塑造寒蟬效應。而在當局精準打擊所有抗爭路線後,未散的民氣將何以抒發,仍是未知數。

11月3日,香港電台編導蔡玉玲被警方逮捕。事發前,她曾參與製作有關元朗「721事件」的「721誰主真相」節目,其中包括調查曾運送「白衣人」的車輛資料。警方指她在申請取得車輛資料時,作出虛假陳述,違反道路交通條例。

由於這種「查冊」是香港媒體常用的調查報導手法,因此多個記者組織紛紛發表聲明,批評警方「打壓新聞採訪自由」。外界也擔憂,「反送中」抗爭後,媒體是否成為被政權整治的對象?

9月時,港媒曾引述消息報導,指北京中央駐香港聯絡辦公室在和建制派立法會議員開會後,議員何君堯總結出,接下來「改革」的重點集中在教育、司法和社福等「三座大山」。即便出席會議人士都未承認這項決議,但過去幾個月間,相關領域確實出現不少變動。

截至目前,至少有2名小學老師被教育局指宣揚「港獨」和歪曲鴉片戰爭歷史,而被註銷教師資格。

近期,立場親北京的文匯報和大公報也多次批評審理「反送中」案件,對示威者輕判或判處無罪的法官,指他們「一再放生被告」,甚至形容他們是香港司法的「恥辱」。

港區國安法生效之初,外界關注以往支持「反送中」的行業領域是否會墮入法網。但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指出,當局未必想採取大規模拘捕行動,因為主要的目的,是塑造「寒蟬效應」。

香港政策研究所香港願景計劃高級研究員林緻茵也認為,大規模司法訴訟的成本很高。而當局目前整頓各領域的對象,不光是領袖級人物,也包括中低階層成員,以註銷專業資格等手段,讓「寒蟬效應」在基層發酵。

●抗爭路線3路盡封 民氣何處抒發成難題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表示,本次人大決定DQ4名泛民議員,令人感到北京隨時可畫下新的紅線,界線不明的情況下,泛民也難以調整政治路線。(受訪者提供)中央社 109年11月23日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表示,本次人大決定DQ4名泛民議員,令人感到北京隨時可畫下新的紅線,界線不明的情況下,泛民也難以調整政治路線。(受訪者提供)中央社 109年11月23日

「反送中」抗爭者常將抗爭分為:街頭抗爭、議會路線和國際戰線3條支線。在港區國安法生效後,街頭抗爭和國際連結的空間盡失。而本次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對議員資格的決定,也讓從事國際遊說的議員,隨時面臨遭DQ(取消資格)的風險。

而剩下的議會路線,還剩下多大的空間呢?在立法會席次居劣勢的泛民,以往常用「拉布」(拖延議事)的方式阻擋爭議法案。即便本次人大決定並未明訂「拉布」可被 DQ,但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相關談話,仍留下懸念。

林鄭月娥11日在記者會上說,單純的「拉布」不應視為推翻政權;但仍須視程度而定,若拉布一年半載、影響行政機關,則影響基本法所規範的效忠、擁護香港特區政府義務。

自此,街頭、議會和國際三條抗爭路線,可說是被當局精準打擊,一一封鎖。

那泛民是否願意成為北京口中的「忠誠的反對派」?馬嶽對此反問,所謂「忠誠的反對派」究竟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是否有明確的定義?

他指出,本次人大決定令人感到,北京隨時可畫上不同的紅線,DQ議員。在界線不明的情況下,泛民根本難以調整政治路線。

馬嶽也反問,如果「忠誠的反對派」,是指要泛民乖乖在議會內議事投票,並輸掉表決,試問泛民的支持者真的能接受嗎?

北京不斷收緊的治港策略,急遽壓縮了香港抗爭者和泛民的空間;然而近期許多民調數字仍顯示,多數民意依舊對港府的施政感到不滿。

在未來,這些民意將何去何從?馬嶽對此表示,目前已經出現的移民潮,說明「離開」將會是許多香港人的選擇;至於選擇留下來的、對當局不滿的民意將如何抒發,則是懸而未決的難題。(編輯:吳柏緯/朱建陵)1091123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