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六四屠殺倖存者現身說法 戳穿北京稱沒死人謊言

2022/6/4 16:37(6/4 17:50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圖為六四鎮壓發生後,在北京街道上的裝甲車與坦克車。(美聯社)
圖為六四鎮壓發生後,在北京街道上的裝甲車與坦克車。(美聯社)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台北4日電)中國人民解放軍在33年前的6月4日,槍桿子對準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和民眾,血洗北京天安門廣場,事後北京當局更聲稱沒死人,而當年倖存者現身說法直接打臉。

2018年12月以高齡91歲往生的袁木,六四民運期間他是中國國務院發言人,當時國際媒體爭相報導,解放軍持槍及坦克在天安門廣場對付只憑血肉之軀抗衡的民眾,袁木則告訴美國記者:「沒有死一個人。」

美國之音(VOA)今天刊登專訪唐愷的報導,還原當年他親歷的屠殺,雖已時隔33年仍是歷歷在目,戳穿袁木及時至今日,北京當局持續裝沒事且不願面對,更無意替死者平反的謊言。

報導指出,唐愷做噩夢的場景裡,不時浮現高速的坦克開進人群裡隨即疾馳U字型大轉彎,接著悽慘的哀號此起彼落,觸目所及到處都是「被軋爛的,腦漿啊,血啊、腸啊,一地都是,非常恐怖的景象」。

報導說,1989年6月3日晚,唐愷和其他示威學生守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的台階,天安門廣場燈全關了,只剩探照燈照著他們,突然間人民大會堂的幾個大門處湧出解放軍。

唐愷回憶,部隊兵分兩路,一批包圍他們,並趴在地上持槍對著廣場上的學生,還有一批負責清場,凡是趕不走的,「我看到那個解放軍『砰』的一聲就一梭子彈,那個人就趴在地上了」。

他十分篤定告訴美國之音:「你說廣場有沒有死人?我相信肯定有死人,因為我看得很清楚。一梭子彈那個人就趴在地上,打了好幾個人。」

報導指出,解放軍血洗北京後接著就是全國大搜捕,唐愷回到廣州老家避風頭,之後懷著一絲僥倖返回深圳大學,不幸還是被逮了。

唐愷說,他的肋骨和小腹遭痛擊眼冒金星癱軟而被塞進麵包車裡,來到梅林看守所,審訊的問他北京到底有沒有開槍,唐愷如實以告,對方恍然大悟回覆居然是真的,還叮囑他絕對不能跟任何人轉述那晚的審訊對話。

多年後,唐愷從電視上看到,當年審訊他的那批人,原來都是深圳市的幹部,「連他們都不知道北京到底有沒有開槍,有沒有死人。你看他們是不是一層層瞞騙。」

之後唐愷被移送專門關押重大政治犯的秦城監獄,比鄰的獄囚包括四人幫的江青還有林彪的部下,以致他曾忐忑忖度,恐怕不是死刑也得無期徒刑了。

報導指出,沒多久,因東歐發生一連串反對派推翻共產黨政權的劇變,唐愷回憶,他們蹲苦牢的住宿條件和伙食不僅改善,暗示著要把他們發配新疆的領導也閉口不提了,9個月後,唐愷獲釋。

儘管如此,唐愷只是人離開秦城監獄,但國保(國內安全保衛)幹員的監控仍亦步亦趨,2019年他在微信發文稱,香港青年其實和八九年的學生一樣,都是追求民主自由,根本就沒有什麼港獨,國保隨即來電關心他。

唐愷說,這些騷擾每月一、兩次算少的,最多甚至4、5次,公安局就是很客氣威脅他別添亂否則隨時可以抓人,即因如此而導致夫妻失和,第一段婚姻就這樣沒了,「搞得很痛苦,非常壓抑,說真的」。

報導指出,漸漸唐愷發覺在中國的風險益增,2019年9月跟家人來到美國並申請政治庇護,目前在亞馬遜(Amazon)有份送貨員的工作,日子雖然辛苦,但心情暢快。

唐愷說:「我來到美國才知道,沒有了國保好舒服啊。我都沒想到離開中國會那麼愉快。哎呀, 我就後悔我離開得太晚了。」

報導指出,如今33年過去,回首那段風起雲湧的歲月,唐愷念念不忘的卻是一件浮光掠影的小事,並十分感謝已辭世的父親。

原來當年他在北京街頭拾獲解放軍的子彈等帶回廣州,接獲情報的廣東省公安要他父母交出來。

唐愷說,父親是軍職的老共產黨員,堅持絕對不能交,媽媽在後山把東西燒光才躲過公安的糾纏,否則肯定得判刑,雖然叛逆常跟父親鬧彆扭,但這件事情之後很感謝父親,「怎麼說呢,就是人性戰勝黨性吧」。(編輯:曹宇帆/陳沛冰)1110604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172.30.14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