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書摘1》卜大中:我為什麼從統派變成反統派

最新更新:2019/10/21 19:54
卜大中(右)穿著新書封面圖樣T恤出席新書發表會,允晨文化發行人廖志峰(左)說明出版始末。(圖取自允晨文化FB)
卜大中(右)穿著新書封面圖樣T恤出席新書發表會,允晨文化發行人廖志峰(左)說明出版始末。(圖取自允晨文化FB)

(中央社網站)資深媒體人卜大中出版新書「昨日報—我的孤狗人生」,寫他在新聞界半生見聞,寫他在美洲中國時報經歷的光怪陸離,寫他與中國時報創辦人余紀忠、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共事的點點滴滴,他對這些人與事的觀察,他對台灣新聞界興衰的惆悵;當然揭露了若干祕辛,但也有許多語帶保留的溫柔。中央社取得授權摘錄如下:

在「昨日報—我的孤狗人生」這本書裡,寫的主要是我在新聞界35年所遇到的人與事。由於每件事無論大小,都有許多的面向,人人觀點都不同,所以我在此聲明本書所寫的只是卜大中的個人角度和個人觀點。

我的許多老友都對我從一個老統派,搖身一變成為反統派,感到不解與憤怒,如果我不清楚交代這項轉變,後來寫的事件都可能不知所云,對不上時代給我的入座券,所以必須先說明這一點。

我受教育的年代是從蔣介石到蔣經國的時代,從硬威權逐步轉移到軟威權,然後到自由化的階段。李登輝就任總統後,立足於蔣經國自由化的基礎上,開啟了民主化的階段,那時我已在政大政治研究所博士班就讀(只差論文沒寫完,功虧一簣。有人玩笑稱此為Ph. Without D, Dissertation 論文也),對於民主甚為憧憬,但也隱約感到民主和大中國民族主義似乎有所矛盾,然而在意識裡我還是較傾向中國民族主義,事後回想,應該是受了國民黨黨國教育洗腦所致。

那時台灣意識頗受壓抑,是非法思想。我的統派老友毛鑄倫(曾任「中國統一聯盟」主席,人稱毛主席),介紹我認識了老立委胡秋原先生(弟子們尊稱他為胡老師),以及胡的弟子們,如曾祥鐸、王曉波、陳鼓應等。胡秋原自費創辦《中華雜誌》,鼓吹反共、反台獨、提倡中華民族主義。由於歐美左翼的思想書刊都被台灣禁止,我們這一代都對人類知識的這一塊空白一片;而胡老師在大陸時讀過左翼思想,說起來頗受無知的我們所景仰。胡老師未受警總干擾可能是他對馬列主義批判極為嚴厲之故。那時李敖經常與胡老師打筆仗,李主張全盤西化,而胡堅決反對西化論,兩支健筆打出思想火花,在在都影響了求知若渴的年輕學子。可惜後來李敖緊咬十九路軍的閩變事件,欲以政治事件入罪胡秋原未果,但已使辯論質變,創下後來藍綠政治化所有事件,不問是非對錯,只問顏色黨籍的惡劣先例。

胡老師反西方的偏執今天來看確實有些過度,也有不盡嚴謹之處,但巧合的是習近平政權正在做全面否定西方的大業,其論述也與胡老師當年所言所差無幾,只是胡的認知早了習將近40年。

那時,我所寫的文章和中時的專欄,全部站在國府立場,就是反共、反獨、選擇性批判國民黨政權。對黨外勢力的崛起一則鼓勵,因符合民主化的理想,但又反對推翻國民黨政權,是我在台灣扭曲的政治現實中的求生表演。

1989年4月,佛光山星雲大師獲得中國同意前往揚州探望40年沒見到的老母親,同時也弘揚佛法。該團聲勢極為浩大,人數近百。我經由星雲好友陸鏗先生的推薦,獲得星雲的邀請同往,我非常興奮,是我第一次進入中國。為了維持媒體的獨立性,我堅持自己付旅費,星雲大師決定收我半數,才結束這場爭執。關於星雲大師,我會在後面寫出。

我們在中國繞了一大圈子,4月底中國大學生已在若干大都市群起示威,北京天安門甚至被學生佔領,還樹立一個仿效紐約自由女神的民主女神。我看到那些遊行的大學生們帶著眼鏡,斯文秀氣,和平溫馴,討人喜歡。四月底我們回到台灣,然後我再回到居住地洛杉磯(時任中時駐洛杉磯特派記者)。由於電視天天播放天安門遊行事件,電視台都在賭共軍會不會開槍。我們來自台灣的媒體人沒見過共產黨的凶殘,都認為不可能開槍鎮壓,但當時在LA的北京作家阿城(小說《棋王樹王孩子王》作者),卻在電視上保證中共會開槍,結果他對了,我們(美國和華人媒體)都錯啦。阿城說你們不了解中國共產黨,為了保權他們什麼事都做得出。

電視的轉播太震撼人心。六四屠殺的第二天,我在家門口碰到鄰居、也是好友的東尼.海曼(Tony Hymen)先生,他十分憤怒地問我:「你們的政府怎麼回事?你們總理怎麼回事?中國人怎麼了?怎麼在眾目睽睽下開槍、還命坦克殘暴輾壓?」當時我語塞無法回答,覺得很羞恥,直覺反應說:「我不是中國人,是台灣人。」當中國人太丟臉啦。那天之後,我和老美都說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但在那之前,我都驕傲地自稱是中國人。

這就是我從統派轉軌成反統台灣人的故事。這樣的政權我們伺候不起,但惹不起你,躲得起你,是嗎?現在生物辨識和監聽、監視的技術,你連躲都躲不掉。這件事(六四屠殺)刺激我回想過去讀的洛克、孟德斯鳩、盧騷等自由主義哲人主張的分權制衡,實在有道理。權力太可怕,不分權制衡暴政一定反覆前來。這是我從統派變成反統的原因。1081009(書摘由允晨文化授權)

書名:昨日報 我的孤狗人生
作者:卜大中
出版社:允晨文化
出版日期:2019/09/01

資深媒體人卜大中新書記述35年新聞界見聞,包括許多第一手祕辛。(圖取自允晨文化FB)
資深媒體人卜大中新書記述35年新聞界見聞,包括許多第一手祕辛。(圖取自允晨文化FB)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