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薛西斯腦洞大開奇幻創作 天災摧毀台北城之後【專訪】

最新更新:2020/08/08 16:46
為了不讓讀者覺得悶,小說家薛西斯(圖)不斷琢磨情節與對話的比重,認真面對讀者需求,在科學訓練與嚴肅個性的基礎上寫著奇幻文學,自然衍生的反差更有魅力。中央社記者林俊耀攝 109年8月8日
為了不讓讀者覺得悶,小說家薛西斯(圖)不斷琢磨情節與對話的比重,認真面對讀者需求,在科學訓練與嚴肅個性的基礎上寫著奇幻文學,自然衍生的反差更有魅力。中央社記者林俊耀攝 109年8月8日

文:黃淑芳/攝影:林俊耀

「我要寫一個長達600頁,融合末日大災難、瘋狂傳染病、超能力大戰、連續殺人、活體肢解、同類相食、天降系Boy meets Girl的、充滿慈愛與寬恕的深情浪漫故事!」今年初,日本、台灣、香港5位作家的推理接龍小說「筷:怪談競演奇物語」驚豔文壇,創下銷售佳績,也讓幾位本土年輕作家受到矚目。其中,「珊瑚之骨」作者薛西斯4月份在社群平台做出上述宣告。這些元素看起來很矛盾,殘暴又慈愛,血腥又深情,到底會是什麼東西?

這部超過40萬字的長篇小說「K.I.N.G.:天災對策室」7月底由獨步文化出版,薛西斯沒誆人,看似矛盾的元素在這個融合了推理、科幻、類型小說的故事大集合,讀完只能對作者的「腦洞大開」深表敬服。酷熱的7月午後,我們在故事主要場景—信義區連綿空橋附近專訪薛西斯,與這個年輕女孩聊她的創作,以及這個世代對讀者的觀察。

影片來源:獨步文化

「K.I.N.G.:天災對策室」描繪天災過後,地標高樓坍塌,台北分成兩半——舊城原地,以及被洪水淹沒,以空橋為地面的「空橋都市」。這個新世界有許多新型「天災」,凡是不能以常理解釋的災害,都可能是天災造成。例如一連串少女少年突然在朋友面前霧化消失,宛如童話故事「哈梅林的吹笛手」。

工作和住處被天災給毀了的年輕女孩鍾灰,回家投靠失和多年的畫家父親,父親被指控是「哈梅林的吹笛手」嫌犯,專門處理天災的特種部隊「天災對策室」上門抓人。鍾灰拚命想證明父親是冤枉的,意外發現自己竟然具有異能,是特種部隊急缺人才,於是她加入天災對策室,一邊追查案情,一邊對抗源源不絕的天災。夥伴之間複雜的恩怨情仇,對「天災」所知太少、每個人面對死亡的不同態度,讓每場追查、戰鬥都充滿冒險。

薛西斯在類型小說、輕小說領域已經小有名氣,2015年入圍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島田莊司與日本推理評論家玉田誠給予高度評價,「筷」讓她接觸到更大量的普羅讀者,「K.I.N.G.:天災對策室」雖然很厚,但節奏明快,力道十足,因為這位年輕作者下了一番工夫研究讀者、思考讀者的需求。

恐怖分子 + 市長參選人=小說家

年輕作家創作初期通常是盡情揮灑,寫自己想寫的,為什麼薛西斯這麼早就想到關注讀者閱讀樂趣?其實是被逼出來的。

薛西斯說,輕小說競爭很激烈,(寫作獎)參賽者非常多,「你會得到很多反饋和關注,得到一些鼓勵,也會有很多很嚴厲的批評。」

為了讓讀者看得下去,她不斷琢磨情節與對話的比重、如何平順橋接不同的環節,不讓讀者覺得悶。明明可以架空地點,無拘無束地寫科幻故事,卻把場景設定在台北,還寫了特種部隊沒有工時問題,「因為公務員不適用勞基法」這種現世哏,都是為了讓讀者讀來更有親近感。

「(寫作過程)走在信義區,滿腦子一直在想(天災)要炸哪裡、水要淹到多高、哪一棟高樓倒下來會變怎樣,怎麼樣才會有震撼性的畫面,根本像個『虛擬恐怖分子』。」說著說著,她忍不住笑了出來。

大學時期在台北生活的經驗,建構薛西斯對這座城市的基礎認識。她在房間牆上貼了大大的台北市地圖,用不同顏色的便利貼標明哪裡是正常區域,哪裡是災區,比方說中山區以行天宮為界分成兩半,一半是舊城區,一半是空橋都市。

雖然對台北不陌生,「寫的時候還是要一直查資料,我參考了各種各樣的地圖。比較麻煩的是地勢,北投的山有多高,還可以查google map,但是有一段寫到男主角站在高架橋上,不知道那座高架橋的高度夠不夠高、天災後還可以維持原來的使用方式嗎?我查到快瘋掉,好不容易找到一份文件確認高度OK,才敢往下寫。可是校稿時發現咦那座橋建造年份不對,時空對不起來,只好改掉。」

「寫完這本,我根本可以選台北市長了。」說這句話時,薛西斯向前一挺、昂了昂下巴。這個動作,展露符合實際年齡的青春氣息。

小說家薛西斯(圖)創作長篇奇幻「K.I.N.G.:天災對策室」,描繪天災過後,台北有一半被洪水淹沒,不斷發生常理無法解釋的怪奇現象,空氣中瀰漫著不安。。中央社記者林俊耀攝 109年8月8日
小說家薛西斯(圖)創作長篇奇幻「K.I.N.G.:天災對策室」,描繪天災過後,台北有一半被洪水淹沒,不斷發生常理無法解釋的怪奇現象,空氣中瀰漫著不安。。中央社記者林俊耀攝 109年8月8日

類型只是外包裝 核心是懸疑與謎團

出道5年,薛西斯寫過武俠小說(不死鳥)、奇幻小說(托生蓮、魔女的槍尖)、推理小說(H.A、珊瑚之骨),是相當亮眼的新生代類型小說作者。對她來說,武俠、奇幻、推理都只是外包裝,重要的是內裡一定要有她熱愛的懸疑、謎題元素。

走上寫作之路,要從大學時期「武俠概論」通識課講起,這門課的期末作業是寫小論文或武俠小說,薛西斯原以為看了這麼多小說,寫篇武俠並不難,但是「我寫得超痛苦的!原來愛看跟能寫出來是兩回事。」接著,念理科的她跑去修文本分析課,學著揣想作者的思考脈絡,正視小說原來是一門技藝。

「學著學著覺得很有趣,想說得到這些知識,有沒有辦法實踐出來?」理科人的操作方式是直接上陣,寫了,就去參加比賽,看看作品水準如何。結果參加3個比賽都得獎,還獲得島田莊司肯定,身為島田粉的她超開心,「就像去參加偶像見面會還握到手的感覺」。實踐的過程中,發現愈來愈多想要嘗試跟挑戰的東西,就這樣一直寫了下來。

書寫死亡 是對終極不安的超前部署

薛西斯形容,K.I.N.G.有江戶川亂步的殘酷、耽美、陰暗,有超能少年漫畫的中二、熱血,「像是把我熱愛的東西放在一起大鍋炒,『迸』一聲出來的結果」。

這本小說寫末世、異能、英雄、冒險,更深刻的是死亡。死亡究竟是結束,還是開始?該竭盡一切努力去避免嗎?薛西斯過去的作品也有類似的探問,這是她給自己的課題嗎?哪一派比較接近她的想法?

她用力搖搖頭說,都不是。死亡是每個人都要面對,卻又無法控制的議題,無法控制帶來不安。「為什麼人活著要處理死亡,因為需要一個答案,我提供了很多想像和答案。我的故事是對終極不安的超前部署。」

薛西斯從事資訊業,白天上班,下班後寫作,浪漫一點的說法是左手寫程式,右手寫小說。她在意邏輯,連看到「蔚藍的天空襯得白雲更加潔白」這樣的句子,都會忍不住思考「為什麼?為什麼天空藍白雲看起來就會更白?這有修辭學上的合理性嗎?有科學上的根據嗎?」如果發現沒有合理解釋,就會感到憤怒。

用這樣的科學腦來寫奇幻,自然衍生的反差更有魅力。問她「薛西斯」這個作家的人設是什麼?她的答案是:幻想+懸疑的結合,畫面是絢爛的,帶有個人美感的價值。

雖然寫小說的時候每天都很痛苦,每天都對自己喊話「關關難過關關過,我一定可以的」,一轉身就想到儲備大量知識將來可能會有用,可以挑戰更多更難的主題。如果和書中主角一樣成為「王」的宿主,薛西斯想要什麼樣的異能?

快被40萬字長篇校稿弄花眼的年輕女生瞪大著眼說:校稿期間一天能有72小時!(編輯:簡莉庭)1090808

「K.I.N.G.:天災對策室」重要場景就在信義區百貨商場的連綿空橋。作家薛西斯(圖)創作時滿腦子想著水該淹多高、大樓該往哪裡倒畫面才夠震撼,宛如「虛擬恐怖份子」。中央社記者林俊耀攝 109年8月8日
「K.I.N.G.:天災對策室」重要場景就在信義區百貨商場的連綿空橋。作家薛西斯(圖)創作時滿腦子想著水該淹多高、大樓該往哪裡倒畫面才夠震撼,宛如「虛擬恐怖份子」。中央社記者林俊耀攝 109年8月8日
(獨步文化提供)
(獨步文化提供)

書名:K.I.N.G.:天災對策室
作者: 薛西斯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20/07/30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