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專訪三津田信三陳浩基等5位推理作家 揭秘接龍創作心得

最新更新:2020/06/16 11:45
三津田信三、陳浩基、夜透紫、薛西斯、瀟湘神5位來自日本、香港、台灣的推理作家聯手創作接龍小說「筷:怪談競演奇物語」,一上市就掀起話題。(中央社)
三津田信三、陳浩基、夜透紫、薛西斯、瀟湘神5位來自日本、香港、台灣的推理作家聯手創作接龍小說「筷:怪談競演奇物語」,一上市就掀起話題。(中央社)

(中央社網站)三津田信三、陳浩基、夜透紫、薛西斯、瀟湘神5位來自日本、香港、台灣的推理作家聯手創作接龍小說「筷:怪談競演奇物語」,一上市就掀起話題。這5位作家的名字,你可能聽過一兩個、讀過一兩個,可能有些名字很陌生、有的名字完全沒聽過。這本跨國合作的接龍小說,就是為了把你不熟悉的作者帶到你面前。讀完這一本,你會驚嘆「原來某某很厲害吔」。作者們又是如何看待這次合作?跟著中央社的專訪一探究竟(無雷,請安心閱讀)。

推理小說在台灣擁有廣大讀者,歐美、日本譯作一本接一本,華文推理作品獲得的關注相對低得多。獨步文化花了兩年時間,串聯台灣、香港、日本5位作家跨語言、跨文化接龍「筆」武,用「筷子+身上有魚形印記的人」為共同元素,創作5個分開來讀情緒萬端,連起來讀驚呼連連的精彩短篇,用「跨國豪華企劃」來形容絕不為過。

這本書的前3個故事講的是與筷子有關的都市怪談,你敢賭命向「筷子大人」許願嗎?寄身在家傳筷子上的「仙君」會實現你的願望但代價難估、瞎編的鬼新娘傳說竟然成真了。緊接著的第4個故事揭露這些跨國怪談竟然彼此有關,背後是一連串犯罪與人世的無奈,但,解答之外還有另一重謎題。雖然原定宣傳計畫因台北國際書展延期而受影響,「筷」還是以動人的故事打動讀者,上市不到一個月已經再版。

小說接龍是共同創作文學的類型之一,在網路文學比較常見,傳統出版領域也有陳浩基與寵物先生的「S.T.E.P」、何敬堯與瀟湘神等5人合著的「華麗島軼聞:鍵」。「S.T.E.P」只有兩位作者,彼此溝通相對容易;「華麗島軼聞」每位作者都先讀完前面的作品才開始寫。「筷」不太一樣,前面3個故事由三津田信三、薛西斯、夜透紫同步寫作,完成後交給第4棒瀟湘神,最後交給第5棒陳浩基結尾,創作時間壓縮得很緊,作者有很多話想說。以下是中央社書面專訪:

問:參與跨國接龍創作,得知合作夥伴名單的第一個想法是什麼?

筷:怪談競演奇物語」是以怪談為主軸的小說接龍,但每一篇有不同的風情,例如薛西斯(圖左1)的「珊瑚之骨」其實是個青春愛情故事。(獨步文化提供)
筷:怪談競演奇物語」是以怪談為主軸的小說接龍,但每一篇有不同的風情,例如薛西斯(圖左1)的「珊瑚之骨」其實是個青春愛情故事。(獨步文化提供)

薛西斯:
有機會跨出地域限制,和外國作家合作是很有意義的,文化差異的激盪也正是這部作品最有趣的地方之一。另外很高興的是,另外4位作家的作品我都曾拜讀,每一位都很喜歡,一開始就知道一定是很棒的組合。

夜透紫:
請一定要讓我參加,哭著跪求編輯想參加……至少我的內心小劇場是這樣啦。除了閃亮的明星選手名單,編輯也是我非常可信賴的人。這種機會可能人生中就只有一次,雖然非常心虛地覺得自己實力不足,但就是不想錯過。所以就抱著挑戰越級地圖的心態,既興奮又戰兢地加入啦。

瀟湘神:
既期待又害怕,因為我尊敬的作者也在名單上啊!能合作是我的榮幸,但也擔心第4棒的我沒有撐起故事的能力。「鱷魚之夢」裡,「我」對合作企劃的忐忑不安,差不多就是我的心情了。不過,正因合作的作者都是一時之選,才讓人覺得非得挑戰看看,如果在這裡卻步,還能算是小說家嗎?

陳浩基:
「猴塞雷」。(笑)

首先知道參與的有台灣的薛西斯和瀟湘神,兩位都是獨當一面的頂尖類型小說作家,然後知悉香港另一位同伴是夜透紫就更讓我高興,我一向覺得她是香港一位實力非凡卻鮮少被讀者留意的推理作家,很期待這次能合作。而當知道日本代表竟然是三津田老師就驚訝得下巴掉到地上,畢竟在恐怖/推理小說這個獨特的範疇裡,我認為他堪稱「御三家」之一,出版社邀得他參與,必然令作品顯得更精采、更具魅力。

問:前3棒創作時會為了接龍而有特殊考量嗎?還是這也是鬥智競演的過程,就盡情地寫,看後面棒次如何接招?

三津田信三:
我個人並沒有特別在意這是接龍小說。在這層意義上其實跟我平常寫作的怪奇短篇是同樣的結構。我只有特別注意一點,就是顧慮到後面接棒寫作的作家,因此要小心「不可以寫得太複雜」。

薛西斯:
無解也是一種恐怖的來源,我認為恐怖小說能留下的空隙是很多的。我們雖會完善故事本身邏輯,為主線作一個收尾,但同時也會留下很多為了催生「恐怖」而存在的空白。

不過,後家想不想用這些空白,完全不是我們能控制的。事實上他們發現的「空白」之處,往往遠超出我們想像,這也是很有意思的地方。

夜透紫:
嗚,我當初真的一腔熱血充滿野心想要好好地利用前一棒的伏筆和給後面埋伏筆的!可是實際寫下來一波三折,連把自己的部分完整寫好都快要變成不可能的任務……結果最後就變成不管了只要我能把自己這部分寫好就謝天謝地了,已經沒餘力再考慮怎麼給後面的人埋哏,怎麼接下去只能交給後面的作家苦惱了。沒想到後來基哥真的用上了我的角色接續故事!我一整個喜出望外,實在太開心了!

問:第4棒花了多久時間構思解謎與串接?擔任「解謎」這一棒是限制了創意,還是需要更多創意?

5位來自日本、香港、台灣的推理作家聯手創作接龍小說「筷:怪談競演奇物語」,擔任第4棒的瀟湘神表示,他大概花了兩個月構思,甚至提親時都在寫大綱。(獨步文化提供)
5位來自日本、香港、台灣的推理作家聯手創作接龍小說「筷:怪談競演奇物語」,擔任第4棒的瀟湘神表示,他大概花了兩個月構思,甚至提親時都在寫大綱。(獨步文化提供)

瀟湘神:
因為企劃已經結束一段時間,所以我記得不是很清楚(笑),我記得大概花了兩個月構思,甚至提親時都在寫大綱,現在想想真的丟了好幾個版本的大綱啊!

其實是否解謎,我覺得還好。不如說,前3篇都是作者出完謎題也自己解完了,我要做的不是解謎,而是在看似無關的故事中,找出意想不到的關聯,並創作出自己的謎團,效法前3篇自己解開。對最核心的工程「找出意想不到的關聯」這點,我認為提供了更多創意;一個人想的話,不一定會想到這麼多元素啊,但前面提供了材料,也不能不用,創作者就非得想辦法把這些包羅萬象的東西通通收攏起來,這個絞盡腦汁收攏的過程,當然也是一種創造。因此我認為是刺激了創意。

問:最後一棒創作時間可能相對壓縮得很緊,您花了多少時間讀前面幾篇?您在後記提到原本想用後設寫法來收尾,發現這招已經被前一棒(瀟湘神)截足先登,第一時間的反應是什麼?

5位來自日本、香港、台灣的推理作家聯手創作接龍小說「筷:怪談競演奇物語」,負責最後一棒的是陳浩基。(獨步文化提供)
5位來自日本、香港、台灣的推理作家聯手創作接龍小說「筷:怪談競演奇物語」,負責最後一棒的是陳浩基。(獨步文化提供)

陳浩基:
我也忘了花了多少時間閱讀,我是在來台出席金車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頒獎禮前後讀的,第4篇「鱷魚之夢」就是在台北的旅店讀畢,我在旅店附近的咖啡店構思大綱,還跑到旁邊的書店找參考書。台北真是個地靈人傑的創作者天國啊。

當我發現後設元素被用上,也沒有太大的打擊,就是立即想「我要另找切入點了」,創作的自由度很高,一條通道受阻,總有其他通道。我覺得最後一棒最好玩之處,是可以安心挖同伴們故事中的細節,再放進自己的故事,就像可以肆意詮釋他人概念似的,有點……無賴。(笑)

問:請以一句話界定您認為自己的篇章在這部接龍小說中的定位。

三津田信三(「筷子大人」):
刺激後續接棒作家的想像力。

薛西斯(「珊瑚之骨」):
很高興瀟湘神的「鱷魚之夢」接了招,將「珊瑚之骨」放在一個既可向上溯因、又要向下求果的中轉站位置。

夜透紫(「咒網之魚」):
「在主菜以外希望不會扯大家後腿的小拼盆」……咳,認真說的話應該是「不以某個都市傳說的內容作為推理重點而是以『都市傳說』這東西本身作為思考的對象」吧。

瀟湘神(「鱷魚之夢」):
就像路那說的,是個筷子桶吧?(笑)
※註:台灣推理作家路那參與本書企劃,並撰寫長篇解說。

陳浩基(「魯魚亥豕」):
Black sheep of the family。(笑)
大家都很認真地寫怪談推理,我卻在寫科奇幻喜劇。

問:從創作者的角度來說,共同創作與個人寫作最大不同的樂趣是什麼?這個作品是您個人部分完成就完成了,還是全書完成才算完成?

三津田信三:
以個人創作的情況來說,問題幾乎都存在於自己的腦海裡。而當情況變為集體創作的時候,則會有許多自己無法介入的部分。這就是最大的差異所在,也是最有意思的地方。可以透過其他作家的作品體驗自己想像不出的點子或故事發展,共同創作的醍醐味就在這裡。
※註:因語言限制,三津田只讀過其他篇章的大綱簡譯,專訪並未請教後半段問題。

薛西斯:
讀完全文我非常驚嘆,本書絕對是要全書完成才能完滿的。

即使對作家自身來說,人物也經常充滿空白和謎團,不論再怎麼敲打叩問,他們還是有不肯告訴我們的祕密。

當然,就讓這些地方保持空白也沒問題,每個人想著力描寫的面向不同,有時行為的原因,並不比行為的後果更重要。但看到其他作家巧妙填補這些真空地帶,讓我感覺好像重新認識這些人物一遍。不單是空白被補上、而且是以不存在我思維中的方式補上,這是單人創作絕對無法體驗的樂趣。

夜透紫:
在這個企劃裡面,最大的樂趣就是很好奇其他作者會怎麼發揮相同的題材。彼此的著眼點和切入角度很不同,有點像小時候中文課寫作習作。最後到底能怎麼串聯起來呢?我是前面的棒,所以感覺一直要到看到基哥寫的結局才算完成。

瀟湘神:
共同創作有很多形式,如果單就小說接龍來說,最大的樂趣就是遊戲性與挑戰性。參與者既是讀者,也是作者,如果這些人都是些混亂邪惡的傢伙,就會一邊奸笑一邊寫下讓接棒者痛苦哀號的設計,但既然是小說家,既不能不面對挑戰,一定要正面迎擊才行,明明是充滿惡意的陷阱,卻能如履薄冰地走過去,那就太爽快了!這毫無疑問是樂趣。對讀者來說,看到那種顯然是要陷害接棒者的設計,心想「哇這麼慘無人道的事你也做得出來」,同時期待下一棒如何接招,那也是樂趣。這都是個人創作不可能發生的。

既然如此,這本書當然是全書完成才完成。以「鱷魚之夢」為例,我明確意識到有未處理的線索,就是對下一棒含蓄的出題;因此故事只發展到「鱷魚之夢」,顯然是「未完成」的。

陳浩基:
共同創作有點像「二次創作」,就像寫同人誌。利用他人的概念、角色,去想像延續的劇情,找尋可以利用的伏筆,都是二次創作的手段。個人寫作就是「一次創作」,我可以隨意更動內容或設定,但二創就是要在一個既定框架下找出可能性,各有樂趣。
註:陳浩基是最後一篇,專訪亦未請教後半段問題。

問:參與這個專案最開心、最討厭或痛苦的點是什麼?會想再來一次嗎?

三津田信三:
這次完全沒有「討厭」或者「痛苦」之類的負面情緒產生。我喜歡寫不是系列作的怪奇短篇,所以這個案子也一如往常地開心。如果還有同樣的企畫,我會想要再參加。

薛西斯:
我一向寫的都是長篇,而且有愈寫愈長的趨勢,但短篇小說需要的是截然不同的技巧,因此過程十分苦惱,總覺得不夠精煉,一再修改,編輯也陪我費神了很久。不過看到自己作品和其他作家衝擊出火花實在太有趣了。我很期待未來還能參與類似企劃,而且希望接下更有挑戰性的任務!

夜透紫:
最開心是可以與這些這麼棒的作家以及編輯美術等等同台演出,還有特地飛來香港跟我討論的路那,憑著我爆爛的國語也居然在茶餐廳聊得超開心的。最痛苦的就是能力不足吧,加上自己也出現各種狀況,重寫和改稿的過程真的不堪回首啊,我想編輯小姐應該也有相同的感想吧。

瀟湘神:
其實最開心跟最痛苦的時刻有點難分難解。最痛苦的時刻就是不斷丟棄各種想像、設定、故事元素,整整兩個月,懷疑自己真的能建構出一篇有娛樂性又有平衡感的故事嗎?但這樣的挑戰,在跨越的瞬間,就是最開心的時刻了。坦白說這次真的很艱難,問我會不會想要再一次,真的很難說,我沒有把握再做到一次同樣的事。

但身為小說家,對挑戰說「NO」是說不過去的,就算一敗塗地也只能寫,這樣才能進步。

陳浩基:
全部都很開心,最痛苦是時間不足。再來一次當然好,但希望時間更充裕。

問:讀完其他作者的篇章,有什麼感想?

薛西斯:
雖然以同樣元素各自作業,前3篇作品竟無一點重複之感。

「筷子大人」充滿日本特有的民俗怪談感,人被困在不可理喻的夢境中,讓人無法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從頭到尾都維持毛骨悚然的氛圍。「咒網之魚」則充分展現香港特有的都會現代感,情節明快、邏輯清晰,讓人急著想知道是誰在背後操弄,沒想到收尾竟給了個令人發寒的回馬槍。「鱷魚之夢」擔任的其實是最關鍵的位置:要開始將前面完全無關的故事扯上關係。作家做得極其巧妙,用「水下廢校」這麼迷人的元素作切入點串起其中兩篇故事。但最好的地方還是故事相當深刻,令人動容,並讓前面故事留白的地方變得立體。

「魯魚亥豕」非常有趣,由於前一篇寫得太完整,幾乎把後路堵上。但本作竟能靈活找出一條生天,讓故事從「了結悲劇」更往前一步,成為「發展喜劇」,情節活潑,全書餘味熱鬧又可愛,我認為讀者闔上書時會很高興的。

負責「筷:怪談競演奇物語」第3棒創作的作家夜透紫表示,參與這次企劃最開心是可以與這些這麼棒的作家以及編輯美術等等同台演出。(獨步文化提供)
負責「筷:怪談競演奇物語」第3棒創作的作家夜透紫表示,參與這次企劃最開心是可以與這些這麼棒的作家以及編輯美術等等同台演出。(獨步文化提供)

夜透紫:
讀完三津田信三〉第一個反應就是嘆息,這種爐邊夜話式怪談的詭異寒毛感覺,果然還是只有日本人才寫得出來吧?學校、長屋、詛咒……一邊看一邊在想像要是拍成日本電影會是怎樣的效果。其實我很怕看恐怖電影,這篇是全部短篇中我看了真的會感覺毛毛的。

讀完薛西斯〉這篇我讀來沒有毛毛的是因為,我太在意角色的感情糾結了(掩臉)。總覺得倆小口變成這樣好心疼……。

讀完瀟湘神〉這個故事結合了我不知道的台灣風土和歷史,對我來說滿新鮮的。這篇開始收束前面的故事伏筆,為筷子大人傳說的設定了可信的來源。故事涉及的女性題材也是我很感興趣的,所以看得很滿足。

讀完陳浩基〉這篇我乾脆跪著看完。要為前面寫的幾篇合起來收尾,難度也太高,完全不知道基哥為何可以像變魔術一樣把它們組織起來收得這麼漂亮,而且推理的部分也沒令人失望。每次看他的小說都覺得好可怕哦為何他思路這麼清楚太令人羡慕了吧。然後選用的香港素材也演譯得非常有趣!

瀟湘神:
看完前3位作者的稿件,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完蛋了」(笑)。真的!說是驚恐也不為過!除了好看之外,故事實在太過完整了,毫無切入點。我深知自己要整合前3篇故事,但看完前3篇時,我只能用迷惘來形容,每一篇都重看好幾次,好不容易才找到可以運用的材料。

陳浩基:
讀完其他作品後,心情十分激動。首3棒的作品已非常有趣,叫我更驚喜(和煩惱)的是讀完瀟湘神兄的「鱷魚之夢」。這篇我超喜歡的,但讀畢的一刻我超級頭痛,因為我要接這麼優秀的一篇續寫下去!

同場加映》三津田信三給台灣讀者的話

三津田信三在作者後記表示,本書其他幾篇作品他只讀到翻譯過的大綱,期待日本的出版界能代理、出版這本書,讓他好好享受閱讀的樂趣。(獨步文化提供)
三津田信三在作者後記表示,本書其他幾篇作品他只讀到翻譯過的大綱,期待日本的出版界能代理、出版這本書,讓他好好享受閱讀的樂趣。(獨步文化提供)

三津田信三在作者後記表示,本書其他幾篇作品他只讀到翻譯過的大綱,期待日本的出版界能代理、出版這本書,讓他好好享受閱讀的樂趣。在答覆中央社書面專訪時,他也談到與台灣的緣份。

三津田的作品最早譯成外文,與外國讀者見面,就是來到台灣(「如無頭作祟之物」)。他首度訪台,是2011年出席第二屆島田莊司獎的頒獎典禮。「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接受了很多獨立創作推理同人誌的年輕讀者訪問。他們問了我抵達台灣時的印象,而當時非常早起的我應該回了『我好睏喔』之類的脫線回答,好丟臉喔。但我卻度過了一段非常快樂的時間。」 

三津田說,他非常喜歡恐怖和推理,自然而然將這些元素融入作品中。「從讀者身上收到的感想中最令我開心的,就是『沒辦法去洗澡』『沒辦法去上廁所』『沒辦法睡覺』之類的抗議(笑)。」

最後,他有幾句話想對台灣讀者說。

訂閱《早安世界》電子報 每天3分鐘掌握10件天下事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一想到拙作將為台灣讀者閱讀,心中充滿著感動。希望今後也能夠充分地將恐怖小說的怪奇性和推理小說的意外性提供給各位。雖然很遺憾國際書展最終延期舉辦,但屆時刀城言耶系列的『如碆靈祭祀之物』也即將出版,敬請各位期待。」(編輯:黃淑芳、簡莉庭)1090302

書名:筷:怪談競演奇物語
作者:三津田信三, 薛西斯, 夜透紫, 瀟湘神, 陳浩基
譯者:Rappa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20/02/04

(中央社製圖)
(中央社製圖)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