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書摘/林獻堂收到蔣介石信函決定返台 最後一刻改變心意

最新更新:2021/02/01 21:22
在日治時期積極領導台灣民權請願與社會運動的林獻堂,歷經二二八事件與政府遷台初期施政,1949年9月,與當局政見不合的林獻堂以治病為由赴日,終生未再返鄉。(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版權屬公眾領域)
在日治時期積極領導台灣民權請願與社會運動的林獻堂,歷經二二八事件與政府遷台初期施政,1949年9月,與當局政見不合的林獻堂以治病為由赴日,終生未再返鄉。(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版權屬公眾領域)

(中央社網站)以世家領袖身分,在日治時期積極領導台灣民權請願與社會運動的林獻堂,被譽為「台灣議會之父」。歷經二二八事件與政府遷台初期施政,1949年9月,與當局政見不合的林獻堂以治病為由赴日,終生未再返鄉。故總統蔣介石曾去信催他返台,林獻堂也做好回家準備,就在踏上歸途前最後一刻,他改變了主意。

林獻堂曾孫林承俊依據曾祖父日記、家族珍藏史料、書信,寫成「旅途:三老爺林獻堂的生活日常」,呈現這位「阿罩霧(台中霧峰)三少爺」身為父親、家族族長、地方領袖,不同面向的生活點滴。林獻堂為什麼一去不回?他在日記寫道「危邦不入,亂邦不居;曾受先聖人之教訓,豈敢忘之也。台灣者,危邦、亂邦也,豈可入乎,居乎。非僅危亂而已,概無法律,一任蔣氏之生殺與奪;我若歸去,無異籠中之雞也。」

不過,林獻堂其實曾經下定決心要返台,還把在日本的房舍變賣或送人。林承俊在書中記述了這段過程,中央社取得授權,刊載書摘如下:

林獻堂旅居日本後,收到家人來信一般都會擱在書桌上幾天,捨不得收起來。今天這封信的寄件人雖與林獻堂僅有數面之緣,但他在拆信後仍然反覆讀了好幾次。

灌園先生惠鑑:

展誦二月廿六日來書,藉諗 貴恙日臻康復,深慰。系懷國步方艱,諸賴共濟,一俟全癒,尚希早日返臺。是所企盼,專復。
順頌

時祺            

蔣中正 啟 三月廿三日

差不多該整裝回家了。林獻堂這一趟滯日未歸讓眾人議論紛紛,許多人猜測他是因為土地徵收問題而在賭氣,但金錢的損失只是一部分原因。林獻堂在日治時期大力資助政治運動與社會公益,一向視錢財為身外之物,絕不可能為了金錢而放棄數十年來一同打拚的支持者,他離台時的失望,是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

台灣社會在戰後歷經了許多變化,其中民眾最有感的是社會秩序的敗壞。如果警方對於小奸小惡不嚴加懲治,會讓心術不正的人變本加厲,最後社會上到處都是偷雞摸狗的人。

林獻堂曾提到「外省人之作事皆用感情,而看輕法律與實際」,一語道破問題的核心在於因人設事,執法不公。在這不守法的社會裡,受害者不是只有台灣人,後來跟著政府撤退來台的基層軍人和眷屬大多也苦不堪言。當時盜賊猖獗,每個家庭幾乎都遭過小偷。林獻堂旅日期間,萊園後山的洪爐別墅無人使用,結果門窗竟然被小偷拆走。五弟林階堂遇到的盜賊更是無法無天。

林階堂家位於霧峰,從外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豪宅,遂成為小偷的目標。一組三人趁夜入侵,兩個盜賊先困住巡更者,剩下的一個負責偷東西。盜賊一時打不開門鎖居然還敢叫門,企圖騙夫人自己開門。幸好夫人機警不應門,而巡更者急中生智,放鞭炮假裝槍聲,才把盜賊嚇退。戰後治安的敗壞,就連報警也沒有多大作用,民眾只能自求多福。林獻堂在五桂樓書籍遭竊時曾派家丁去報警,三位警察來到案發現場卻表現冷淡,似乎不打算處理,原來警察已經三個月沒領到薪水了。老百姓求助無門,為了保衛家園,只好拿出清領時期的拓荒精神。

以前的和式住宅部分被改造,或是加高壁垣,並於頂端插滿玻璃碎片。

                                                           ──《朱點人致岸田秋彥信函》

林獻堂在日本的生活雖然平淡,但起碼不用害怕竊賊翻牆而入,或是警總突然上門找麻煩。

近鄉情怯

台灣的局勢尚不穩定,但林獻堂相當確定今年秋天就要回家了。韓戰爆發後,美國開始資助台灣並且正式派遣軍事顧問團進駐,這時就算台灣不被美軍託管,在美國人的協助下,台灣應該能夠重新建立秩序,並且像日本一樣,迅速踏上復興的道路。林獻堂覺得台灣政局的轉捩點到了,但或許是近鄉情怯,罕見地在日記裡寫下了他的夢境。

天將曉,夢過大河,水勢奔騰,黑橋甚小,前行已過,余亦不得不過,恐懼異常,幸得上橋,而覺手足猶戰不止。

回台的日子越來越近,謠言也越來越多。這時從台灣傳來一則消息,說前幾天憲兵、警察團團包圍機場,只因有情報誤傳林獻堂搭機返台,最後大批警察撲空。林瑞池知道之後力勸林獻堂不要回台,不過實事求是的林獻堂仍希望再多方查證,不要隨著各種謠言起舞。但他回想起不久前好友莊泗川從東京搭飛機回台,在台灣機場遭到逮捕的事情,不由得擔心了起來。

莊泗川是台灣文化協會的重要成員,日治時期因文化演講活動被警方逮捕,拘禁了11個月獲判無罪。林獻堂這一趟旅居日本,與莊泗川是搭同一班飛機來的,兩人在日本常相約吃飯、看戲。莊泗川這次返台在機場突然遭到逮捕,原因竟然只是借了200元給簡吉。簡吉是日治時期的台灣共產黨員,在生活拮据時曾拜託莊泗川提供一套舊西裝,但莊因為西裝上都繡了名字,不好意思拿來借人,所以拿了200元給他紓困, 沒想到遭羅織罪名,說莊泗川連續為「匪徒」供應金錢,判5年徒刑。這件事情,林獻堂一直放在心上。

天氣逐漸轉涼,約定好回台的時間要到了。

日治中期,林獻堂因「祖國事件」得罪日本右派人士,不得已暫時離開台灣。在氣候宜人的輕井澤買了一棟房子避暑。林獻堂帶了一群朋友去自己家「探險」,日籍友人淺田慶一郎計劃在輕井澤開設採石場,提議要借用別莊來當工人宿舍,林獻堂聽完一口答應,還說如要長久使用,不如直接把別莊送給你。

去年剛買的遁樓林獻堂請林瑞池幫忙聯絡房屋仲介尋找買家。由於長年受到林以文的幫忙,賣房所得的70萬元,林獻堂全額交給他利用。

林獻堂如此匆忙地進行回台準備,看似胸有成竹,但是心裡卻不是如此肯定。就如同當初決定是否要來日本一樣,它不是一個簡單的「是非題」或「選擇題」,也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解釋清楚。在接獲蔣中正來信的幾個月後,林獻堂激動的心情漸漸平息,當他冷靜地審視台灣的局勢,反而讓他猶豫了起來。這就像反覆地在天平的兩端放上新的沙礫,雖看得到天平在眼前搖擺,卻早已不記得是哪一塊石頭讓天平傾向另一邊。林獻堂在最後一刻展現了破釜沉舟的意志準備回家,但是在最後一秒,他改變了主意。(書摘內容摘錄自《旅途:三老爺林獻堂的生活日常》,中央書局授權;經中央社節錄整理。)(編輯: 黃淑芳、趙敏雅)1100201

書名:旅途:三老爺林獻堂的生活日常
作者:林承俊
出版社:財團法人上善人文基金會中央書局
出版日期:2021年1月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