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懷抱不合潮流的武俠夢 鄭丰一股傻勁往前衝【專訪下篇】

2022/7/15 10:59(7/15 13:38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武俠小說家鄭丰接受中央社書面專訪時剖析武俠小說的終極魅力。(奇幻基地提供)
武俠小說家鄭丰接受中央社書面專訪時剖析武俠小說的終極魅力。(奇幻基地提供)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文:黃淑芳

被譽為「女版金庸」的武俠小說家鄭丰,2007年出道以來累積了一票鐵粉。早些年太常被問到她年幼的孩子會不會讀媽媽的作品,她乾脆寫一部讓孩子也看得懂的《奇峰異石傳》回應,成功擄獲小學生讀者的心,為武俠小說帶進新生代粉絲。

鄭丰在新作《綾羅歌》後記如話家常地對讀者訴說生活近況:孩子長大了、老貓病逝之後添了兩隻小貓、疫情期間如何努力適應「新常態」、受到什麼樣的觸動。讀來誠摯動人,她也在接受中央社書面專訪時剖析武俠小說的終極魅力,並透露在靈感不可控的情況下,她如何「控管」寫作進度。

問:很多讀者、評論注意到您筆下的女俠形象,《綾羅歌》的女俠也扮演非常關鍵的角色。身為女性武俠小說家,您在刻劃女俠角色時,有特別想要強調的意象嗎?在您的小說裡,愛情所占比重似乎愈來愈淡,這是有意為之嗎?

答:《綾羅歌》中唯一的女俠,就是沈家二娘沈雒了。她個性坦蕩仗義,從小就看不慣母親和家人排擠自己的庶兄,挺身替他出頭,幫他說話,這是十分難得的性格特質,尤其是出現在一個小女娃兒的身上。她之後為了報仇,大膽跨入她完全不熟悉的江湖,即使練成了一身高深武功,但她仍是個出身富貴之家的小娘子,在種種想法和觀念上都非常天真,而她偶遇的江湖人物,卻不幸帶給她一世難忘的傷痛。我希望她能逐漸走出傷痛,找到自己的一片天地,但她特立獨行的性格,加上一身武功,往後只怕將繼續不容於世。唯一能欣賞愛護她的,可能就只有小兄沈綾了。

我的每部書中都有幾位性情堅強的女性角色,如燕龍、鄭寶安、百里緞、宇文還玉、裴若然、子嫚等,即使有些並非俠客,但都有著自信堅毅、秉持原則、獨立自主的一面。她們統一的特色是「非花瓶」、「非附庸」,不是男性角色的跟班,不是小鳥依人、需要他人解救保護的柔弱女性,也不是毫無理由就無怨無悔、瘋狂地愛上主角的癡情女子。

關於愛情,在早期的故事中,愛情都是男女主角的故事核心,但在後來幾本書中,愛情確實越來越少,從《神偷天下》開始,主角原本活得漫無目的,後來將一生奉獻於保護小皇子,生命中再無談情說愛的空間;《生死谷》的3個主角在極端殘酷的環境中長大,他們之間建立起的是深刻的生死之交,愛情完全無法在他們之間生根;《巫王志》的主角們忙著在殘酷的王位爭奪中生存下去,只有被放逐到蠻荒之地的子嫚曾經歷過幾段感情,但他們的人生重心仍是爭奪商王之位。《綾羅歌》的主角們也長期處於權鬥和掙扎之中,愛情因此成了奢侈品。

這個趨勢,我想這跟我年齡增長有關吧?年輕時對愛情的珍視,轉變為年長後對親情的側重,以及對理想的追求,似乎漸漸沖淡了愛情無上的信念。愛情誠可貴,但生命中確實有比愛情更加重要的事情,值得我們以一生去探索追求。

問:出版《天觀雙俠》時,您說過在這個時代寫武俠小說「也許是個不大合潮流的夢想了」。十多年來,您的武俠小說深受歡迎,銷售實績證明市場仍在、讀者仍在,只是寫武俠的作者很少。現在的您依然擔心寫武俠是個「不大合潮流的夢想」嗎?

答:我覺得武俠仍舊是個「不大合潮流的夢想」。

我的讀者雖然不少,但武俠這一塊確實沒有昔時那麼風光了。我相信市場和讀者都在,但是需要有執著又帶點傻勁的作者去繼續創作,因為創作是一件既漫長又孤獨的事情,版稅收入也不見得非常豐厚,最終還是得憑著一腔熱情去寫,不計回報。今時今日願意這麼做的人,應該可說是十分不合潮流吧!

問:寫武俠小說多年,您對「俠」的信念是什麼、可曾有所改變?對您而言,武俠小說最大的魅力何在?為什麼我們始終需要武俠?

答:我的信念一直沒有改變,我認為「俠」就是選擇做對的事:不趨炎赴勢、諂媚嫉妒,對他人常懷悲憫,願意伸出援手;不管在什麼樣的情況之下,特別是在艱難的挑戰之下,仍能擇善固執,這就是俠的精神。

武俠小說最大的魅力,就是其中藏有無盡的可能性,以及堅信人性的善良面。真實世界可能沒有那麼完美理想,武俠小說的世界卻總有著正義公理、是非對錯。我們需要武俠,因為我們需要相信世間有真理是非,有善良光明。

問:您的4個兄弟最初聽到您在寫武俠小說時有什麼反應?這群一起讀武俠長大的夥伴們,對您的創作可曾提供什麼意見或反饋?

答:我的兄弟們的反應?哈哈,我出版第一本小說也是15年前的事了,我其實不大記得他們的反應了,大約就是很驚訝吧!怎麼妹妹/姊姊開始寫武俠小說了,她不是在投資銀行上班嗎?不是已經生了3個孩子嗎?哈哈。

他們有給我不少的回饋和意見,但是我在出書之前並不會跟他們分享內容。

問:您曾提到由海明威等作家的經驗察知創作可能有一定年限,因此希望在能寫的時候盡量寫。您會設定一定期間內要寫完多少字、多久完成一部作品嗎?您有特定的寫作儀式嗎?在什麼情境下最能運筆如飛?

答:如果有一定的截稿日期(編輯大人訂下的,通常是根據每年書展的日期來定),我就會有個清楚的目標,何時要寫完初稿,何時要完成大修,何時要完成二修、三修等。我會根據截止日期做出計畫,每天寫作或修改多少頁,不達標就不能做別的事情。這樣逼迫自己,才能循序漸進地將一本書寫出來。如果懶懶散散、隨心所欲地寫,那麼10年也磨不出一套書來。所以一定要嚴以律己,認真地跟隨事先訂好的日程表,才能在期限之前寫出完稿來。

通常寫作的話,我是根據一週10頁的進度,修改則是一週50頁左右。通常我能在兩年之內寫出一套50-70萬字的小說,前半年主要是找資料和醞釀情節人物,最後半年大多在修改補正,真正寫作大約只有一年的時間。一頁大約1000多字,一年52週剛好能寫出一部50萬字的小說。但是在寫的時候並不知道書會有多長,超過50萬字是常有的事,如《綾羅歌》最終有77萬字,《巫王志》則有90多萬字,那是花了兩年多寫出來的。

今年4月大改《綾羅歌》的時候,整天除了改稿什麼別的也不做,每日看稿超過12小時,眼睛和精神都感到非常疲勞,但辛苦還是有代價的,畢竟趕在4月底、5月初改完了。儘管每次改稿都不盡滿意,感覺總有不少漏洞或沒有想清楚的地方,但也只能如此了。

寫作儀式是沒有的,泡杯咖啡,打開電腦逼著自己去寫作和修改,這就是我唯一的寫作方法了。什麼情境下能運筆如飛?這樣的情況其實還滿少的,大部分時候寫作都是牛行蝸速,一頁一頁、一行一行慢慢寫出來。平時如果多思慮故事的人物和情節,那就會有多點新的東西出來。

問:您曾提到《奇峰異石傳》的目的是寫一部讓小孩也愛看、看得懂的武俠,像哈利波特這樣。這個心願既已達成,您是否設定了下一個挑戰目標?

答:我對《奇峰異石傳》是十分滿意的,因為過去幾年聽見不少小學生開始閱讀《奇峰》,並且滿喜歡故事的內容,進而開始閱讀金庸小說,這讓我感到欣慰萬分:當初我就是立志寫一套專門給小學中高年級看的少年武俠小說,讓他們能逐漸步入武俠的殿堂,這個目的算是達到了。

我還沒有設定下一個挑戰的目標,目前只希望自己還有更多的靈感和動力,能夠繼續寫下去。(編輯:簡莉庭)1110715

綾羅歌
綾羅歌
  • 作者|鄭丰
  • 出版社|奇幻基地
  • 出版日期|2022/06/02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懷抱不合潮流的武俠夢 鄭丰一股傻勁往前衝【專訪上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