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武漢肺炎疫苗
武漢肺炎疫苗何時上市,眾人關注,國家衛生研究院將士用命,從P3實驗室練兵、打造專用小鼠、4種技術平台火力全開,所篩選出的候選疫苗預計7、8月臨床試驗,另有2家生技業者的疫苗臨床試驗也送件申請,期待政府在法規面及資金面給予協助,衝刺疫苗盡速上市。
武漢肺炎疫苗

武漢肺炎疫苗/實驗鼠來寶 做疫苗先要培養特殊老鼠

最新更新:2020/07/02 09:53
國家衛生研究院全力研發武漢肺炎疫苗,動物實驗是疫苗研發的必須階段,但受試動物的選擇非常講究。國家衛生研究院2個月內自力做出3種基因轉殖鼠,為動物實驗打好基礎。中央社記者張茗喧攝 109年7月2日
國家衛生研究院全力研發武漢肺炎疫苗,動物實驗是疫苗研發的必須階段,但受試動物的選擇非常講究。國家衛生研究院2個月內自力做出3種基因轉殖鼠,為動物實驗打好基礎。中央社記者張茗喧攝 109年7月2日

(中央社記者張茗喧台北2日電)全球競相開發武漢肺炎疫苗,帶有特定基因的倉鼠作為人類「替身」,竟然一「鼠」難求。國家衛生研究院2個月內自力做出3種基因轉殖鼠,為動物實驗打好基礎。

國家衛生研究院2月初宣布全力研發武漢肺炎疫苗,動物實驗是疫苗研發的必須階段,但受試動物的選擇,可是非常講究。

造成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之所以會感染人類,主要是人體內有一種名為「第二型血管收縮素轉化酶」(ACE2)的受體,病毒只要和這項受體結合,就像鑰匙打開細胞大門,就能大肆複製並搞破壞。由於物種差異,並非所有動物都會感染新冠病毒,唯有確保帶有人類ACE2受體、且能被感染的實驗動物,才能派上用場。

病毒學博士出身的國衛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研究員余冠儀,是冠狀病毒之父賴明詔的徒弟,也是動物實驗專家,負責建立動物模式、準備實驗用鼠。

全球競相開發武漢肺炎疫苗,帶有特定基因的倉鼠作為人類「替身」,竟一「鼠」難求。病毒學博士出身的國衛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研究員余冠儀(圖),是冠狀病毒之父賴明詔的徒弟,也是動物實驗專家,負責建立動物模式、準備實驗用鼠。中央社記者張茗喧攝 109年7月2日
全球競相開發武漢肺炎疫苗,帶有特定基因的倉鼠作為人類「替身」,竟一「鼠」難求。病毒學博士出身的國衛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研究員余冠儀(圖),是冠狀病毒之父賴明詔的徒弟,也是動物實驗專家,負責建立動物模式、準備實驗用鼠。中央社記者張茗喧攝 109年7月2日

一開始時,余冠儀用盡方法只找到一個單位願意提供一對冷凍的ACE2鼠胚,這種特殊的小鼠根本一「鼠」難求。

她說,同為冠狀病毒的武漢肺炎(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和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都是透過ACE2作為受體,SARS疫情爆發時,國際間就曾建立起帶有人類ACE2受體的基因轉殖鼠,無奈最近各國疫情嚴峻,各國爭相開發疫苗,實驗用鼠跟著供不應求。

冷凍鼠胚從出生、繁殖到實際可進行動物實驗,至少要花半年到一年,為了搶時間,余冠儀決定帶著團隊自己做,研究團隊在這個農曆鼠年,先要搞定ACE2實驗小鼠。

余冠儀團隊把所有能用的方法都用上,從討論、設計基因、合成胺基酸到最後老鼠出生,短短2個月內做出3種不同的基因轉殖鼠。在以前,這種速度幾乎是不可能。

「研究團隊深知,我們在和時間賽跑。」余冠儀說,每隻老鼠都是一條生命,所有過程都需要等待,也可能會失敗。她舉例,在培養基因轉殖鼠時,研究團隊必須替適齡的母鼠打排卵激素,確保在適當時間交配,甚至要精準地算出哪天受孕、哪天取胚,才能確保胚胎處於最佳狀態。

鼠胚經過基因轉殖、編輯技術調整後,再植入母鼠體內,又要再等上3週才會出生,對團隊而言,在等待老鼠出生、長大、測試可供實驗用途之前,每一天都是煎熬,只要稍有閃失,所有東西都要從頭來過。

說起實驗老鼠,多數人腦海裡想必會浮現小白鼠,實際上,研究團隊費心培養出的ACE2基因轉殖鼠,其實是有著烏黑大眼、全身黑毛的小黑鼠,不僅住在有空調設備的飼養箱,也要給予充足飲水、食物,甚至有玩具可玩,研究人員笑稱「根本是VIP級的照顧」。

每一隻老鼠肩負著使命,是研究團隊眼中的寶貝,不只能驗證疫苗,也能用來測試藥物,甚至藉此找出致病與藥理機轉,余冠儀笑說:「每天起床第一個念頭,就是拜託老鼠乖乖長好。」(編輯:陳清芳)1090702

國家衛生研究院2個月內自力做出3種基因轉殖鼠,為動物實驗打好基礎;每一隻老鼠肩負著使命,是研究團隊眼中的寶貝,不只能驗證疫苗,也能用來測試藥物,甚至藉此找出致病與藥理機轉。中央社記者張茗喧攝 109年7月2日
國家衛生研究院2個月內自力做出3種基因轉殖鼠,為動物實驗打好基礎;每一隻老鼠肩負著使命,是研究團隊眼中的寶貝,不只能驗證疫苗,也能用來測試藥物,甚至藉此找出致病與藥理機轉。中央社記者張茗喧攝 109年7月2日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