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蔣經國日記細述熱戀章亞若 一度動念結束婚姻【書摘】

2021/4/27 10:38(4/27 13:49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蔣經國對章亞若(圖)動感情,兩人墜入愛河,展開婚外情。(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網頁,版權屬公有領域)
蔣經國對章亞若(圖)動感情,兩人墜入愛河,展開婚外情。(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網頁,版權屬公有領域)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網站)2020年2月,故總統蔣經國私人日記在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檔案館對外公開,有助於解讀強人內心世界,理解蔣經國面對國內外政治局勢的思維。出身台灣的胡佛東亞館藏部主任、歷史學者林孝庭爬梳大量中外史料、解密檔案,佐以數十年份的蔣經國日記,寫成《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重心放在蔣經國1949年抵台之後;至於他在贛南初試啼聲、上海「打老虎」失敗,以及與章亞若的戀情,也從日記裡找到紀錄。中央社取得授權刊載部分書摘。

熱戀章亞若 獲雙生子「心中喜極」

贛南時期一些蔣經國所結交的人物,在往後半個世紀裡,對其公私生涯乃至台灣政治發展,皆有深遠的影響。1939年春,一位名叫章亞若的女子透過友人介紹,進入行政專員公署服務,隨後擔任小蔣秘書,同年底並參加小蔣新創辦的三民主義青年團(簡稱「三青團」)江西支部幹部訓練班,蔣對這位曾經有過一段婚姻的女僚屬動了感情,兩人墜入愛河,展開一段婚外情。

這段時期方良不會體貼丈夫,也不太會過日子,時常因細故與小蔣爭吵,難獲丈夫歡心。相較之下,章亞若的聰明、能幹與可愛,皆讓小蔣迷戀不已;1941年春天的一段時間裡,蔣在私人日記裡以「慧雲」稱呼章亞若,毫無保留地記載他對章的愛戀,坦言「感情之力量大矣」,一到沒有上班的星期假日「即自覺精神無寄託之處,心甚不定」,以不能與章見面而深感痛苦。蔣自認他愛章亞若乃「出於至誠,發於內心」,然因大環境因素,有許多對不起她的地方,蔣心中有愧,並自問「不知其能諒我之苦心乎?」

贛南時期一些蔣經國結交的人物,在往後半世紀裡,對他公私生涯與台灣政治發展皆有深遠影響。圖為1969年時任國防部長蔣經國結束訪問韓國行程返台。(中央社檔案照片)
贛南時期一些蔣經國結交的人物,在往後半世紀裡,對他公私生涯與台灣政治發展皆有深遠影響。圖為1969年時任國防部長蔣經國結束訪問韓國行程返台。(中央社檔案照片)

這一段地下情讓蔣經國愛得刻骨銘心,他一度以身為蔣委員長之子,無法做一個平常人自由自在生活而感到痛苦:「如慧弟能常時見面,則定能解悶。我不想名利,只想有自由呼吸,自由做人之可能。」對於無法與章亞若一起生活,他抱怨:「天下之事實在太不公道,為何不能使我滿足此小要求?雲弟如能同我在一起,則工作效力定可增加數倍。環境既然如此,惟有望雲弟幸福快樂。」

1942年初,已懷上小蔣骨肉的章亞若自贛南前往桂林待產,此時蔣一度準備向妻子全盤吐實,並認真考慮兩人7年婚姻是否劃上句點,他所擔心的是兩個未成年子女孝文、孝章未來的生活與前途。(註:蔣經國1942年1月13日日記:「本想將一年來想講而未講之話告訴芳良,但一開口即引起其怒氣,究竟不知誰是誰非,見之心痛。我為家庭之幸福,始終讓步,但不知要忍至何時。」2月24日又寫道,「我與芳良今後表面上或可和好,但心中必將不樂,家中之事,亦只有我一人知之,兩人關係,總有一日將發生破裂,所憂者乃文、章兒女之前途幸福。」)

3月1日,章在桂林生下一對雙胞胎,取名孝嚴、孝慈,5天後小蔣於贛南接此消息後,在當天日記裡寫下「心中喜極」4個字,並於兩星期後利用前往重慶公差的機會,途經桂林探視母子。

眼見孩子日漸長大,章亞若對於名分的問題日益焦急,5月間她寫信給在桂林協助照料母子3人起居的小蔣舊部桂昌宗,表示內心之痛苦已到了極點。在贛南的小蔣讀到此信後,自記「心中有不安之深感」。不幸的是,章亞若於該年夏天突然亡故,其死因無確切的答案,成了一樁懸案,有傳聞指她遭到小蔣身旁「護主心切」、具有特務工作背景的僚屬所殺害,亦有稱她確實是病死而非遭到謀害,至今真相依然無解。

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於2010年解密的一份文件副本顯示,美方於1985年對當時台灣政二代的分析資料中,對蔣孝嚴之父的註解是「現任總統」,亦即當時在位的故總統蔣經國。中央社記者周世惠舊金山攝 109年6月1日
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於2010年解密的一份文件副本顯示,美方於1985年對當時台灣政二代的分析資料中,對蔣孝嚴之父的註解是「現任總統」,亦即當時在位的故總統蔣經國。中央社記者周世惠舊金山攝 109年6月1日

被撕去的日記之謎

微妙的是,檢視蔣經國1942年日記原件,原本極可能記載他數次停留桂林的活動情形,以及該年8月章亞若去世前後數十天的相關頁數,如今卻不見蹤影。

1954年10月間,小蔣曾在該(1942)年日記本首頁補記如下一段話:「翻閱舊日記,發現卅與卅一年之日記中,被人偷撕甚多,實為奇事,可能於卅八年侍父至馬公時被偷。因抗戰期間之日記六本,當時曾帶在身邊,置於一箱中,並未加鎖,而且曾有一次奉命赴廈門公差,離馬公寓所有二天之久,想必於此時被偷。雖已不記得其中所記為何事,但決無愧心事,故於心亦甚安也。」

同月底,小蔣又有如下一段不尋常記載,否認孝嚴、孝慈為其庶出,而是已故摯友、贛南時期上猶縣長王繼春與章亞若所生:「繼春為人忠厚,生活樸素,為一最難得之幹部,他在生時曾與章姓女相識,未婚而生孿子,當在桂林生產時,余曾代為在醫院作保人,後來竟有人誤傳此孿子為余所出,後來章姓女病故,現此二孩已十有餘歲,為念亡友之情,余仍維持他們之生活,並望他們有如其父一樣的忠心,為人群服務。」

50年代的蔣經國已居國民黨權力接班梯隊之林,在內外政敵環伺下,他絕無可能讓早年這段無疾而終的婚外情,成為其政治事業更上一層樓之阻礙。除此之外,小蔣也無法不考慮父親蔣介石對此事的觀感,因而必須矢口否認他與章亞若這段往事,在日記裡撒謊。儘管如此,真相終究無法被永久遮掩,早在80年代中期,華府外交與情報圈即認定這對雙胞胎確為蔣經國所生。蔣經國去世後,其子孝武、孝勇也逐漸接受父親早年外遇生子此一事實。(書摘由遠足文化授權,小標為中央社所加)(編輯:趙敏雅)1100427

書名: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中華民國與冷戰下的台灣
作者:林孝庭  
出版社:遠足文化  
出版日期:2021/04/27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