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伊朗科學家遇刺 分析:壓縮拜登外交空間

最新更新:2020/11/29 22:38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29日專電)伊朗首席核子科學家法克里薩德遇刺。分析指出,暗殺是為了在美國總統川普卸任前升高緊張,讓下任美國政府難施展外交。伊朗矢言嚴厲報復,但也避免倉促回應而落入陷阱。

法克里薩德(Mohsen Fakhrizadeh)是伊朗國防部研發與創新組織負責人,伊朗2003年迫於西方壓力而放棄核武計畫前,西方國家和以色列長期懷疑計畫由他主導。

儘管沒有人聲稱犯下這起攻擊,而伊朗嚴厲譴責以色列暗殺法克里薩德。以色列是最支持川普對伊朗祭出「最大施壓策略」的華府盟友。在川普於明年1月將權力移交給總統當選人拜登之前,區域緊張再度升高,聯合國和歐洲國家都敦促克制。

伊朗外交部長查瑞夫(Mohammad Javad Zarif)28 日在推文中稱,「有人拒絕反恐怖主義,躲在克制呼聲的背後,相當可恥」。

據伊朗總統府研究部門戰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資深研究員霍西尼(Diako Hosseini)指出,伊朗不太可能於短期內進行軍事回應,但這不代表事情就這麼算了。

霍西尼告訴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我認為伊朗此刻會更優先針對這起暗殺展開全面評估,並且進行司法追訴。」

他說:「伊朗深知,對以色列而言,這起暗殺的政治面才是更重要目標:在川普政府卸任前升高緊張,把伊朗和美國拉進更大衝突中,以便讓下一任美國政府的外交途徑難以施展。」

霍西尼表示,以色列最終將一無所獲,因為伊朗核計畫不再仰賴哪一個人,早有穩固架構並已培養諸多年輕科學家。

華府智庫昆西盡責經綸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副所長帕西(Trita Parsi)認為,伊朗可能軍事回應這起暗殺。

帕西指出:「不過似乎不太可能以美國的利益為目標,即使鎖定以色列的利益,德黑蘭很可能會(對報復行動)提出合理否認,讓事態難以進一步升高。」

他表示,針對應該如何回應這起暗殺,伊朗有關當局還在爭論。一方面,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28日已公開宣示不會草率回應而掉入以色列的陷阱中。與此同時,也有人認為,正因為伊朗沒有反制先前的攻擊,暗殺才會一再發生,並強調唯有針對這次暗殺嚴厲報復,才不會再有挑釁和進一步攻擊。

約莫十年前就有數位伊朗核子科學家遭到暗殺,德黑蘭也向來懷疑是以色列所為。

帕西指出,伊朗回應的時間點端視其內部討論的走向,以及西方國家與拜登團隊如何反應而定。他說:「如果外部反應太軟,伊朗內部很可能出現快速展開更強烈回應的呼聲。」

截至目前,川普和拜登都沒有針對這起暗殺直接表態。以色列記者梅爾曼(Yossi Melman)推文稱,法克里薩德之死「對伊朗而言是心理層面和專業上的一大打擊」,獲川普轉推。

法克里薩德遭暗殺,德黑蘭矢言「嚴厲報復」。伊朗軍、情最重要將領蘇雷曼尼( Qassem Soleimani)1 月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遭美軍擊殺時,伊朗也發出相同警告。

當時,在川普下令暗殺蘇雷曼尼數日後,伊朗曾以飛彈對駐伊拉克美軍基地進行報復,但沒有造成人員傷亡,只有百餘名美軍腦震盪。伊朗當局於是表示,對蘇雷曼尼之死真正的報復其實是讓美軍全面撤離伊拉克。

德黑蘭的中東戰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Middle East Strategic Studies)資深研究員阿斯拉尼(Abas Aslani)認為,伊朗可能不會以回應蘇雷曼尼之死的相同手法,對法克里薩德之死做出回應。

他表示,截至目前沒有人聲稱犯案,而且伊朗的回應並無時間限制,因此伊朗在拜登於明年1月20日就職之前或之後都可以採取行動。

阿斯拉尼說:「有關時間點,其重點在於將對誰做出回應,如果就是以色列的話,那麼甚至可能會在(拜登)就職之前回應。」但如果伊朗發現美國對這起攻擊也有分,那麼華府在中東地區的利益可能也將蒙受風險。

據阿斯拉尼指出,除了反制以色列和美國之外,包括若干阿拉伯國家在內的美、以兩國區域盟友甚至也可能成為伊朗報復目標。

他認為,伊朗的回應至少有一部分將具軍事性質,「但是伊朗也將透過政治手段尋求其他國家和國際組織譴責這起暗殺」。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於法克里薩德遇刺前數日曾訪問中東地區的伊朗敵對國家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升高對德黑蘭施壓正是蓬佩奧此行重點。

美國媒體報導,川普最近也曾考慮對伊朗進行攻擊,目標包括納坦茲(Natanz)的重要核設施。(編輯:周永捷)1091129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