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歡顏

你我都躲在口罩後面,看不見彼此…
文、圖:鄭傑文

你躲在口罩後面,我看不到你的臉,

用眼神訴說,
善良邪惡忠貞背叛羨慕嫉妒。

愛與恨,虛與實,都在瘟神蒞臨時瓦解,
溫柔如我,又怎能如此狼狽不堪。

武漢紐約西班牙義大利
漫長的午覺醒不來,空巷無人。

飛機鐵路捷運,
載著病毒流竄,
閉門鎖國,近在咫尺卻遠如天涯。

人們疑神疑鬼,互不信任,
咳嗽是武器,彷彿持槍走進人群,周遭死命逃離。

口罩變身大禮服,是所有儀式的必備道具,
隊伍蜿蜒,默默的井然有序。

這場瘟疫馬拉松,
落後的選手充滿,
悲傷憤怒無奈厭惡沮喪厭世。

我們卻將瘟神遠拋後端,
我臉上盡是,
高興得意驕傲愉悅歡樂榮耀。

我躲在口罩後面,你看不到我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