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功散一吃30年 退不了伍的阿榮先當電影男主角

阿榮可說是台灣史上最有名的虛構男主角,吃了幾百瓶阿母寄來的運功散,還沒退伍。然後有一群人突發奇想,要讓阿榮從電視廣告躍上電影...
2020/6/6
文:陳秉弘/攝影:裴禛

「媽!我阿榮啦!我服用妳寄來的鐵牛運功散,胸口鬱悶、中氣不順已經好了!」

這段廣告台詞,台灣大概沒有人沒聽過,說阿榮是台灣最紅的男人,一點也不過分。這男人入伍當兵30年,成了台灣的廣告傳奇,「退不了伍的男人」,也成了台灣的國民笑話,阿榮何時退伍,是很多台灣人都相當關心的事情。

「鐵牛運功散」的廣告,80年代在電視上開播,一炮而紅,這支廣告片在台灣一播就是30年,阿榮、鐵牛運功散成了台灣人的時代記憶,開玩笑歸開玩笑,但全台灣的男性確實都以「阿榮」為戒,告誡自己千萬不要像阿榮,一輩子退不了伍。

今年,阿榮不只是廣告明星了,他還去拍了電影,要把他這30多年的遭遇,一次講給台灣人聽。

經典廣告搬上大銀幕

「國人熟悉的鐵牛運功散廣告、阿榮篇的主角,一直被笑說是全中華民國最倒楣的軍人,從廣告播出至今,一、二十年了還沒退伍,堪稱當兵當不完。如今,現實生活中的阿榮,拍了廣告之後,彷彿真的遭逢詛咒,永遠被困在退伍前的那十幾天。」

30多年前的廣告,依然在網路上流傳,導演謝光誠興沖沖拿著影片跟我們講述當時發想的緣起。(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這是《媽!我阿榮啦》的劇情大綱,這部劇本在105年拿下「優良電影劇本」的優等劇本獎,也在去年的公視新創電影得標,今年電影預告一推出,就引起網友熱烈討論,PTT鄉民打趣地問,「所以這部電影裡,阿榮到底有沒有要退伍?」

這齣劇本的原創編劇高普與電影公司答人文創合作,電影公司監製林文義邀來曾拍過「親愛的卵男日記」的導演謝光誠執導。前期作業時,謝光誠與高普合作,在劇本裡留下2人各自當兵的經歷,「台灣人當兵的經歷都大同小異,阿榮一定也有過類似的遭遇。」謝光誠說,這齣不是軍教片,是要拍給台灣人看的回憶與現實,所以國軍生活如何,他們都真實的寫了下來。

謝光誠是中等身材,高普則身形削瘦,講話慢條斯理,兩個人類型不太一樣,和「鐵牛運功散」裡健壯的阿榮也不太相似。謝光誠說的沒錯,軍旅生涯,能有什麼變化,大家都只是在等那一紙退伍令。但高普說得含蓄的多。平常寫小說的他,偶爾也寫劇本,他很坦白,這次會想到用「鐵牛運功散」經典廣告作為引子,真的完全是個意外。

導演謝光誠(左)看到故事時很興奮,找了原創編劇討論了很久,然後把個自當兵的經歷都加入劇本之中。(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那一年「優良電影劇本」評審黃麗群,給了這段饒富趣味的短評:「劇作家巧妙地召喚了台灣社會中『當不完的兵』此一半恐怖半玩笑的概念,你甚而可以將其視為整個島嶼命運的隱喻,劇本成功營造帶點幽默感的陰寒恐怖氣氛,晚上讀的時候還真可怕。」

另一名評審李耀華則評道:「故事主角為知名廣告人物,其主觀地產生疑惑為何自己永遠走不出這個廣告世界。光是這個原創概念就令人驚喜。」李耀華指出,取材和編排是這齣戲的亮點,在台灣非常少見。

退不了伍的阿兵哥,科幻世界的阿榮

創作劇本時,一開始高普其實沒想到用廣告,只是想寫個科幻片,「但總覺得不能單單只是科幻,應該加入些其他元素。有天晚上,靈光一閃,突然想到了阿榮。」高普說,他把廣告想像成阿榮的牢籠,電視每播出一次,他就回到撥電話給母親的情境,「就是科幻片中常用的『一日循環』概念。」其實想來也沒錯,那播了30年的廣告,若把阿榮立體化成真實人物,他確實就身處在哲學家尼采所指的「永劫回歸」裡頭。

電影《媽!我阿榮啦》裡那名退不了伍的萬年阿兵哥「阿榮」,由演員徐愷出演,在電影中無限迴圈的狀況,他很盡力地詮釋。(答人文創提供)

導演謝光誠回憶,「那是3年前,當時看到這個故事很興奮,阿榮沒有人不認識,他到底當兵當成什麼樣子,台灣人一定很想知道。」謝光誠說,現在回頭看這支廣告,還是會覺得非常厲害,很成功,「原因就是阿榮這個名字,真的是『菜市場名』。」台灣一堆人的名字裡,都有個榮字,「光榮」、「俊榮」,或是「國榮」,總之都是「阿榮」,這個符號引起了台灣人對這支廣告的共感,是「鐵牛運功散」爆紅最主要的原因,謝光誠笑說,每個台灣人都一定認識1、2個阿榮。

電影中,阿榮一樣還沒退伍,謝光誠複製了廣告畫面,用來作為電影的開頭,喚起觀眾對阿榮的記憶。「我希望電影表現的,除了當年廣告的情境,也希望能夠透過劇情,讓觀眾看到台灣男性當兵真實的情況。」謝光誠把阿榮塑造成一般的阿兵哥,因為意識到自己一直沒退伍而感到恐慌,不知如何面對每天重複的日常,廣告每播一次,他就回到最初的時間點,時間一久,情緒複雜地交織在一起,阿榮對於自身的處境,無奈又憤怒。

《媽!我阿榮啦》拍攝期很短,僅有14天,謝光誠說整個過程是很緊繃的,去年5月把劇本、企劃投到了公視新創電影,照合約是10月底左右要殺青,重點是預算在台灣電影製作的成本中,算是相當低的,「很多東西在得標後,都要從頭進行,但也幸好有公共電視的保護,所以我們在劇本上發揮得比較勇敢。」

謝光誠(中)說這齣戲他把時空背景特意設定在1996年,希望更能引起觀眾的共感;這部片在各方面的資源都很緊縮,女主角由楊小黎(左)飾演,扮演主角阿榮(徐愷飾,右)的青梅竹馬。 (答人文創提供)

謝光誠說,這齣電影中有許多他的私心,他特別想要講述的故事,他把阿榮的時空背景拉到1996年的台海危機,然後把軍中的學長學弟制、不當管教的經歷,加到了阿榮的生命裡,「很多我個人當兵的經驗,情節、用語,但我相信很多人的經歷也差不多。」

真實世界的阿榮,30年前經典的30秒

監製林文義是拍電影出身的,也拍過200多部的廣告片,在澎湖當兵的他,說自己記得很清楚,「當年我們才剛下部隊第一天,就看到人家拿菜刀要互砍。」林文義說,那當然是過往年代的軍旅生涯,可他不覺得現在軍中已完全消失,所以謝光誠當時想要把這元素加進去時,林文義說,他相當贊成。

電影《媽!我阿榮啦》極盡可能的還原當年廣告的場景,找來資深演員蘇明明飾演廣告中打電話給「阿榮」、寄出鐵牛運功散給兒子的溫暖母親。(答人文創提供)

電影界跟廣告圈的生態有點不同,畢竟長片能有的空間,跟30秒影片能做到的事,差異很大,謝光誠說也因為如此,把廣告當成IP拍電影,在台灣屈指可數,但他笑說可能他們比較憨直,當時什麼也沒想就勇往直前了。「監製一聽到這個劇本,還立刻跑到高雄旺霖製藥談授權。」謝光誠笑著指向林文義,像在說林文義才是那讓阿榮不只退不了伍、還得兼差演電影的「罪魁禍首」。

旺霖製藥聽到林文義的提案,一口就答應了,「畢竟阿榮退不了伍,對他們也有好處,如果拍成電影,企業形象也會再加分。」不只如此,為了連結當年最原汁原味的「鐵牛運功散」廣告,林文義還找到了當年的「阿榮」,「他是我念世新時的學長。」

監製林文義(左)找來謝光誠(中),兩人一同催生這部經典廣告改編的電影。(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林文義說,「阿榮」本名叫胡德成,出生外省人家庭,因外型不錯,在唸書時常被找去拍廣告兼差,80年代拍攝「鐵牛運功散」廣告時,已經20出頭的歲數,是正好要入伍的年紀,「他去拍『鐵牛運功散』時,其實不知道是這麼local的廣告片,一到現場一看傻了眼,因為他也不會講台語。」但「阿榮」那麼紅,胡德成怎麼沒有出道當明星呢?林文義笑著解釋,胡德成沒想進演藝圈,畢業之後曾開過餐廳、當過記者,還出過幾本書,過著完全跟「阿榮」無關的生活,早就退了伍。

胡德成在2000年後,曾出現在螢光幕上一回,他去了小S、蔡康永主持的《康熙來了》,那集主題是〈認得出人 叫不出名〉的廣告紅星,胡德成與小S在節目裡還原「鐵牛運功散」的劇情,兩人嬉鬧地演了一段。小S當時在節目上問他廣告那麼紅,在路上會不會很容易被認出來?怎麼不出道?

胡德成面龐低低地說了一句,「我在路上看到鐵牛運功散的廣告,都會低頭快步走過。」真實生活裡的胡德成,可能跟電影中陷入輪迴的「阿榮」想的一樣,都想離開這無盡的迴圈。

《媽!我阿榮啦》在拍攝尚未開始時,監製林文義曾找上當年拍攝廣告的演員胡德成,希望能夠拉他進劇組裡尬一角。(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媽!我阿榮啦》本要邀請胡德成參加演出,「但是他說他不想演出了。」林文義說,胡德成不想出現在螢光幕前,對於演出電影的興趣很低,劇組只好打消念頭,不敢再打擾。「不然本來希望他能演出電影裡『阿榮』的爸爸。」謝光誠在一旁補充,表示如果這30年前的廣告,與30年後的電影能夠連結起來,肯定是令人興奮的事。

接下來這部片子即將上映,謝光誠說一開始沒有上院線的打算,「我想說這樣規模的製作,應該就是拿去公視播,或是到華山光點放映個幾場。」

「我是相信的,這樣一支台灣無人不曉的廣告,拍成了電影,我本來就是打著把版權賣出去,讓更多人看到的想法。」林文義說的比謝光誠大聲一點,他很相信這齣電影的本質、軸心,一定會跟30年前經典的30秒一樣,被記在台灣人心裡很久、很久。

(本文主照:電影《媽!我阿榮啦》,把台灣播映30年的經典廣告搬上大銀幕,左起為監製林文義、導演謝光誠、編劇高普。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聯絡我們
services@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