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配樂有學問 侯志堅譜出聽得見酒味的音符

堪稱廣告配樂公務員的侯志堅說,廣告配樂因為很短,一定要先「抓耳」,把旋律刻進觀眾心裏
2020/6/6
文:趙靜瑜/攝影:王飛華/影音:黃大維

他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還來不及看到節目ending,主持人尾音已散,正好進廣告,第一支,是他做的配樂,內心有點暗喜;第二支,是他做的配樂,挺有成就感;第三支,碰巧又是,有點開心;第四支,還是,一直到第五支,都是。說這些話的同時,他沒有喜孜孜的表情,彷彿那就是他的日常。

他是廣告主指定的廣告配樂家,製作廣告歌曲超過25年,7-11、三得利、麥當勞、三菱汽車等都是他的作品,金控、超商、汽車、相機等類別中每一個品牌都已經做過好幾輪;他還為金馬獎宣傳影片、台北電影節宣傳影片到行銷台灣的台灣觀光局Taiwan Touch Your Heart做配樂,算算至今廣告配樂作品將近3千多支。

廣告配樂界公務員

他是侯志堅。如果可以這麼說,他應該就是廣告配樂界的公務員,有熱情的那種,專注在自己的音樂上,持續發揮所長。

侯志堅是5年級生,前「東方快車」鍵盤手,捧回台北電影獎最佳電影配樂以及無數座金曲獎,獎座在自己的天空之城音樂製作公司一進門處閃閃發光,他則自謙「久了就是你的」;他在文化部北藝大IMPACT音樂學程菁英領航計劃開課,代表作品包括擔任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藍色大門」、「等一個人咖啡」、「我的少女時代」等配樂。2019年擔任Netflix華語原創影集極道千金音樂總監。

侯志堅(後排右一)是5年級生,前「東方快車」鍵盤手(中央社檔案照片)

父親是會計師,母親是家庭主婦,侯志堅說母親很喜歡聽古典音樂,他與3個妹妹學琴,最後只有他走音樂這條路。「印象中我沒有被老師責備過,因為我都超前部署,每次老師交代的進度,我一定都練完,而且進度超前,我就是很喜歡練琴,坐得住。」

後來教書或是分享,侯志堅總會接觸到一些年輕的音樂工作者,「我發現琴會彈得好的,父母親在家裡都有聽古典音樂的習慣,有那個環境,像我母親就很喜歡聽古典音樂,我也跟著每天聽,就會想跟唱片彈得一樣好,久而久之,就有目標一直往前進步。」

龍的傳人 改變一生

到國中之前,蕭邦、貝多芬的鋼琴奏鳴曲早已彈過,侯志堅對古典音樂也很著迷,「如果我今天練琴練久了,我母親就會知道我心情不太好,慘綠少年之時,音樂正可以抒發心情。」直到國中時期,民歌盛行,一首「龍的傳人」改變了他對音樂的看法。

侯志堅回憶,當時大家都在唱民歌,有一次一位同學突然問侯志堅:「你會不會彈『龍的傳人』?」侯志堅突然傻了,他發現不會,他開始思考他為什麼只會彈樂譜上有的東西,卻不會彈會唱的歌曲,「這對我來說是很詭異的一件事,聽起來也很匪夷所思,原來彈貝多芬蕭邦彈得好是一回事,會不會把聽到的記錄下來,寫成可以演奏的版本又是另外一回事。」

侯志堅說,他開始思考他演奏音樂的目的究竟是甚麼,音樂要可以表達自己的心情與想法,不是只有照譜彈就可以滿足,從那一刻起,侯志堅暗自發誓,他要練就可以把聽到的音樂都可以記錄下來彈得出來的創作功力。

「我該感謝那位同學,雖然他可能不知道他對我的影響。」侯志堅說。

「不是沒有想過要念音樂班,但那個年代,男生念音樂班好像沒有甚麼前途。」侯志堅說,他知道父母親讓他學音樂是希望他將來可以讓自己的生活有品味,懂得自處,「他們不是不支持我的理想,他們只是怕我餓肚子。」

侯志堅將自己的人生轉了一個大彎,從幕前走到了幕後(中央社記者王飛華攝)

從小很聽話的侯志堅就考了普通高中,念了大學。中間侯志堅靠著自己可以寫和聲創作的才華,加上積厚多年的琴藝,他當鍵盤手,跑場子,玩樂團,侯志堅炙手可熱,之後被挖角到東方快車擔任鍵盤手,退伍後被超級經紀人劉瑋慈相中發片當發片藝人,就要展翅高飛。

人生在這裡轉了一個彎,而且是侯志堅自己轉的,從幕前走到了幕後。

「我其實不適合當藝人。常常上綜藝節目時,我都臭著一個臉,因為我不知道要講甚麼,也沒有人問我我專輯裡的音樂,那都是我自己創作的。」侯志堅說之前在東方快車因為大家是夥伴,音樂共同體,感覺沒那麼不舒適,於是他慢慢退居幕後,作曲,編曲,開始接廣告配樂、電影及電視配樂,光是廣告配樂最高峰一年可以創作150部到200部。

向前輩看齊 來甚麼牌接甚麼牌

這個數量看起來好澎湃,但侯志堅說,他的前輩包括陳揚、李泰祥、史擷詠這些音樂大師,當時也都非常多產。侯志堅說,他印象很深刻的廣告就是李泰祥自己唱自己寫的「光陽野狼125」,李泰祥狂放不羈的歌聲加上台灣大自然的景色,襯托機車的自由奔馳,的確讓人印象深刻。

我從山林來 越過綠野
跨過溝溪向前行
野狼 野狼 野狼
豪邁奔放 不怕路艱險
任我遨遊 史帝田鐵
三陽 野狼 125

侯志堅說,他印象很深刻的廣告就是李泰祥自己唱自己寫的「光陽野狼125」,李泰祥狂放不羈的歌聲加上台灣大自然的景色,襯托機車的自由奔馳,的確讓人印象深刻。(徐伯年提供)

陳揚則是音樂鬼才,他作曲的「心的方向」也是當年雷諾汽車的廣告配樂,這首曲子也捧紅了國民歌王周華健,那個年代也可說是流行歌曲與廣告配樂最近的距離。

侯志堅也對當年的司迪麥廣告很有感覺,「我還記得主角是何篤霖。」廣告主軸就是「我有話要說」,父母親叫孩子考上再說,根本不給年輕人發聲的機會,最後孩子不能說不能做,只能選擇吃顆司迪麥口香糖。還有中興百貨一系列的意識流廣告,也都讓廣告變成了可以主張或是可以發聲的藝術品。

侯志堅自己第一部廣告配樂是哪一支?「應該是幫文化總會拍的,導演是我高中同學蕭雅全,印象中關於魚市場的,但已經早到不確定是不是第一支。」侯志堅說,廣告配樂是拍攝廣告中的一環,通常拍廣告片的公司很集中就是那幾家,但是導演就有很多選擇,「每個導演有他的班底,一方面因為廣告要注意的細節非常多,又有上檔時間的追趕,通常都會找自己習慣合作的配樂家,一方面是信任,二方面是因為廣告講究的就是速度,能夠相互配合很重要。」

侯志堅坦言,廣告這行業太快,不能出錯,「找到信任的合作團隊就像買保險,因為音樂太主觀,沒有犯錯的空間。」侯志堅說,廣告主要就是在販賣商品,跟過去自己當藝人做音樂很不同,「廣告母帶說明天要交就是要交,不像唱片可能可以拖個幾天;廣告也要讓廣告主看過,大老闆時間通常都很難喬,配樂也一定要能搭配上。」

侯志堅說,廣告主要就是在販賣商品,跟過去自己當藝人做音樂很不同,「廣告母帶說明天要交就是要交,不像唱片可能可以拖個幾天」(中央社記者王飛華攝)

邊摸索邊學習

廣告配樂沒有捷徑,就是「做」,侯志堅坦言,「我自己也是邊做邊摸索邊學習。」早些年剛做廣告配樂時,侯志堅常常跟業主「溝通」,「剛開始跟客戶吵得特別凶,我覺得他們都不懂音樂,幾年之後我發現,搞錯重點的是我不是業主。」

侯志堅說,「找我來做音樂是為了銷售商品,不是銷售我的音樂,一開始大家都很尊重我,感覺好像我是歌手,我自己的音樂又比較新穎,有點創意,想給我難看,但我後來慢慢了解,客戶不理解音樂是應該的,就是不懂音樂才請我們來,但客戶很理解商品,知道甚麼對產品定位銷售有幫助,我想通之後,就開始如魚得水。」

侯志堅說,他做廣告配樂花最多時間的是去理解商品跟公司的企業文化,「洗髮精每一家的配方都大同小異,電信公司提供的服務也都差不多,如何做出差異化,客戶會很願意溝通,這才是找我們來的目的,不是找你來讓他受氣的。」

回到商品精神

廣告這一行也很殘酷,侯志堅說他也有過做到最後但就是雙方無法接受或是無法退讓的階段,「一直打轉,無解,最後就是退出。」侯志堅舉例,有時候客戶說修改2個音,「其實那不是真的要改,而是已經不信任了,客戶沒有聽到他想要的,你改10個音都沒用。」這時候侯志堅會與團隊重新思索,回到原點,再去理解商品究竟是要表現甚麼。

早期做廣告配樂就是廣告公司會快遞VHS帶子來,侯志堅說,「每個月家裡的VHS 帶子可以堆到天花板,到月底廣告公司就會派人來回收,重複使用。」現在則是拜網路與科技所賜,所有影像都用傳的,在天空飛來飛去,節省時間也相當環保。

廣告配樂因為很短,一定要先「抓耳」,把旋律刻進觀眾心裏,侯志堅說有時候作曲靈感是渾然天成,一次OK:有時候坐在琴前面幾小時,就是生不出那個小節。近4千支的廣告作品中,侯志堅說有一次為三得利的酒做廣告配樂,那時整部影像要展現輕鬆,微醺甚至俏皮的一面,「我已經想了好些時候,就是卡住。」後來侯志堅晚上離開工作室騎腳踏車離開時,「在路上就是溫度剛剛好,騎車吹著風很自在,旋律就這樣應運而生。」

侯志堅說,當時是柯一正擔任廣告導演,時隔多年,現在已經找不到影像,但這音樂卻一直留在三得利的後續廣告系列,依舊讓人聽得見酒味。

在美國球場聽見自己的音樂 感覺超現實

比較特別的經驗是,有一年幫觀光局做Taiwan Touch Your Heart的台灣形象廣告配樂,用了很多原住民的音樂素材,後來他有一年去美國棒球場看天使隊跟洋基隊打球,「場內居然放起這段廣告片,我知道這是觀光局下的廣告要宣傳台灣,但在球場聽見自己的音樂,當下有種超現實感,這讓我印象深刻。」

好玩的是一次導演易智言拍攝的三菱汽車廣告系列好幾部,有的講親情,講愛情,講友情,侯志堅的廣告配樂任務就是除了要有不同的音樂之外,最後收尾時用同一段旋律,讓廣告有整體感之外,也要有上揚的旋律,強化一種很陽光正向的感覺,象徵了夫妻關係得到理解,親子關係得到理解。

除此之外,侯志堅也會想要怎麼「玩」音樂,比如說統一「來一客」有一組「微溫劇場」系列,用很文青的方式來呈現泡麵,「我記得我從腳本開始準備,給了很多音樂零件,有完整版,短句等等旋律,或長或短,或溫暖或可愛,我稱為零件,然後交給導演,讓導演自己安排音樂該出現的位置。」

侯志堅說,他是一直等到廣告上檔了,他才知道音樂怎麼用,「有一個懂音樂也互相信任的導演很重要,所有音樂零件都放進去了,反而有很多我想不到的驚喜。」

讓自己的專業被客戶理解

侯志堅說,其實現在廣告量並沒有減少,只是通路變得多元,除了電視之外,還有網路,還有外牆甚至大樓電梯等等,短影片長片,微電影,量沒有減少,
「音樂這一行絕對可以謀生,只要你懂得溝通,懂得聆聽,音樂上品質一定要有所堅持,讓自己的專業被客戶理解。」

「做廣告本質上就是個服務業,本身已經有很多限制,如果可以,一定要在製作過程中找到樂趣跟熱情。」侯志堅說,「還是那句老話,我深信每個人一生都會有機會掉到你面前,只是你有沒有準備好。」侯志堅說,做這一行「規律」很重要,「與其花時間抱怨懷才不遇,倒不如花時間一直磨練,持續創作,累積下來就是自己的功力,最大的資產。」

那個一直坐在鋼琴超前進度練習的音樂少年,不正是最好印證。

「做廣告本質上就是個服務業,本身已經有很多限制,如果可以,一定要在製作過程中找到樂趣跟熱情」,侯志堅說。(中央社記者王飛華攝)
聯絡我們
services@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