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追蹤文化+

周宇廷與他的大輿出版社 與時俱進為世間人找路

成立超過半世紀,從傳統紙本地圖,轉型到電子地圖,再到開發地圖文創、參與社區營造,「大輿」無役不與。「大輿」的歷史,就像一部微型台灣地圖製作演進史。
2022/3/27
文字:趙靜瑜/攝影:王騰毅/影音:黃大維

今年(2022)3月11日,美國通過台灣「誠實地圖」法案,依據該法,日後美國行政部門出版品的地圖,需「正確」標示台灣領土地圖,未來台灣在美國官方地圖上的顏色,將與中國不同。

一張地圖,呈現特定時代的空間認知與繪圖者的史觀;一張地圖,也可能限制人們的世界觀。儘管台灣的特殊國際處境,使得這個蕞爾小島在許多國家的地圖上被不公平對待,但從不同時代的地圖上,依然可以找到台灣在世界上的相對位置,以及獨特存在的價值。

本期「文化+雙週報」特別採訪不同領域的地圖職人,看他們如何憑著滿腔熱血及專業技術,默默在一方斗室耐心耕耘,一筆一畫勾勒出屬於台灣的面貌與圖像,展現真實而充滿感動的力量。透過這些地圖,人們看見新世界,感受座標的力量,逐步通往夢想之路。

地圖是夢想,是熱情的追尋與探索,有人用地圖找到目的地,有人期盼來場沒有地圖的旅行。從捷運站尋找出口的地圖到臉書地點打卡,都在使用著地圖。表面上,地圖是科學,是測量,是客觀的呈現;但地圖也映照人性的需求,地圖上所標示的疆界、地名與經緯線等內容,都蘊含著許多關於人的意志與人的故事。

從過去的書報攤長長的紙本區域地圖如《台北市地圖》、《台中市地圖》,或是每輛車上都會放上一本的《台灣省公路地圖》,到現在人手一機中的數位免費地圖,地圖是座標,是認識世界的方法之一,地圖是這個社會的成員關心彼此的縮影。

地圖,無所不在。

大輿出版社出版的紙本地圖曾經風靡一時,家家戶戶都會有,這也成為台灣街頭特有的書報攤記憶。(攝影:王騰毅)

創立超過50年的大輿出版社,從傳統紙圖、轉型到電子地圖、再到地圖文創、參與社區營造,無役不與,就像是一個小小的台灣地圖製作演進史。

網路世代之前,如果你熱愛自助旅行,一定看過大輿出版的版權合作系列書「散步地圖」系列,網路出現之前,這套書可說是日本旅遊聖經;而一系列《吃喝玩樂》旅遊書,也是台灣觀光的重要指南。近年發展專為單車族使用的單車地圖,學校地圖,觀光地圖等等,為特定族群做更進化的服務。

大輿出版社出版的《散步地圖》,網路出現之前這書可是日本旅遊聖經。(攝影:王騰毅)

從紙本到數位 無役不與

2018年,大輿出版社在萬華龍山文創基地開設「慢旅‧地圖空間」作為地圖文創的實驗基地,這幾年積極轉型,舉辦各項講座、工作坊、手作課程、導覽與各級學校單位合作,與萬華在地融合,透過地圖做了許多教育的課程,教小學生認識土地 

這是「大輿」第二代周宇廷的努力。

「我很像烏龜,一旦決定好目標,就是積極往目標前進,我很有研發精神,慢一點沒關係,最後抵達目的地就好。」周宇廷說。

說起話來字正腔圓,氣質溫雅,周宇廷出身台北萬華名門,祖父是曾任台北市長的周百鍊,後來當到監察院副院長;2個叔叔都是醫生,父親周法平經商有成,周宇廷宛如含著金湯匙長大。父親事業體眾多,快速擴展,1969年成立的大輿出版社是事業體中最小的公司之一。

大輿出版社第二代周宇廷接棒,讓地圖運用更加多元普及。(攝影:王騰毅)

創社信念  帶人們走對的路

周宇廷的父親秉持著「帶人們走對的路」的信念,製作地圖及發行各種地圖出版品。父親讓公司與住家都在同一棟樓,周宇廷很早就可以感受到父親經營事業的順遂與否,有一陣子父親為了殺出重圍,原本台北市地圖一份50元,父親將台北市地圖與新北市地圖印成正反面一張,只賣80元,此舉果然奏效,迅速衝出市場一片天,「父親的設想是,只要帶一張地圖出門就可以了,讓大家多一點方便,沒想到打中消費者心理。」

有一陣子,周宇廷總是隱隱感覺家裡充滿濃濃的低氣壓,父親總是眉頭深鎖,原來自己一手栽培的資深幹部集體跳槽開公司,製作與大輿一模一樣的地圖銷售,還跟全國各地書店謊稱大輿地圖已經改封面,這也讓父親開始親自走點拜訪,立下穩固銷售端點基礎,小小年紀的周宇廷,已經可以體會父親經營公司的勞心勞力。

身為家中唯一男丁,周宇廷背負長輩們的期待,尤其父親非常希望他念醫,光耀門楣。周宇廷念國中時常熬夜讀書,自信滿滿,以為自己會考上建中,結果上了成功高中。放榜那一刻,周宇廷信心崩潰,自信心完全瓦解,開始了慘綠的高中三年。

有夢最美 希望相隨

大學聯考那年,周宇廷只差8分可以上榜,落榜之後,幾乎是沒有懸念地準備展開重考生涯。周宇廷說,一天他走著長長的路到台大,正好前面有個書報攤,他停下腳步翻了翻雜誌,看到一篇寫著汽車導航的文章,那一刻,他忽然明白自己的任務。

周宇廷回憶:「那一刻我突然看見家業,看見自己的責任,如果有本事做地圖,就要有本事做到導航,說真的,當時沒有人會相信有這樣一天。」拚重考那一年,除了念書就是念書,有一次他讀到一本外國期刊,裡頭談到當時美國2家科技公司ETAK和NAVTEQ都踏入導航系統開發領域,這讓周宇廷對新科技大感興趣。要把地圖和導航結合這個構想,就已經種進他的心裡。

隔年重考,周宇廷進步超過130分,收到成績單時,周宇廷父親以為他還是沒有學校念,當周宇廷跟父親說分數可以填政大或台大時,父親直接倒退一步,淡淡說:「萬華離政大太遠車資很貴,你還是填台大。」周宇廷已經可以感受到父親內心的喜悅,自己沒有念醫,但也沒有辜負家人期待。

那個年代談不上志向,大學聯考分數是攢起來的旅費,有多少分就上哪裡,往上填風險大,往下填太浪費,周宇廷最後念了台大圖書館學系,「我還以為這系跟做書有關,跟家裡事業比較接近,誰知道開始讀之後,發現圖書館系是在學分類歸納,編目,幸好台大可以說是電腦超前部署的學校,大三開始,我們就接觸到電腦資訊系統,這也讓我對電腦不陌生,也是後來大輿轉型成功的基礎。」周宇廷說。

藍底白色總統府圖檔,大輿出版社出版的《台北市街圖》是鎮社之寶。(攝影:王騰毅)

購置電腦排版軟體 超前部署

邊念書邊參與大輿出版社管理,他將台大圖館所學到的管理流程,運用在地圖生產管控,砸下千萬元購買電腦排版軟體,大幅提升出版效率,從1年編輯3本到1年可以編20多本,整體印書成本只有原先的三分之一,大大提升競爭力。

1988年,周宇廷大學畢業後,成為第二代社長,開始接管了大輿出版社。

當年的大學聯考落榜,也許不是壞事。如果沒有落榜,周宇廷也許不會考進台大圖書館系,也不會有超前電腦排版的改革;沒有落榜,周宇廷也不會走到那攤書報攤前,看見那一篇足以改變他的一生與大輿的未來的文章。

大輿出版社出版的《台北市街道全圖》得以鳥瞰視野觀看台北地形地貌。(攝影:王騰毅)

大輿轉型的過程,充滿周宇廷冒險實作的精神。當時虛實整合名詞尚未出現,數位化的腳步仍然模糊,周宇廷也付出「學費」累積經驗。

舉例來說,周宇廷以為電腦排版就可以把地圖數位化,可以以此為基礎跟車廠談導航系統,但其實電腦排版的地圖不等同數位化地圖,周宇廷只得全部重來;但也因為全台灣大規模調查地圖2次,讓大輿無論在紙本地圖或是數位地圖累積的台灣資訊都更加細膩精準,這也成為後來跨足汽車導航成功的關鍵。

跨足台灣汽車衛星導航

周宇廷2000年與日本電子地圖大廠Zenrin合作,著手製作台灣電子地圖資料庫,並開啟了台灣汽車衛星導航的市場。而在車廠方面,則是從本土的裕隆汽車開始,日商日產找周宇廷合作,日商負責車內導航系統硬體,大輿負責軟體,一起銷售給正在努力催生國產車的裕隆。

周宇廷回憶,當時日商日產和大輿合作前,派出40輛車,連續3個月到全台檢驗大輿圖資是否正確,結果幾乎找不出錯誤,這讓當時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砸下2億元行銷經費,推廣汽車導航,至今大輿仍是歐美車系的導航系統提供者,值得驕傲。

自己家做地圖,可有迷路的經驗?周宇廷回答得理直氣壯,「當然有。」他記得在美國念碩士時,最可怕的經驗是在美國開車,跟著地圖到了某一個交流道下,沒有走多久就到了某一軍事基地,「天啊當時天又黑,又下雨,我又是外國人還開著車,軍方直接槍上膛,後來盤查之後知道是我老百姓,迅速掉頭就走。」

如果要說真還會擔心甚麼,周宇廷說,「現在是手機時代,一切都用GPS手機定位,我想最擔心的應該是手機不要沒有電。」

地圖是勞力密集的資訊服務業,靠的是有經驗的人員細心描繪與校正。(攝影:王騰毅)

地圖就像電影院帶位小廝

有了地圖,就像是電影院帶位的小廝,自己找路當然可以,但有人引可以更快更準確抵達目的地。但周宇廷提醒,不要忘了,導航地圖的背後,是人力密集的資訊服務業,必須逐年更新地形地貌,車流路徑,「大家當然會選擇免費的,但當大家都有免費地圖,其實也是放棄了擁有更好服務的機會。」

周宇廷不諱言,當人手一機免費地圖,的確擴大了使用地圖的普及率,但也等同壓縮了地圖這個勞力密集的手工服務業生存空間。

從紙本地圖手工製圖原稿到數位,中間需要層層考察與校對確認。(攝影:王騰毅)

身為紙圖領航者,看到數位浪潮席捲而來,周宇廷非常焦慮,「以前是一本印兩萬冊,現在不可同日而語。」業績好時組織像吹氣球,擴大招募人才;但當有一天倉庫不是用來運轉商品,而是要放每天隨之而來的紙本地圖旅遊手冊退貨,壓力大到周宇廷全身長「皮蛇」。在數度整頓營運內容之後,大輿從全盛時期5百多坪到現在回到萬華起家厝,以最精簡空間繼續提供服務,周宇廷沒有怨言,「最壞的年代,也是最幸運的年代,我們大輿之前也是殺出一條路,好了30年;直到現在我們仍有許多創意,要在網路時代尋求生存空間。」

跟上數位浪潮 一起創造新可能

退回防守區,周宇廷一方面用更嚴謹的方式對待地圖資訊的更新,無論是紙本還是電子。他與妻子也積極對外推廣地圖文創,讓更多地圖的可能性繼續被讀者看見,「該堅持的我還是很堅持。」
摩羯座的殷實頑固加上不容妥協的標準,周宇廷對於這份家族傳下來的事業有很多要求,「不可以遷就紙張大小,如果遷就,比例尺推算距離就會失真,必須實事求是。」周宇廷不諱言他經常看到國內外同業把長條地圖變成橢圓形,這就有違他們製作發行的原則。

周宇廷說,地圖是大家對這個社會關心的縮影,對環境的好奇,透過一個鳥瞰的位置帶著使用者看到周遭環境,「去哪裡看我關心的事物,去找自己未知的地方,我想大家看地圖的起心動念都跟我一樣,只是我多了一個可以讓地圖更多元更有趣的空間,我們可以決定地圖的面貌。」

一個社區的地圖,搭配一些當地的小吃;或者是單純拿著地圖騎著單車找得到路,專為自行車騎士製作路線地圖,還有順時針與逆時針遊台灣一周的編排,騎士可以輕鬆把地圖架在龍頭上就能輕鬆翻閱,再加上防水材質,讓騎士們在雨天也不用擔心地圖被淋溼,也為紙本地圖開創一條新的道路。

地圖也有靈魂

周宇廷說只要讀者喜歡,他們就會去嘗試,「但我們團隊不喜歡濫竽充數 ,些微的差距就足以決定這張地圖有沒有靈魂。」周宇廷常掛在嘴邊的,地圖是良心事業,「導航地圖攸關用路者生命安全,更是必須正確到讓使用者足以信任。」

大輿出版社出版的地圖持續進化,模樣也更加符合當代使用者分眾需求。(攝影:王騰毅)

會議室內的白板上密密麻麻,周宇廷從立體地圖開始切入,像個發明家,「像現在我們在思考如何虛實整合,讓使用者在地圖裡找到更多的趣味與意義。」又好比大輿發行的台灣凹凸地圖,早已深入每個家庭甚至辦公空間,將歷史地圖跟現今地圖做對比也是有趣的呈現;現在他自己又開始研發「關燈版地圖」,「只要一關燈,美國太空總署從外太空拍攝到的台灣就會發著光亮起來,很有意思。」

就像當年要做汽車導航系統,周宇廷默默鴨子划水,帶動了公司產業轉型,翻開了華麗的一章,周宇廷說,現在紙圖繼續在發行,維持正常營運量能;電子地圖也已經部署完成,數位地理資訊系統隨時有新的測量結果,「只要政府釋出,我們就會繼續努力普及到社會大眾。」

大輿的地圖奇幻之旅

從紙本到電子地圖,再從電子地圖進化到導航,周宇廷說這是一趟「奇幻之旅」,「沒有幾家地圖公司有這樣的發展。」跟著時代演進,從基礎資料建置到數位流通,周宇廷說這不跟上不行,「時代驅動著我們,每次都要尋找新的東西。」周宇廷也會一如既往,發揮自己性格上充滿研發的精神,帶著台灣地圖的發展持續走下去,用地圖訴說更多台灣的故事。

大輿出版社社長周宇廷持續堅持地圖製作之路,繼續服務世代地圖使用者。(攝影:王騰毅)
主題照:數位浪潮席捲而來,大輿出版社社長周宇廷用地圖為帆,行出一條虛實整合的地圖。(攝影:王騰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