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香港抗爭派區議員遭取消參選 嘆議會路線已到盡頭

最新更新:2020/07/31 12:46
參選香港立法會的抗爭派區議員梁晃維30日遭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DQ),他指大規模DQ讓議會路線似已到盡頭。圖為梁晃維1月來台觀選。中央社記者沈朋達攝 109年7月31日
參選香港立法會的抗爭派區議員梁晃維30日遭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DQ),他指大規模DQ讓議會路線似已到盡頭。圖為梁晃維1月來台觀選。中央社記者沈朋達攝 109年7月31日

(中央社記者沈朋達台北31日電)現任香港區議員袁嘉蔚和梁晃維昨遭取消參選立法會議員資格。他們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大規模DQ顯示港府有意讓立法會失去制衡角色,梁晃維更感嘆「議會路線」抗爭已到盡頭。

香港12名參選立法會選舉的泛民主派人士,30日下午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立法會議員資格(DQ),其中包括兩名現任的抗爭派區議會議員袁嘉蔚和梁晃維。

本次被DQ的參選人分別被指涉及5項原因:尋求外國干預中國和香港事務、原則性反對「港區國安法」、濫用議員職權(否決法案)迫使政府接受要求、尋求港獨或民主自決,以及拒絕承認中國對香港的主權等。

被指控反對「港區國安法」的袁嘉蔚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表示,無法接受選舉主任的決定。反對「港區國安法」不等同反對「基本法」,「議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而是要容許議員在憲制裡可以表達不同的聲音」。

梁晃維則對中央社表示,選舉主任回覆的理由中,包括「不信任」、「不言而喻」等主觀用語,讓他覺得港府早就有一張DQ名單,「無論我們怎麼回答,最終都會被DQ」。

梁晃維2019年參選區議會時,也曾被選舉主任提問,但最終仍順利參選並當選。對照今年的處境,他認為選舉主任DQ的標準並非參選人言行,而是他們當選後對議會影響。

他說,去年區議會選舉只有黃之鋒一人被DQ;但今年許多本土派、抗爭派參選人紛紛在日前的泛民初選中勝出,「政府擔心我們這些更加激進、鮮明的議員,會對本地跟國際社會帶來更大的影響力」。

不過,本次被DQ的不只是本土派、抗爭派人士,還包括在泛民光譜上被認為較溫和的公民黨4名參選人,和功能組別的梁繼昌等人。

袁嘉蔚認為,港府大規模DQ泛民不同立場的參選人,顯示出「政府想消滅議會,讓議會變成橡皮圖章,以後連制衡的角色都沒有」,梁晃維則指DQ的訊息很明確,「要進議會,就要當順民」。

兩人也都提到,當初參與「35+」(泛民爭取過半議席)的目標,一來是要施壓港府回應民意訴求;另外,則是「迫使中共『出手』」。袁嘉蔚說,很明顯港府和北京選擇了後者,這也讓港人和國際社會看得更加清楚。

梁晃維則說,DQ事件讓港人無法透過選舉表達抗爭意志;但另一方面,「迫使中共『出手』」,某程度也算是達成最初的目標。

「反送中」示威者經常把抗爭區分成三條路:街頭抗爭、議會路線和國際戰線。梁晃維認為,這次的大規模DQ事件,似乎顯示議會路線已到了盡頭。而他們這些在泛民初選中獲民意寄託的參選人,則應該思考下一步改怎麼走。(編輯:繆宗翰)1090731

香港抗爭派區議員袁嘉蔚(中)表示,選舉主任大規模取消立法會參選人資格(DQ),是想讓議會失去制衡的角色。圖為袁嘉蔚20日報名參選立法會。(受訪者提供)中央社  109年7月31日
香港抗爭派區議員袁嘉蔚(中)表示,選舉主任大規模取消立法會參選人資格(DQ),是想讓議會失去制衡的角色。圖為袁嘉蔚20日報名參選立法會。(受訪者提供)中央社 109年7月31日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