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張貴興書寫鱷眼晨曦 我們都是摧毀星球的共犯

2023/2/3 22:44(2/4 12:17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作家張貴興(右)與伊格言(左)3日一同出席第31屆台北國際書展講座,兩人以「瞭望婆羅洲的兩種角度」為題進行對談。中央社記者鄭清元攝 112年2月3日
作家張貴興(右)與伊格言(左)3日一同出席第31屆台北國際書展講座,兩人以「瞭望婆羅洲的兩種角度」為題進行對談。中央社記者鄭清元攝 112年2月3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邱祖胤台北3日電)童年與大自然相處的奇異經驗,會是一輩子的惡夢,還是創作路上無盡的素材?作家張貴興今天表示,地球正在遭受毀滅,他書寫「鱷眼晨曦」,著眼點是用生態史來寫一部小說,進而推展人類未來的命運。

張貴興表示,他在婆羅洲生活20年,每天晚上一抬頭就看到滿天繁星,看到著迷而不忍入睡,每當他陶醉在繁星之中,便不禁思考地球的毀滅,以及人類對地球所犯下的不義罪行,「我們都是共犯,因為我們都在摧毀這個星球」。

張貴興今天參加台北國際書展「瞭望婆羅洲的兩種角度-鱷眼晨曦」講座,與作家伊格言進行對談。

伊格言引言時先以網路社團「野生蛇相」為例,舉出網友經常在網上分享在野外所看到的蛇,蛇身上的紋理爭奇鬥豔,令人目炫,伊格言卻不禁提問「蛇的花紋有什麼演化上的必要?」進而想到張貴興在「野豬渡河」中的怪物,有部分短暫出現在「鱷眼晨曦」之中,好奇這些怪物是否真實存在,或是張貴興在孩提時期與同伴之間互相吹牛,展示各自在叢林間所見珍奇異獸的結果?

張貴興表示,他是個很愛聽長輩講故事的人,想起父親曾經分享,在太平洋戰爭中期,傳言日本人就要攻來波羅洲,年輕女孩急著結婚,以免被日本人抓去當慰安婦,父親在一次相親機會中看見一位長髮披肩半遮面的女子,十分心儀,在媒人撮合下,眼看好事將近,卻吹來一陣強烈的西南風將女子頭髮吹起,露出藏在長髮之下的胎疤,頓時浪漫幻想變成驚悚電影,於是打消念頭。

張貴興說,一陣風讓父親有了不一樣的命運,否則也許父親不會娶了母親,也不會有他,但日後張貴興身邊的親朋好友聽到他提起這段故事,都說從來未曾發生,直到今年初他再回故鄉,再度確認此事,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讓他愈感到離奇,但他始終相信父親的說法。

張貴興1956年生於婆羅洲砂拉越,1976年赴台求學,1980年畢業於師大英語系,1983年入籍台灣,1991年任中學英語教師,作品多以故鄉婆羅洲熱帶雨林為場景,書寫南洋華人社群的生存困境、愛欲情仇和斑斑血淚,文字風格強烈,作品包括 「賽蓮之歌」、「群象」、 「猴杯」、「野豬渡河」等書。

張貴興曾獲時報文學獎、開卷好書獎、台北國際書展大獎、OPENBOOK年度好書、台灣文學金典獎、聯合報文學大獎等殊榮,並入選亞洲週刊10大小說,2018年出版 「野豬渡河」獲紅樓夢獎首獎、美國紐曼華語文學獎。(編輯:方沛清)1120203

鱷眼晨曦
鱷眼晨曦
  • 作者|張貴興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23/01/03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律師斜槓當導演 唐福睿分享八尺門的辯護人創作路
172.30.14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