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反對勢力出人意表合體 艾爾段不再呼風喚雨

最新更新:2018/06/23 07:29

(中央社伊斯坦堡23日綜合外電報導)叱吒土耳其政壇15年的總統艾爾段不再呼風喚雨。不同政治光譜的反對勢力出人意表合體迎戰明天的大選,民調預測,執政黨恐失去國會過半優勢,他則無法在首輪成功連任。

過去水火不容的反對勢力意外結盟,並宣告不管誰成為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的決選對手都將力挺,這使艾爾段的連任之路面臨掌權15年以來最大挑戰。

這場選舉原定明年11月舉行,艾爾段4月宣布提前大選。2016年未遂政變後長期實施緊急狀態,加上去年修憲公投賦予新總統廣泛權力,這場選舉對艾爾段而言原本應該像探囊取物一般。

但反對勢力在逆境中磨鍊,出人意表進行結合,竟絕處逢生,對艾爾段造成莫大挑戰,讓許多人跌破眼鏡。「華盛頓時報」(The Washington Times)報導,如果選舉結果爆冷敗選,或即使只是不分軒輊,都將使艾爾段容易遭受攻擊。

伊斯坦堡比爾基大學(Bilgi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杜欒(Ilter Turan)說:「反對勢力似乎更有活力得多,我們認為傳統上支持政府的選民正在重新考慮。經濟沒搞好,電視裡看來看去都是同一個人,整天,而且每天都這樣,看久也會煩。」

不過短短兩年前,土國政治情勢根本不是這番光景。但2016年未遂政變後,艾爾段歸咎流亡美國的政敵,政府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他開除、拘捕政府機構和公民社會中的敵人,數以千計反對派候選人、記者、教師、軍人遭到解職或監禁,土國上下對他的所作所為只能逆來順受。

去年將土國政體從議會制改為總統制的修憲公投以些微之差過關,使虛位總統握有實權,讓艾爾段得以在連任之後繼續擔任國家實際上的最高領導人,自此,認為他正在侵蝕土國民主的批評聲浪越來越大。

新總統將獨攬行政權,甚至可以頒布政令方式規避國會監督。只是艾爾段的中央集權如意算盤,最後可能由反對派蒙受其利。

投票前夕的民調結果顯示,艾爾段能否勝出坐上這個超級總統大位,仍在未定之天。根據民調公司蓋齊吉(Gezici),艾爾段目前在首輪投票中以約48%的支持度,領先中間偏左派最大反對黨共和人民黨(CHP)候選人殷斯(Muharrem Ince)的25.8%。共和人民黨長期被視為艾爾段和正義發展黨(AKP)的陪襯,不過言論辛辣且慷慨激昂的殷斯扭轉這種局面,已經證明自己不是省油的燈。

前內政部長阿克謝涅恩(Meral Aksener)的民族主義政黨好黨(Iyi)去年才創黨,她以14.4%支持度在民調中排第3。

艾爾段看似遙遙領先,但即使最樂觀的民調都顯示,他無法囊括得以避免進行第2輪決選的51%選票。上週公布的民調顯示,艾爾段的支持度跌到47.1%,正義發展黨將失去國會過半的優勢。

布魯塞爾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所歐洲中心(Carnegie Europe)學者、歐洲聯盟前駐安卡拉大使皮爾里尼(Marc Pierini)指出:「艾爾段先生及所屬政黨似乎蠻擔心的,他們已無法像過去那般地自在。」

土耳其里拉狂貶、通膨飆升,讓政府在選戰中處於挨打的局面。分析認為,有的選民已受夠了固執己見的總統艾爾段。

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土耳其分析員艾登塔斯巴斯(Asl Aydntasbas)說:「選民竟然會設想最後不是由他(指艾爾段)勝出的情況,這還是正義發展黨執政將近16年以來的頭一遭。」

她說:「世上沒有人在掌權16年後,支持度還不開始下滑。」

皮爾里尼說,土國政局動蕩,橫跨政治光譜不同區塊的反對勢力集結成單一政治聯盟,以艾爾段之道還治艾爾段之身。

不過觀察家也擔心選舉舞弊可能讓艾爾段勝出。去年修憲公投時就曾傳出選務工作有不一致處。

皮爾里尼說:「選舉公平性是核心問題。當權者可能無所不用其極確保自己想要的結果。」

他強調,那最終將意味反對勢力絕不可能「穩操勝券」,這反映了伊斯坦堡許多反艾爾段人士的心情。

海瑟說:「我有種艾爾段又會勝出的感覺,甚至有可能第一輪就拿下。你看我們有多麼絕望,連做夢的權利都被他剝奪了,真是惡夢一場啊。」(譯者:何宏儒/核稿:陳政一)1070623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