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對俄制裁缺乏立即威脅 西方利益分歧成威權軟肋

2022/2/26 01:30(2/26 08:43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陳韻聿倫敦25日專電)俄羅斯昨天直接入侵烏克蘭,美國、英國、歐盟紛祭出制裁。但整體而言,俄羅斯在能源出口未遇直接衝擊,在金融領域也未遭封鎖,強度恐不如預期的制裁再次凸顯,西方內部的利益和思維分歧是威權軟肋。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今天早上透過社群媒體Telegram表示:「我們今早孤軍奮戰保衛自己的國家;一如昨天,世界最強大的幾個政權仍在隔岸觀火。昨天宣布的制裁措施對俄羅斯有說服力嗎?我們的所見所聞顯示,缺乏說服力。」

就在歐美再次揚言要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付出「慘痛代價」時,俄軍大舉進攻烏克蘭首都基輔(Kyiv),控制了儲存大量核廢料的車諾比(Chernobyl)廢棄核電廠,電廠人員成為人質。

烏克蘭官方示警,俄方可能會以核災要脅西方或基輔屈服;一旦核廢料儲存設施遭破壞,輻射塵將影響大片歐盟區。烏國監測數據顯示,目前車諾比電廠周遭輻射濃度偏高,部分數值已達危險程度。而歐洲最大規模核電廠就位於烏克蘭東部的札波羅熱亞市(Запорiжжя),當地目前也戰況激烈。

綜觀美國與歐盟的制裁措施,雖然有包括聯邦儲蓄銀行(Sberbank)在內數家大型俄羅斯銀行遭程度不等制裁,但俄羅斯對外石油與天然氣交易主要管道、國營「天然氣工業銀行」(Gazprombank)並未遭重擊。歐美顧忌打擊俄羅斯能源出口對自身經濟的影響,更何況各國政府還有通貨膨脹挑戰待解。

此外,儘管英、美支持,歐盟仍無法就何時將俄羅斯逐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支付系統取得共識,其中最積極反對的包括德國、義大利。

反對方的主要顧慮是若俄羅斯被SWIFT排除,支付天然氣等原物料款項恐發生困難、衝擊供應鏈。然而,縱使不透過SWIFT,買方依然能向俄方付款,只不過需承擔程序上的不便和附帶損失。

歐盟超過40%的天然氣、近30%的石油進口來自俄羅斯;在2020年,能源占歐盟自俄羅斯進口總額約2/3。在俄羅斯方面,天然氣和石油占總出口收入達50%或更多,是國家預算和外匯儲備重要來源。就原油和天然氣供應量而言,俄羅斯分別是全球第3、第2大。

考量經貿連結、地緣政治等因素,歐盟應可在對俄制裁發揮關鍵作用,但在耗費大量時間達成共識決的過程中,各方往往也更清楚看見彼此的利益和思維分歧,包括歷史經驗差異造成對「俄羅斯威脅」的不同認知。

舉例而言,雖然同屬歐盟成員國,法國至今寧願相信對莫斯科可「潛移默化」,而波羅的海三國對俄羅斯構成的各式傳統、非傳統安全威脅示警20年,直至近年才逐漸擺脫被標籤化為「仇俄」、「恐俄」的命運。

愛沙尼亞國際防衛與安全中心(ICDS)安全與韌性研究計畫主任尤維(Ivo Juurvee)近日告訴中央社記者,歐洲在1980年代開始興建輸送網、擴大自當時的蘇聯進口天然氣,構想之一是透過強化經貿連結、增加蘇聯對歐出口收入的依賴,讓蘇聯逐步走向自由開放,「但後來到底誰比較依賴誰,大概很難說」。

雖然國際經貿關係免不了相互依賴,莫斯科統治集團顯然極懂運用效果在蘇聯時期即獲驗證的準則:「資本家賣繩子給我們,我們就用這根繩子吊死他們。」當然,蘇聯未能「笑到最後」,但運用繩子的功夫可以與時俱進。

目前歐美對制裁俄羅斯的態度是分階段實施、依烏克蘭戰事嚴峻程度調整力道。烏克蘭駐德大使梅爾尼克(Andrij Melnyk)忍不住問:「他們到底在等什麼?非要等到數以萬計烏克蘭人死給他們看嗎?」

烏克蘭已有數百人傷亡,隨著戰況愈趨慘烈,歐盟或許會改變對SWIFT的立場,蒲亭也可能被納入制裁名單,英、美也可望加大制裁力道。

然而,無論是已定案或仍在討論的制裁措施,分析其細節,可看出西方仍極力避免「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甚至更少)」,並傾向以中、長期效應取代「立竿見影」。

但制裁往往本來就不是即刻實施,而過渡期或討論期拉得越長,制裁對象就更有餘地預作準備、繞道而行,這在俄羅斯以及獨裁者魯卡申柯(Alexander Lukashenko)統治下的白俄羅斯都屢獲驗證。

更何況,被制裁者有自己的求生之道,制裁者也未必沒有動機「一起找出路」。舉例而言,俄羅斯因為在2014年併吞烏克蘭克里米亞半島(Crimea)、占領東部頓巴斯地區(Donbass),遭遇相對嚴厲的制裁,但它很快就發展出獲他國貿易夥伴採用的獨立支付系統MIR,並持續推展國家貨幣結算、以減少對美元等國際強勢貨幣的曝險程度,相關措施適用與中國,甚至日本、韓國的經貿活動。

無論俄羅斯最終面臨什麼樣的經濟制裁,西方國家都需面對現實:制裁是災難發生後的補救措施,在官員紛表達「歐洲安全面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嚴峻考驗」之時,面對只相信「硬實力」的蒲亭政權,西方宜採取更具說服力的整體嚇阻策略、停止自欺欺人,這對在俄羅斯國內遭壓制、恫嚇的進步力量而言,也會是正面訊號。(編輯:徐睿承)1110226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請繼續下滑閱讀
172.30.14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