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重回六四現場(一)
六四天安門事件至今年滿30週年,中央社規劃系列專題報導。此部分「重回六四現場」取自大陸學者吳仁華所撰寫「六四事件全程實錄」一書,從4月15日中共總書記胡耀邦過世開始,摘選重要時間段重現當時事件經過。
重回六四現場(一)

重回六四現場/市民支持大遊行和平落幕 中共元老不安謀新策

最新更新:2019/04/19 12:55
「4.27大遊行」數萬名學生走上街頭。(檔案照片/美聯社)
「4.27大遊行」數萬名學生走上街頭。(檔案照片/美聯社)

(中央社網站)1989年4月27日 星期四
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當訪問學者的北師大中文系講師、文學博士劉曉波,從美國趕回北京,並與王丹、吾爾開希接頭,轉交數千元美鈔和近萬元人民幣的捐款,作為學生活動經費。

【上午】

8時前,大學學生們開始準備遊行。有的寫了遺書,有的做好被捕準備、剃光了頭。醫科院校學生帶藥箱和急救藥品,準備救護受傷學生。許多從未遊行過的學生出於對「4.26社論」的憤怒而加入遊行隊伍,有學生說:「社論逼我們走上街頭。」

由於學生們做好流血犧牲準備,氣氛悲壯感人。政法大學學生打出「誓死捍衛憲法的尊嚴」、「為民請願,雖死猶榮」橫幅;另有大學打出「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橫幅,引起社會各界民眾的廣泛同情和支持。

許多民眾說,學生遊行氣氛讓人感動。數以萬計的中青年知識分子和各界民眾,一路跟隨學生隊伍前行,為學生鼓勁。民眾不時高呼「向學生致敬!」學生高呼「理解萬歲」回應。

【下午】

1時許,北大等校遊行隊伍在西直門立交橋與北師大、政法大學等校隊伍會合。2時許,學生隊伍轉上西長安街,在中南海附近的六部口遇上最強悍攔阻,逾千名武警手挽手組成幾十層人牆,堵死長安街,學生和民眾擠得密不透風。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武警手挽手組成人牆,學生和民眾擠得密不透風。

在民眾協助下,歷經1小時,學生隊伍終於將武警人牆衝開缺口,前往廣場。4時15分,上千名軍人在人民大會堂北門外的長安街組成人牆,但仍然無法擋住學生遊行隊伍和支持民眾的洶湧人潮。

4時40分許,學生隊伍前鋒「人民大學」隊伍抵達天安門城樓,為避免衝突,沒有按原定計劃進入天安門廣場,而是沿著長安街繼續東行。整個學生隊伍經過天安門城樓,歷時1小時45分鐘。

【晚上】

6時許,一位學生在天安門城樓前拿著擴音器呼喊:「報告大家一個好消息,人民大學同學通過廣場時,38軍一個師的兵力乘卡車撤離了。因此,我們臨時決定,給政府一個台階,不進廣場,經建國門立交橋沿北二環路返校,明天繼續罷課,直至最後勝利。」遊行學生和圍觀民眾熱烈鼓掌。

此次學生遊行引起民眾強烈共鳴,一是同情學生,另一方面是學生提出明確、或擊中時弊的口號,許多橫幅寫著:「依法治國、反對特權」、「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穩定物價」、「反對近親繁殖」等。

許多民眾說:「學生要民主,我們不太懂。但反對腐敗,清除官倒,穩定物價,我們舉雙手贊成。」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數以萬計的知識分子和各界民眾,一路跟隨學生隊伍前行。

「4.27大遊行」聲勢浩大,李鵬感到難堪,他原以為「4.26社論」能起到平息學潮作用,想不到反而是火上澆油。李先念、鄧穎超、王震、薄一波等元老紛紛向李鵬詢問情況,要求採取新對策。

李鵬想到必須做3件事:1.再發一篇社論。於是找袁木再寫一篇「人民日報」社論,「主題就是穩定,當前壓倒一切的大局就是保持社會的穩定」。2.打電話詢問國家教委有何對策。3.經與楊尚昆等商量,決定4月28日下午召開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再次就如何平息學潮進行部署。

學者吳仁華「六四事件全程實錄」一書。(允晨文化提供)
學者吳仁華「六四事件全程實錄」一書。(允晨文化提供)

李鵬和王瑞林通電話,講了今天學生遊行經過。王瑞林說鄧小平認為,中央態度明朗,又避免了流血,處理是好的。

趙紫陽事後曾透露說:「4.26社論不僅激怒學生,機關、團體、民主黨派也普遍牴觸。政府不僅不表示愛護,加以引導,反而站到學生的對立面,給他們扣上『反黨反社會主義』帽子,以火藥味如此之濃的社論嚇唬他們。尤其是知識分子反應更加強烈。」

趙紫陽說,當時只有李先念聽了小平講話後,給小平打電話說:「要下決心抓他幾十萬人!」這話不知準不準確。還有王震,也主張多抓些人。面對成千上萬的遊行隊伍,加上許多老同志勸告,原來決心驅散遊行的人,如北京市委領導人和李鵬等人也束手無策。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