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六四人物專訪
六四已過30年,但在中國官方刻意掩蓋資訊下,世人仍難全盤認識六四。中央社透過人物系列專訪,希望能更深入探討六四的真實樣貌。
六四人物專訪

香港文匯報的痛心疾首 劉銳紹用良知見證六四[影]

最新更新:2019/05/25 15:55
劉銳紹在1989年擔任香港文匯報駐北京辦事處主任,他無法忘記六四事件,特別是相關史實的發掘及歷史的平反,除了持續寫書論述六四,他更自己寫歌填詞,用說唱表達心聲。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8年5月25日
劉銳紹在1989年擔任香港文匯報駐北京辦事處主任,他無法忘記六四事件,特別是相關史實的發掘及歷史的平反,除了持續寫書論述六四,他更自己寫歌填詞,用說唱表達心聲。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8年5月25日

(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台北25日電)「啪啪啪」的槍聲,「我看到好多人倒下,耳朵有一點熱」。1989年6月4日上午,35歲的香港文匯報駐北京辦事處主任劉銳紹,被共軍的子彈劃過了耳際,領教了天安門廣場上的血腥。

這一陣陣讓他耳際發熱的黑槍,來自廣場的東北角。不遠處,是如今叫做「中國國家博物館」的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當時,劉銳紹正站在不遠處的長安街一棵路樹旁,見證著這一切。

直到劉銳紹回過神來才赫然發現,樹幹和身後的牆壁,早已彈痕累累。

這塊角落,不論天安門廣場還是博物館,如今遊人如織。博物館裡,不久前更辦過中共官方敲鑼打鼓、引以為傲的「改革開放40週年展」。

然而,30年前的「六四」,這塊角落不但讓眾多滿懷熱情的中國大學生們在疑惑與絕望中倒下,也讓劉銳紹徹底改變對中共政權看法,至今不改批判本色。

「他們死得太慘了,連裹屍布(屍袋)都不夠」,直到接受訪問的當下,劉銳紹的心情仍然難平。

劉銳紹回憶,從1989年6月4日起,他在整個北京一共跑了阜新、協和、北京等7、8家醫院的太平間。每家醫院,光是他視線所及,就倒臥著20、30具遺體,且其中不少遺體都還來不及處理。

因此,光是在劉銳紹視線裡中槍倒下的,加上他在醫院裡看到的「六四」罹難者,就有200人左右,而不是當時中國國務院發言人袁木所說的「廣場上沒死一個人」。

「六四」發生前,劉銳紹已經在文匯報任職16年,其中包括派駐倫敦4年,並轉調北京駐點3年。那段時間,劉銳紹基於文匯報的親共立場之便,以及自己的努力,已經跑到不少獨家新聞。他回憶,早在5月下旬,中共當局就已經動了派兵鎮壓學生的念頭。

劉銳紹說,根據他的消息,1989年的5月下旬,中共開始密調軍隊向北京進發。然而,當時上級卻告訴士兵們,「北京城裡有嘉年華會」,因此這些士兵是徒手登車,只是武器被分開放在另一車。

但這批部隊,很快就被民眾擋下來了,士兵們聽到的是,北京城裡並沒有動亂。

第2批部隊,緊接著被調往北京。這批部隊的上級們告訴士兵的理由是「北京城裡有瘟疫」,要去維持秩序。結果,這批部隊還是被北京民眾擋下來了。因為他們發現,北京城裡根本沒有瘟疫。

劉銳紹表示,鑑於前兩批部隊進發北京受阻,6月初,第3批部隊接到了高層的死命令,這時的理由是「北京城裡有動亂」,如果有任何阻擋「格殺勿論」。於是,這批部隊「殺人殺得非常狠」。

「他們是像行刑、犯法般地殺人」。親眼目睹的劉銳紹形容,從1989年6月3日晚上到4日天明,這批部隊面對學生和民眾,除了正面開槍,也從背後開槍。學生們明明已經離開天安門廣場,卻還是在退散時挨了背後的冷槍。

劉銳紹回憶,更可惡的是,有些學生和民眾,明明已經在混亂中倒在了地上,分不清是奔跑摔倒的還是已經中槍摔倒的,部隊卻仍然朝他們開槍。

「六四」的發生,除了震驚中外,也讓劉銳紹意識到,這血腥味還沒散去的北京城,已經沒法再待下去。因為早在「六四」發生前,劉銳紹就因為敢跑敢寫、不服指令,已經被中共盯上了。

「文匯報起到的作用,是敵人起不到的作用」。劉銳紹說,這是「六四」事件後,中共對他及文匯報的一大註腳。

在5月20日戒嚴之後,文匯報隔天以「開天窗」形式發表社論,只刊登「痛心疾首」四個大字。報社社長李子誦更公開在大會及電視上發言譴責鎮壓。

「六四」後,中共秋後算賬,社長李子誦、副總編輯程翔、駐北京特派員劉銳紹先後離開文匯報;總編輯金堯如後來更移居美國,並退出中共。

當時,劉銳紹在北京的採訪及撰稿,被中共認定為「顛覆政府的串聯」,連帶讓這份立場親共的報紙,在89年民主運動期間及「六四」事件後,被中共視為「完全違反方針」。最後,驚險逃離北京的劉銳紹不但被文匯報開除,他的「返鄉證」更被註銷長達11年。

「六四」發生後,時任北京市長陳希同向中國全國人大上交整起事件的「平亂報告」。除了將「六四」定性為「動亂」,更將劉銳紹列入煽動事件的「動亂菁英」成員,也是唯一被列名的香港人。理由無他,就是敢跑、敢寫中共不願被報導的消息。

30年,一個世代的時間,劉銳紹先是和離開文匯報的志同道合者創辦過「當代」雜誌。其後,他成為知名的時事評論人,至今仍然活躍在香港的媒體上,且有固定的帶狀節目。於是,劉銳紹有了「夫子」的雅號。

然而,劉銳紹沒法忘懷的仍然是「六四」,特別是相關史實的發掘,以及歷史的平反。除了持續寫書論述「六四」,他更自己寫歌填詞,用說唱表達心聲。

劉銳紹認為,30年過去,中共領導人換了3代,和「六四」的鎮壓已經沒有關係。因此,中共理論上是有條件打開「六四」這個結的,至少可先放鬆對罹難者家屬的監控,再作些補償,進而徐圖平反。

然而,當看到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修憲取消中國國家主席任期後,劉銳紹感嘆地說,「六四」後的30年,應該改革的中國政治不但沒有進步,反而倒退,如今更用科技管控人民,難怪外界對平反「六四」不抱希望。

「一個民族的壽命,一定比一個政權的壽命長」。對平反「六四」仍抱希望的劉銳紹語重心長地說,要避免悲劇在中國重演,打開「六四」這個結,很重要。(編輯:朱建陵/張淑伶)1080525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