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陳副總統專訪
台灣武漢肺炎防疫受多國肯定,流行病學專家、副總統陳建仁24日接受專訪表示,台灣目前病例大多可以溯源,不需實施封城,無名英雄是5萬人到6萬人的居家隔離檢疫者;台灣從SARS慘痛經驗學習,「我們知道怎麼走過來,我們也願意幫助大家」。
陳副總統專訪

武漢肺炎大流行 陳建仁感嘆:不知WHO現在能做什麼

最新更新:2020/03/24 21:23
副總統陳建仁(圖)24日接受中央社專訪,再度指責世界衛生組織這次防疫決策「too late(太遲)」,現在也不曉得WHO能為世界各國做什麼。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9年3月24日
副總統陳建仁(圖)24日接受中央社專訪,再度指責世界衛生組織這次防疫決策「too late(太遲)」,現在也不曉得WHO能為世界各國做什麼。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9年3月24日

(中央社記者溫貴香、葉素萍、顧荃台北24日電)副總統陳建仁今天接受中央社專訪,再度指責世界衛生組織這次防疫決策「too late(太遲)」,防疫要劍及履及、超前部署,「現在也不曉得WHO能為世界各國做什麼,因為火燒起來了,這是蠻悲哀的事情。」

專長為流行病學的副總統陳建仁,在這次台灣防治武漢肺炎的工作上,不僅扮演幕後總顧問的角色,更與歐盟、美國等各國的衛生決策人員、流行病專家進行防疫交流,為總統蔡英文提供專業意見。

台灣這次防疫獲得國際一致讚賞,反觀世界衛生組織(WHO)則成為眾矢之的。被暱稱為「大仁哥」的陳建仁一改暖男形象,不僅曾批評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也公開點名中國隱匿疫情。

陳建仁今天接受中央社專訪表示,中華民國當年也是鼓吹成立世衛的國家之一,歷任秘書長基本上都做得相當不錯,特別是SARS期間的女性秘書長布倫特蘭夫人(Gro Harlen Brundtland,曾任挪威總理),儘管當時遇到有些國家阻撓,仍毅然決然派遣WHO專業組織團到台灣,與台灣合作。

「SARS期間,WHO扮演很重要的協調角色,很快發布訊息讓全世界都知道,我們不能抹煞WHO以往的貢獻」,他舉例,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PHEIC)是SARS以後才開始,到目前為止,發布過6次。

他說,以2009年流行性感冒H1N1來看,第一個病例發生以後1個月就發布PHEIC,當時只有3個國家出現病例;但武漢肺炎是2019年底發生後直到1月30日才發布PHEIC,當時全世界已經有8000多人感染。

「3個被感染的同學都不隔離,傳到第10次,將導致近6萬人感染。」陳建仁曾在臉書貼文,用簡單的數學解釋傳染病動力學,如果沒隔離,將導致恐怖的結果。他強調,防疫是需要劍及履及、超前部署、提高警覺,絕對不能拖。

看到WHO這次防疫牛步化,陳建仁忍不住多次開砲,也引起各界對疫情更加重視。他說,「對WHO也是愛之深責之切,對於這樣重要的傳染病,怎麼不早一點發布,讓全世界的人提高警覺」、「有點恨鐵不成鋼」。

「我做防疫性子比較急,我是急驚風,碰到慢郎中的反應,個人會覺得實在有點慢」。

他感嘆,「不曉得WHO現在能為世界各國做什麼,因為火燒起來了,too late(已經太遲)」,他認為,那是蠻悲哀的事情,如果可以讓大家早一點提高警覺就沒事了,「為什麼到那麼晚了才說是大流行?」

儘管世衛被外界指責無法防止疫情在全球擴散,但陳建仁仍強調台灣必須爭取參與WHO。他指出,WHO的工作不是只有傳染病,還包括環境衛生、慢性病如癌症、心臟血管疾病、空氣汙染引起的肺病、醫療照顧體系、健康保險等等,WHO以前做了很多事,包括禁菸活動、女性健康的促進、普及基層醫師的照顧等等,都做得很棒,台灣雖然不在WHO,還是從WHO學到很多。

副總統陳建仁(圖)24日接受中央社專訪,再度指責世界衛生組織這次防疫決策「too late(太遲)」,現在也不曉得WHO能為世界各國做什麼。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9年3月24日
副總統陳建仁(圖)24日接受中央社專訪,再度指責世界衛生組織這次防疫決策「too late(太遲)」,現在也不曉得WHO能為世界各國做什麼。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9年3月24日

陳建仁說,台灣早期公共衛生人才都是WHO訓練出來的,WHO在人才訓練上,有很大的貢獻,台灣當時也為東南亞訓練很多公共衛生的人,「為什麼不讓專業回歸專業,讓台灣的專業對全世界特別是週邊國家做出貢獻?」

他強調,不會因WHO這次武漢肺炎防疫做得不好,就完全抹煞WHO的貢獻,反而因為這一次武漢肺炎的經驗,讓全世界對WHO有更多的期待、盼望,讓WHO再造是很重要的。

陳建仁表示,當全世界跨國組織愈來愈大,應強化WHO的專業性、多國的參與,更重要的是減少政治干預,才能做得更好。

除了WHO外,陳建仁回憶,過去參加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衛生部長會議,與理念相同國家推動相關倡議,這也是一個國際衛生合作的管道。他表示,台灣必須與各國做好防疫工作,台灣與美國建立的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GCTF)也是一個很好的平台,透過GCTF可以做全球衛生、登革熱、茲卡病毒、病媒蚊等管控,台灣有能力且願意協助週邊友好的國家做好防疫工作。(編輯:楊凱翔)1090324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