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書摘/鑽石公主號最後返台旅客 麥氏父子與世隔絕的66天

最新更新:2020/09/25 09:46
麥文達、麥家碩父子生平第一次相伴搭鑽石公主號遊輪,就意外深陷海上疫區,歷經船艙隔離、在日本住院治療、加上返台後自主管理兩個星期,恍如與世隔絕66天。圖為父子倆在日本終於要搭機回台灣。(麥家碩提供)
麥文達、麥家碩父子生平第一次相伴搭鑽石公主號遊輪,就意外深陷海上疫區,歷經船艙隔離、在日本住院治療、加上返台後自主管理兩個星期,恍如與世隔絕66天。圖為父子倆在日本終於要搭機回台灣。(麥家碩提供)

(中央社網站25日電)為解喪親之痛,麥家父子有生以來第一次相伴搭鑽石公主號(Diamond Princess)遊輪,意外深陷海上疫區,被關在船艙隔離的日子,像住在棺材裡,狹小幽閉的空間,令人窒息,無盡的孤寂,冷透了心,只能靠著同船台灣人傳送的海上曙光美景,為陰暗的船艙注入一絲溫暖。

豪華郵輪原是旅人的遊樂天堂,但在武漢肺炎(COVID-19)肆虐期間,五星級的鑽石公主號卻成了人人聞之色變的瘟疫方舟,日本政府強制鑽石公主號在海上隔離14天,台灣人麥文達、麥家碩父子因先後確診提早下船,被送往當地醫院隔離治療,加上返台後自主管理兩個星期,恍如與世隔絕66天。

中央社新書《百年大疫:COVID-19疫情全紀錄》,重現鑽石公主號當時惡劣的醫療環境,並獨家收錄了麥家父子從染病的恐懼、隔離的無助到轉危為安的心情轉折,鼓勵正在治療或隔離的患者,勇敢挺過難關。以下為書中內容節錄:

鑽石公主號旅程意外延長 麥氏父子歷劫歸來

麥家碩和父親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說,他和父親共住的艙房約8坪,扣掉浴室僅剩大約5坪,擺了兩張單人床,一張椅子,如果一人坐在床邊的椅子上,另一人就得坐臥在床上。房間是由王女士代訂,他們登船後想升級為有對外窗戶的房型,但被告知已經客滿,無法如願。

「關在船上真苦,沒有窗戶、什麼都沒有。」麥文達感嘆說。隔離沒幾天,他便出現咳嗽症狀,並且開始流鼻血,無法好好休息。想起幾個星期前才過世的妻子,加上聽說武漢肺炎對老年人影響較大,他承認確實「有點擔心」,即便已下船一個多月,至今回想起在船艙內隔離的那些天,仍心有餘悸。

麥家碩說:「船上隔離的第3天最痛苦,那天凌晨4點,我突然醒來,坐在床邊突然覺得空氣越來越稀薄,房間好像不斷壓縮、變小。講難聽點,就像被關在棺材裡。」他原本以為14天會很快過去,沒想到在不見天日的船艙中才待幾天,已經悶到快要發瘋。

看著熟睡的父親,麥家碩開始跟自己對話,「爸爸還需要我照顧,我不能就這樣倒下。」他想起開始隔離之後,父親曾告訴他:「遇到了,就好好面對。」

他也想起影星湯姆漢克(Tom Hanks)主演的電影「浩劫重生」(Cast Away),男主角海上墜機之後受困荒島,把一顆排球畫上人臉,靠著跟球講話來排解孤寂,他心想是否也該找顆球來作伴。

在鑽石公主號隔離,麥文達與兒子麥家碩擠在狹小擁擠的船艙內,活動筋骨的空間十分有限。(麥家碩提供)
在鑽石公主號隔離,麥文達與兒子麥家碩擠在狹小擁擠的船艙內,活動筋骨的空間十分有限。(麥家碩提供)

患難見真情 台灣人暖心伸援

關在沒有外窗、沒有新鮮空氣的船艙裡,想看看天空都成了奢求。幸好船上2月4日開始提供Wi-Fi無線上網,讓隔離的乘客們至少可以彼此聯絡,也跟外界聯繫。

麥家碩說,船上一對住在有陽台房型的60多歲台籍夫妻知道父子倆的困境後,開始每天傳太陽和海景的照片給他們解悶,手機螢幕上的海上日出,給陰暗的船艙注入一絲溫暖,「不管晴天還是雨天,看著那些照片,真的會帶來一些安慰。」除此之外,房內電視有個頻道,播放安裝在艦橋上的鏡頭所拍攝的即時畫面,讓父子有機會「看看外頭」,後來還可以一天到甲板上「放風」半小時。

有一天,船上的台籍服務生遞了5、6包東南亞泡麵,父子倆一人端著一碗熱呼呼的泡麵,內心感動不已。

在船上隔離將近一週,麥爸持續流鼻血,咳嗽症狀也漸趨嚴重,甚至咳出血絲,麥家碩多次向船上客服求助,只得到「沒發燒,就不處理」的制式回應。眼看父親症狀惡化,麥家碩上網到處貼文求助,希望日本政府盡速派人替父親檢測,儘早送醫,但一篇篇貼文全都石沉大海。

就在絕望之際,麥家碩看到一名日本人寫信向首相安倍晉三求助,他想,「或許這是個辦法」,便在2月 10日寫信向總統蔡英文求助,手寫信函經過媒體報導的隔天,「早上打開手機,竟然有 300、400個未讀訊息」。那些全是親友傳來的關心與詢問,很多人驚訝問道:「怎麼這麼嚴重?!」

兩天後,日本政府派出防疫人員上船替麥文達採檢,13日確診感染,14日救護車就把麥文達送到栃木縣那須市的一家醫院治療。父子當時心情複雜,雖然擔心染病之後的問題,但也欣慰終於脫離了船上惡劣的環境。

在船上隔離將近一週,麥文達的咳嗽症狀漸趨嚴重,甚至咳出血絲。麥家碩在絕望之際寫信向總統蔡英文求助,兩天後,日本政府派防疫人員上船替麥文達採檢,確診後將麥文達送往醫院治療。(麥家碩提供)
在船上隔離將近一週,麥文達的咳嗽症狀漸趨嚴重,甚至咳出血絲。麥家碩在絕望之際寫信向總統蔡英文求助,兩天後,日本政府派防疫人員上船替麥文達採檢,確診後將麥文達送往醫院治療。(麥家碩提供)

染疫才能下船 父子相繼確診心情複雜

「早餐吃到一半,突然被通知確診,可以下船了。」麥文達說,那是他在船上隔離的第10天。他急忙回房抓了兩套衣服就上岸,歷經3個多小時車程,抵達位處那須偏鄉的醫院。一進到病房,換洗衣物和用品一應俱全,想和兒子報平安,才驚覺手機忘在船上,所幸護理人員發現後,立即幫他打電話聯繫船上的麥家碩以及在台灣的親人。

住在隔離病房的日子,陪伴他的只有一天兩通報平安的電話、一副撲克牌和一扇窗戶,雖然照了三次X光顯示肺部都正常,也沒有發燒,無奈病毒檢驗總是時陰時陽,住院21天,總算連續兩次檢測呈陰性反應,才在3月5日解除隔離。

麥爸確診後的第4天,麥家碩也確診感染武漢肺炎。他說:「那時候超開心,心想終於可以下船,不用再關在船艙裡了。」他被送到位在東京的一家軍醫院,住院期間沒事就抄心經、上網,每天有一小時的「堂姊時間」,由5名遠在巴西的堂姊輪流發問,跟他聊天,也有不少朋友天天傳訊息為他打氣,大大減輕隔離的苦悶。

同病房另有分別來自澳洲、英國、日本的3名病友,每天早上6時起床,晚上8時30分熄燈,9時睡覺。他說,醫院給他的「治療」是「讓你吃飽飽、睡飽飽」提升免疫力,即便完全沒有用藥,9天後也就痊癒出院。

回憶踏出醫院大門那一刻,麥家碩笑說,「覺得天空特別藍,空氣也透心涼爽」。接著要去那須等父親出院,在高鐵車站的長椅上,他連嗑兩個鰻魚便當,當作重獲自由的第一餐。他呼吸著自由的空氣,連便當都變得特別好吃。(編輯:趙敏雅)1090925

(印刻提供)
(印刻提供)

書名:百年大疫
作者:中央通訊社
出版社:印刻
出版日期:2020年9月1日

網路通路連結:

博客來
誠品
金石堂
讀冊
三民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