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反制極左五毛叫囂 方方再發文打筆仗

最新更新:2020/05/01 21:47
武漢作家方方於大疫期間撰寫封城日記60篇而聲名大噪,這些內容轉譯英德文版計劃海外發行之際,極左五毛發動圍剿。(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武漢作家方方於大疫期間撰寫封城日記60篇而聲名大噪,這些內容轉譯英德文版計劃海外發行之際,極左五毛發動圍剿。(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中央社台北1日電)武漢作家方方於大疫期間撰寫封城日記60篇而聲名大噪,這些內容轉譯英德文版計劃海外發行之際,極左五毛發動圍剿,停筆封城日記的方方又再度發文與他們展開攻防,包括反擊前立委邱毅。

繼湖北大學教授梁艷萍被校方調查後,海南大學昨天也宣布調查已退休的詩人王小妮,這波因為反制方方而興起的網路文字獄,被五毛網軍點名的還有湖北大學文學院院長劉川鄂、華中師範大學文學院副院長譚邦和等人。

方方近日透過微博發文指出:「那些攻擊我的人以團夥方式,在網上『人肉』支援過我的一些朋友,對他們發起圍剿。所以,我想,還是由我自己來面對吧。」

她說,引發這一系列的事件的唯一原因,所有針對自己的或針對他人的攻擊,都因這本日記而起,清理那些質疑內容,以盡可能的耐心再次說明,也為人生作一份備忘錄。

首先有關於日記的出版被質疑是美國出版社約稿,包括方方聲稱,前立委邱毅披露向方方約稿的美國出版社與美國中情局關係密切,誣陷她是漢奸,方方指出,這是「收穫」雜誌而不是所謂美國出版社的約稿,最初不是日記,而是為封城所做的紀錄,所以,它沒有必要像日記一樣「放在抽屜裡」。

她也回應邱毅的指控說,台灣的邱毅自詡文人可以隨心所欲,而她早已說明日記是收穫雜誌的約稿,他卻胡說方方「語焉不詳」,然後編造是美國某家與中情局關係密切的出版社約稿,誣陷方方是漢奸,「如此睜眼說瞎話栽贓構陷,足見此人之人品」。

至於最多人質疑她連載紀實內容都是聽說的,方方則說,很多記者的採訪跟她一樣,他們採訪醫生搶救過程,不可能人在現場,只能聽醫生陳述,就像很多記者藉由網路採訪她,即使沒見到方方本人,不能說這樣一類的採訪是假的,或者這就是謠言,「我想,這應該是個常識問題」。

她反將極左五毛一軍說:「在他們看來,每一個人,都必須實地調查,才可能會有真實。那麼,如果我反問一句:你們並沒有到我家查看,又是怎麼知道我足不出戶?或者怎麼知道我道聽塗說?很顯然,你們是從網上得到有關我的資訊。」

方方指出:「既然你們可以從網上得到我的資訊,我同樣也能從網上得到他人的資訊,是不是?這個道理真的很簡單。」所以重點在於,某些人說全是謠言,但這麼多天來,根本沒有人具體指出過哪一點內容失實;所有紀錄只有很少的小誤差,而在即將出版的書中,已經做了訂正。

而方方在連載日記裡提及的「醫生朋友」,她說,日記編輯成冊在前言向4位醫師致謝,他們都是微信圈裡的友人,有了他們對疫情深入的介紹和專業知識的講解,自己的封城紀錄更加豐富。

方方指出,這4人來自武漢的3家大醫院,都在一線工作,不僅是專家,有的還是負責人,不便透露個資,也很擔心會給他們的工作造成困擾,所以全部以「醫生朋友」替代,幸虧當初有所警惕,不然,他們全都會被連累,「現今想來,真是有萬幸之感」。

又因中新社副總編、武大校友夏春平來採訪時,給她20個N95口罩,見獵心喜的極左五毛狠批她特權並到處洗板,連累夏春平也被舉報肉搜,方方說,「真正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她表示,夏春平好意相贈的口罩她一半分給了同事,其他朋友也有口罩相贈,隨即轉手給了工作單位裡的司機,因他們常在外頭跑更需要防護。「這樣的特權是不是有點可笑?何況我還分給了他人」。

方方說:「我也是受困居民,20個口罩算是校友對我的援助如何?援助給我的口罩,我也援助給了更需要的人。災難期間,大家同舟共濟,這種相互援助,跟『特權』毫無關係。」

回顧逾半個世紀前的文化大革命,她感嘆:「50多年過去了,我們以為歷史已經走遠,不料我們仍在歷史之中。學生舉報老師、大字報、掛牌子、扣帽子……全都回來了。」

方方說:「左派中一些人墮落為極左,再墮落為網路流氓,現在又成為一場新運動的急先鋒。那個最早因私利而把整個左派拖到溝裡去的人是不是如願了?」

此外,她也曾在3月25日武漢封城日記的完結篇痛批極左五毛:「極左就是中國禍國殃民式的存在!他們是改革開放最大的阻力!如果聽由這股極左勢力橫行,放縱這種病毒感染全社會,改革必定失敗,中國沒有未來。」

方方撰寫的武漢封城日記海外版,將以德文與英文發行,其中德文版的封面因黑色口罩圖樣搭配副標題「來自新冠危機始發城市的禁忌日記」,遭遇極左五毛排山倒海的抨擊而改版。

英文版譯者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白睿文(Michael Berry)的微博也被極左五毛蹂躪,留言咒罵他「你翻譯的越多,美國人死的就越多,你加油」、「這白皮豬是一個洋垃圾,驅逐出境,讓他回自己國家集體免疫去吧」,即使白睿文也曾翻譯中國作家葉兆言的小說「一九三七年的愛情」、余華的「活著」和王安憶的「長恨歌」等小說。

另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中國媒體評論人陳季冰分析,他觀察許多方方的批評者抱持「家醜不外揚」的心態,他們大概認為,批評中國可以,但得是自己人批評,外人不應該、也沒有資格對中國的事情指手畫腳。

BBC的報導另指出,也有網友在微博貼文指出,「如果連方方日記都容納不下,那就只剩一種讚揚的聲音,遲早有一天,你讚揚得不給力也會成為一種罪狀」。(編輯:曹宇帆/張淑伶)1090501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