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中國灰色衝突虛實攻擊 台灣國安新挑戰

最新更新:2020/05/16 13:46
總統蔡英文(右)第一任時,中國解放軍仍處於轉型階段,但經過4年,解放軍有很大變化。專家認為,蔡總統第二任任期要面對的是比4年前更有經驗、更成熟的解放軍。左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央社檔案照片)
總統蔡英文(右)第一任時,中國解放軍仍處於轉型階段,但經過4年,解放軍有很大變化。專家認為,蔡總統第二任任期要面對的是比4年前更有經驗、更成熟的解放軍。左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台北16日電)總統蔡英文任期即將進入下一個4年,軍事上雖已對美採購F-16V、M1A2T戰車等主戰裝備,但戰略學者分析,進入後疫情時代,來自中國虛實結合的攻擊,面對威脅的將不再只是國防,如何統合各部會分進合擊化解中國威脅,考驗蔡政府的下一個4年。

各部會應分進合擊應對來自中國的虛實攻擊

長期研究解放軍的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助理教授林穎佑表示,蔡總統第一任的任期,當時中國解放軍仍是「手術中的解放軍(2015年軍事改革)」、處於轉型階段,但經過4年,解放軍有很大變化,包括遠海長訓、機艦行動越來越密集,「因此蔡總統要面對的是,比4年前更有經驗、更成熟的解放軍」。

林穎佑說,解放軍在2017年進行軍事院校改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當年底十九大的講話中提到,要在2035年基本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

「為什麼是2035年?」林穎佑說,一名新進學官在2018年進軍校就讀,一路順遂的話,2035年後,應該會成為中校以上解放軍重要軍官。

而這批經改革後、軍校培訓出來的新軍官,才能補足解放軍在人才上的劣勢。當完成時,也就是軍改真正完成日。但是,與美俄軍隊比較,解放軍缺乏實戰驗證,真正的實力充滿問號,但這並不妨礙解放軍對周邊國家構成威脅。

林穎佑認為,這也是近年來美國在戰略布局當中,特別強調區域國家間的合作,希望整合盟邦的資源,分享資訊情資,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綜效。

林穎佑也指出,解放軍近期開始以實兵結合網軍,透過虛實結合的方式,對台灣進行攻擊。過去台灣只要專注於傳統軍事作為的應對,但中共未來將會深化灰色地帶的戰略,因此面對中國威脅的不再只有國防部,還有其他各部會,如何統合各部會,利用分進合擊化解中國的威脅,將考驗蔡政府的下一個4年。

國安新挑戰 非正規軍事手段「灰色衝突」

國防部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非傳統安全所副研究員李俊毅表示,灰色地帶衝突(grey zone conflicts)是國家安全的新挑戰,所謂灰色地帶衝突指的是「未達戰爭門檻且非傳統或非常規的武力使用」,攻擊方讓被攻擊者難以決定以軍事或警察力量回應,藉此延長決策時間,但無論是決策的延遲、做出誤判,都可能是敵方目的。

李俊毅認為,若兩岸情勢緊張,中國以大量漁船接近、甚至闖入台灣海域,中間又夾雜海警、海軍船艦,台灣可能面臨兩難。包括,若以海巡(警察單位)出面執法雖有正當性,但對方若是有組織的挑釁,恐無法對抗;若出動海軍,則有可能被中國指為挑釁、升高對立,給中國製造衝突機會。

國防院國防資源與產業研究所長蘇紫雲也表示,應參考各國實務作法及智庫研究,綜整核心原則,如劃出底線作為嚇阻依據;嚇阻必須清楚且執行;面對灰色衝突必須展現反制決心才能建立嚇阻的可信度,以及承受合理的風險,若一味的想避免衝突,只會鼓勵對手採取更多脅迫行動。

圖為總統蔡英文(中)3月24日前往台南陸軍第203旅視察疫情整備狀況。 中央社記者王飛華攝 109年3月24日
圖為總統蔡英文(中)3月24日前往台南陸軍第203旅視察疫情整備狀況。 中央社記者王飛華攝 109年3月24日

強化海巡海軍協同作戰能力 發揮第二海軍功能

海巡署首艘穿浪雙船體600噸級巡防艦「安平艦」4月27日下水,由於安平艦是參考海軍「沱江艦」設計基礎,針對海巡勤務適度改良優化為海巡模組,並增設高壓水砲、增強船體結構強度及穩定性;預留飛彈系統管線,具備「平戰轉換」功能,擁有維護台海安全及區域和平的堅強實力,也被外界認為將發揮「第二海軍」功能。

國防部高層表示,讓海巡成為第二海軍共有「人、裝、訓」3個重點,尤以「人」最為重要。因海巡署平時為執法單位,並不具有海上作戰專業及作戰思維,因此若要讓海巡成為第二海軍,應針對海軍初階軍官及海巡人員互換單位訓練,而不僅僅像過去「海軍的人到海巡船上射飛彈」,這並非所樂見的狀況。

另外,武器裝備在維護、籌補及存放等後勤保養都必須整體思考,就如同後備概念,必須給予後備人員可用的武器裝備,而不是給予存放多年、可能已經損壞的裝備。

林穎佑認為,與其討論讓海巡成為第二海軍,更應強化海巡、海軍雙方的協同作戰能力,讓海巡「幫助」海軍執行任務,並執行海軍平時的低強度任務。

台灣在後武漢肺炎疫情時代的利基與挑戰

李俊毅表示,中國若以疫病、生化戰發動對台攻勢,做法有四:軍事上,以低強度武裝衝突,測試台美準備程度並伺機升高情勢;政治上,使美國無暇他顧並持續孤立台灣;社會上,透過兩岸交流散播病毒,並加深統獨對立;資訊上,以網路攻擊癱瘓台灣關鍵資訊基礎設施,並以假訊息製造社會動亂。

李俊毅指出,敵對勢力施以何種病毒,非防守方能預料,防禦的關鍵是避免社會不安升高為政治危機,也就是即使中國發動網路戰,效果也不至於導致社會民心潰散。

因此,強化關鍵資訊基礎設施的防護有其必要,但相關單位更宜預做基礎設施受破壞的因應方式,思考在網路電信被破壞的情況下,政府如何和社會溝通。

李俊毅表示,其次,社會的穩定也取決於社會的韌性(resilience),就是民眾自危機復原或調適的能力。迄今台灣民眾對政府處理武漢肺炎的表現具相當信心,相關單位可趁機加強對民眾教育與準備程度,如針對各式可能危機如颱風、地震、傳染病、網路攻擊與社會動亂等,製作應變計畫與手冊並發送至村里甚至家戶,期使民眾臨危不亂。

蘇紫雲指出,中國軍力的快速增強崛起,對北京也形成戰略反作用力,以美國為主的民主國家將形成新的戰略制衡,這給台灣塑造「安全型外交」的環境,包括歐盟國家、紐澳都可能與台灣進行更實質的安全合作,包括資訊、生物安全等面向;此外,由於美國對中國的和平演變不再抱以希望,因此台美關係可說迎來關鍵的戰略機遇期,以制衡中共的對外擴張。(編輯:郭無患)1090516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