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諾貝爾文學獎揭曉日 愛爾蘭作家接到惡作劇電話

最新更新:2019/10/13 11:02
諾貝爾文學獎10日揭曉,愛爾蘭作家班維爾當天接到一通報喜電話,事後證實是惡作劇。(圖取自facebook.com/JohnBanvilleAuthor)
諾貝爾文學獎10日揭曉,愛爾蘭作家班維爾當天接到一通報喜電話,事後證實是惡作劇。(圖取自facebook.com/JohnBanvilleAuthor)

(中央社記者戴雅真倫敦13日專電)這大概是史上最令人憤怒的惡作劇電話。諾貝爾文學獎10日揭曉,愛爾蘭作家班維爾(John Banville)當天接到一通報喜電話,事後證實是惡作劇,主辦單位瑞典學院正進行調查。

由於瑞典學院去年捲入性騷擾醜聞,今年一併宣布2018年與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由波蘭作家奧爾嘉.朵卡萩(Olga Tokarczuk)獲得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2019年文學獎則由奧地利小說家彼得.漢德克(Peter Handke)拿下。

諾貝爾獎向來以電話通知得獎人。「愛爾蘭時報」報導,在瑞典學院當天公布文學獎得主大約30分鐘前,班維爾接到一通電話,聲稱來自瑞典學院,告知他是兩名獲獎人之一。

在真正得主公布後,班維爾又收到一封語音信,解釋說評審在最後一刻對得主有了不同意見。

在這封語音信中,一名自稱是瑞典學院院長馬姆(Mats Malm)的男子說,由於內部原因,他最終撤回給班維爾的獎項,改頒給其他人。

一般人若是接到來自瑞典學院的電話,大概多半會認為是惡作劇電話,但班維爾確實是多年來的諾貝爾文學獎大熱門。

班維爾被認為是當代最好的愛爾蘭小說家之一,曾在2005年獲得英文小說界大獎曼布克獎(Man Booker Prize)。這次公布的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奧爾嘉.朵卡萩也曾在去年獲得曼布克國際獎。

班維爾表示,他一開始確實相信語音信中的訊息,因為當他回撥電話,連接到的是瑞典學院辦公室,雖然一直沒有接通。他受訪表示:「我相信了。這通電話從斯德哥爾摩打來的,我為什麼不信呢?」

在惡作劇被揭穿前,班維爾一直認為自己將要繼葉慈(WB Yeats)、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和福克納(William Faulkner)之後,成為又一名有愛爾蘭血統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但這場美夢在大約45分鐘後幻滅。

班維爾表示,他認為這通惡作劇電話的目的是要抹黑瑞典學院。他說:「我當然很失望。當你接到電話說你得了諾貝爾獎,你根本無法清楚思考。」

班維爾表示:「我認為學院應該要仔細調查,因為我不認為這通電話的對象是我,而是要損害學院,或其中一、兩位成員的名聲,我只是附帶損害。」

瑞典學院方面否認曾經致電班維爾,或是頒獎過程中出了任何差錯。

馬姆表示:「瑞典學院沒有人打了這通電話。這聽起來像是一個很糟糕的玩笑。這過去曾經發生,我這次和奧爾嘉.朵卡萩的出版商通電話時,也必須先證明我是誰,才能和她本人說話。」

當班維爾接到語音信時,真正的馬姆當時應該正在召開揭曉得主的記者會。

另一項疑點就是,為何班維爾的手機會顯示電話來自瑞典學院,是否惡作劇的人確實在學院的辦公室打電話?馬姆表示將會深入調查。(編輯:王永志)1081013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