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記者在現場》香港反送中採訪日誌

最新更新:2019/09/12 18:54
日常的香港街頭一切如常,只有牆上的噴漆提醒著現在仍在抗爭中。
日常的香港街頭一切如常,只有牆上的噴漆提醒著現在仍在抗爭中。

2019盛夏,香港。這個夏天發生的一切,都將刻印在歷史上。「反送中」活動一次又一次震驚了世界,除了長年駐點的資深特派記者,中央社陸續從台北派遣多位攝影記者、文字記者前往支援,他們記錄下來的畫面、觀察已經隨著即時新聞呈現。新聞之外,這座此刻聚集了全球最多記者的城市,是怎麼度過抗爭不斷的一天?人生地不熟(還不通粵語)的記者看到的是什麼樣的香港?

文、攝影:中央社記者吳家昇

0808-0814 第一次赴港採訪

8日
為了躲颱風,今天提早到香港,住警察總部附近飯店。安頓好後出門感受一下氣氛,沒發生衝突的區域恍若平行時空,街頭平靜祥和,五光十色且滿是觀光客,沒看新聞還真的不知道有發生什麼事。

9日
機場集會十分平和,近千群眾在大廳喊口號,發文宣給入境旅客。(圖輯

旅客見到來接機的愛人,在滿是示威者的機場大廳旁若無人地相擁親吻。
旅客見到來接機的愛人,在滿是示威者的機場大廳旁若無人地相擁親吻。

10日
下午的大埔遊行結束後群眾分散各處,本來以為會像「大三罷」之前的抗議,滿是短兵相接的畫面,結果民眾「快閃」大埔警署之後,就搭地鐵到大圍占路,警察趕到清場又馬上落跑。本想先拍警察再來處理示威者,催淚彈射沒幾發,轉頭一看示威者全跑光光。當天就是看著在地港媒的即時新聞與直播來搜尋示威者聚集地,坐地鐵坐到飽。

示威者在九龍灣地鐵站月台討論後續行動,引起列車上的民眾注目。
示威者在九龍灣地鐵站月台討論後續行動,引起列車上的民眾注目。

11日
遊行兵分兩路,在維園和平集會後,民眾自發性遊行從銅鑼灣走到灣仔警總周邊占路,裝備齊全的衝組到第一線示威等待警方清場,港警跟示威者距離超過40公尺,只能選一邊拍。(圖輯

這次學乖了跟著群眾走,還是難拍,催淚彈煙霧加上夜間低光源、跑動中的群眾及搶鏡的媒體讓相機鏡頭容易迷焦及難構圖。這場除了催淚彈外,也讓我首次看到示威者自製的汽油彈。港警還假扮示威者,混在人群裡抓人,頗有街頭巷戰的感覺。

遭臥底港警襲擊的示威者,滿臉鮮血且門牙都被打斷。
遭臥底港警襲擊的示威者,滿臉鮮血且門牙都被打斷。

12日
前晚另一場深水埗遊行發生布袋彈射瞎女子右眼的慘劇,激怒香港民眾號召百萬人占領機場。本來是這天晚上的班機回台北,看看情況預估會飛不回去,就沒在市區預辦登機,把行李寄放在機場。結果猜測成真,班機取消,還來得及從行李箱把安全帽、防毒面具拿出來。(圖輯

機場被占領是件大事,瞬間風聲鶴唳傳言四起,說什麼「要清場了」「速龍小隊要來了」,數千名示威者陸續走掉一半,社內很緊張地要我注意安全,本來猜測深夜會有清場行動,結果猜錯,一夜無事,一早示威者剩不到百人。(圖輯

取消的航班,回不去的台北。
取消的航班,回不去的台北。
下午就提早拉下鐵門的行李寄放處,得等到隔天早上才能取件。
下午就提早拉下鐵門的行李寄放處,得等到隔天早上才能取件。
守夜的我。
守夜的我。

13日
上午回飯店補眠,睡沒幾小時起來重訂航班,撥了好幾次電話,等了近半小時才打通,說是晚間的航班會有位子,可是看氛圍又不像當天能回得去,所以就訂了隔天下午3點的飛機。

打開網路直播看機場情況,有個「內地男子」被質疑是公安,示威者團團圍住不讓他走。深夜發現港警出現在機場,緊急趕去現場,到的時候港警已撤,觀望了一下發現群眾圍著一名疑似中國人,對他潑水、咒罵並毆打。拍攝幾張退出人群,看情勢不對不敢說中文,怕被質疑身分,用英文問了身旁學生,他們七嘴八舌地說那個是中國人而且力挺警察、或說他曾在其他示威場合動手打人,也有說他是「內地記者」。消息不確定不敢亂發,等到早上才確定他就是被毆的環球時報付姓記者。

遭毆打的付姓記者。
遭毆打的付姓記者。

14日
上午看了輿論及相關新聞,中午到機場看看狀況,只剩少數示威者,航班陸續恢復正常,下午順利出境。回到台灣,計程車上播著廣播新聞,滿滿的選舉口水聽得有點煩躁,但這是不是就是民主國家應該有的日常?

戴著防毒面具未實際感受催淚瓦斯效果,但外露的皮膚接觸粉塵有刺刺的灼燒感。這次攜帶3M 6800防毒面具+6006濾罐+502濾蓋+2091P100濾棉,有效;但就是無法戴眼鏡,得戴隱形眼鏡。看到有衝組使用蛙鏡+半罩式面具,也滿有效。

採訪的行頭。
採訪的行頭。

黃色反光背心在現場非常重要,它是證明身分的重要配件。因為不會說粵語,只能視現場氛圍來決定說中文或英文,不少示威者聽到我說中文,會先猶豫是否要跟我交談,但只要說出「我是台灣來的媒體」,對方馬上態度友善,還有女學生對我比愛心說「我愛台灣」。

在維園集會遇到女學生送上祝福小卡。
在維園集會遇到女學生送上祝福小卡。
在抗爭現場中席地而坐發稿的文字記者。
在抗爭現場中席地而坐發稿的文字記者。

0830-0902 第二次赴港採訪

30日
下午抵港,晚間到旺角及蘭桂芳拍了些歌舞昇平的畫面。看著尋歡酒客與逛街人潮,再回到抗爭現場,突然覺得十分不真實。

在蘭桂坊周邊開心狂歡的民眾。
在蘭桂坊周邊開心狂歡的民眾。

31日
前一天警方對反送中意見領袖的830濫捕,引發很多反彈,新聞報導預估今天會是最暴力的一天。下午從灣仔修頓球場遊行到中環,本來在中環要拿出空拍機來飛,無奈手機將我兩天前才下載的DJI app自動卸載,遊行現場無處尋網路重載app,只好先趕回飯店,才到飯店就發現示威者去襲擊政府總部,又趕緊衝過去。這場衝突警方首次出動藍色染料水炮車,示威者也丟出多支汽油彈並多次縱火。混亂中目擊記者同業被磚頭砸到,我也被汽油彈掃到颱風尾,幸虧沒點燃。(圖輯

影片來源:中央社
示威者剛好選在我下榻的飯店外縱火,飯店鐵門因此暫時拉下。
示威者剛好選在我下榻的飯店外縱火,飯店鐵門因此暫時拉下。

1日
示威者號召再占機場,被機場人員阻隔進不去管制區,警察聞風而至,示威者隨即撤退,但是周邊交通已被阻斷,往返機場僅剩步行一途,從機場走到東涌需1小時,往欣澳走再加3小時,很多香港市民主動到現場「義載」示威者,我也幸運遇上一台重機大姐載我一程;當日的苦行被稱作港版敦克爾克大撤退。(圖輯

反送中運動1日有網民發起香港機場交通壓力測試行動,因港鐵配合港府與警方策略,停開機場快線與東涌線,示威者只能徒步至少6小時返回本島;有香港市民自發性開著近5000私家車輛前往東浦接示威者離開。(圖取自facebook.com/studioincendo)
反送中運動1日有網民發起香港機場交通壓力測試行動,因港鐵配合港府與警方策略,停開機場快線與東涌線,示威者只能徒步至少6小時返回本島;有香港市民自發性開著近5000私家車輛前往東浦接示威者離開。(圖取自facebook.com/studioincendo)
坐在好心大姐重機後座拍下的長長車龍,這,是香港市民的心意。
坐在好心大姐重機後座拍下的長長車龍,這,是香港市民的心意。
Google map顯示的步行時間。
Google map顯示的步行時間。
走路走到身體不適的入境旅客。
走路走到身體不適的入境旅客。

2日
大三罷之罷課日,中午先在中環愛丁堡廣場拍中學生罷課(圖輯),下午趕赴中大拍大學生罷課(圖輯),活動前雖有中國留學生鬧場,但過程大致平和。晚間到機場因班機延遲,長榮地勤幫忙改班機反而升等商務艙提前回台。

鬧事的中國留學生,被趕下台時不慎跌倒。
鬧事的中國留學生,被趕下台時不慎跌倒。

再訪香港,心理壓力減輕許多,這次的目標是補足上次沒拍到的照片,但體力負擔強度比上次熬夜還大。在港數日天天下大雨,鞋襪沒乾過,全身濕又臭,占機場那天還苦行走路走超遠。

這次工作到一半發現P100濾片掉了,體驗到催淚瓦斯的威力,眼睛會發痠、睜不開且想乾嘔,還好不少示威者也用3M防毒面罩,在地上撿了個被棄置的濾罐,雖有裂痕但還堪用。

撿來的濾罐
撿來的濾罐

不慎沾到水炮車加了藍色染料的水柱,皮膚刺刺的,有噴肌樂的感覺,噴到眼鼻相信會更慘。回到飯店後才發現難以洗掉,顏色有慢慢變淡但還是殘留在皮膚上。

忘記帶gopro來,在旺角買了小米運動相機,畫面變形嚴重、低光源畫質不優但續航力好很多。不過只用了2天便從頭盔上掉下來,連同防水殼、支架一起消失在香港街頭。

回台後過沒幾天,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正式宣布撤回逃犯條例。我們都知道,這個夏天,還沒結束。(編輯:黃淑芳)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