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記者在現場/相機被偷、半夜等嘸車 疫情下的奧運攝影求生記

2021/8/16 18:04(9/15 10:32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各家媒體每天忙著趕場,靠著半至1小時一班的接駁車穿梭各場館。車內人擠人,難以保持社交距離。
各家媒體每天忙著趕場,靠著半至1小時一班的接駁車穿梭各場館。車內人擠人,難以保持社交距離。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文、攝影:吳家昇

往年中央社都會派兩位攝影去拍奧運,但這次國際奧委會只給台灣5張攝影證,扣掉其他同業的名額,我們只能派一位攝影,就是我,單挑整個代表隊。

這次去東京,前面14天採旅遊泡泡制,進出場館都有嚴格限制,加上台灣選手賽程集中,表現還特別威!我馬不停蹄地在各場館間奔波,扛著攝影器材與時間賽跑,生怕錯過任何一個選手的重大時刻。

移動、出入場館都要提前申請  攔到計程車就是「人品爆發」 

起初幾天移動都要坐接駁專車或計程車,但計程車的乘車券往往不夠用,大家通常會省著搭。於是就會看到眾媒體在烈日下戴著口罩、扛一堆器材等接駁車。

羽球館位置偏僻,有次拍完要趕去下個地方,在路邊等了40分鐘還招不到計程車。後來是同業「人品爆發」剛好遇到車,不然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場館志工也不一定能幫你叫車,畢竟前提是對方要能用英文跟你溝通。

每個記者會獲得14張面額一萬日幣的乘車券,但來回一趟場館往往會用掉2到4張,所以大家通常會省著用,以搭接駁車為主。
每個記者會獲得14張面額一萬日幣的乘車券,但來回一趟場館往往會用掉2到4張,所以大家通常會省著用,以搭接駁車為主。
烈日下邊等車邊工作的記者,錯過接駁車的話,就要再等一小時。
烈日下邊等車邊工作的記者,錯過接駁車的話,就要再等一小時。
計程車、接駁車都會有隔板或隔離膠布,旅館、轉運站也都有工作人員負責核對資訊和控制人流。
計程車、接駁車都會有隔板或隔離膠布,旅館、轉運站也都有工作人員負責核對資訊和控制人流。

開幕式那天工作到半夜12點,收工後接駁車站大排長龍,我原本想搭計程車也沒攔到,只好再走回去等接駁車,回到飯店已經凌晨3點,早上7點起床準備拍攝工作,幾乎沒什麼睡。

夜晚的接駁車司機。
夜晚的接駁車司機。

在這裡每天都過得很緊湊,早出晚歸,而且交通很不方便。若以台北捷運的地理位置為例,我的飯店在台北車站,要去的場館在龍山寺站,距離明明很近,但接駁車轉運站在石牌站,我就是得先搭車到石牌站,再轉搭接駁車到場館。

東奧採訪實際路線,從飯店直接到賽場只要10分鐘,但搭到轉運站再坐接駁車要近40分鐘。
東奧採訪實際路線,從飯店直接到賽場只要10分鐘,但搭到轉運站再坐接駁車要近40分鐘。
路上有許多交通管制,將賽事相關人員與東京市民隔開。
路上有許多交通管制,將賽事相關人員與東京市民隔開。
東京市民日常生活與交通路線受影響,對泡泡內的我們也感到好奇。
東京市民日常生活與交通路線受影響,對泡泡內的我們也感到好奇。

各大場館進出都採預約制,前一天就要預約。像田徑、體操這些全球參與的熱門運動,因為各場館門票有限,台灣來的5個攝影記者就要抽籤,抽到的兩個人才能去拍。

沒抽到就要自己想辦法,總不能沒拍到李智凱吧,無法交差。有時我走過去開頭就劈哩啪啦講一大串英文,假裝很趕時間,害怕講英文的日本志工被嚇得一愣一愣,來不及反應,就放行了。中後期把關就比較寬鬆,進出也比較順利。

體操、田徑項目較熱門,需透過中華奧會向國際奧會提出申請,能拿到幾張全靠運氣。
體操、田徑項目較熱門,需透過中華奧會向國際奧會提出申請,能拿到幾張全靠運氣。
場館入口的預約檢查處,志工會檢查你是否有入場資格。
場館入口的預約檢查處,志工會檢查你是否有入場資格。
媒體中心設有安檢跟篩檢站,出入程序繁複。
媒體中心設有安檢跟篩檢站,出入程序繁複。
拳擊館攝影區,一張板凳坐兩個人,需要抽籤依序入場並保持社交距離。我抽到18號手氣不太好。
拳擊館攝影區,一張板凳坐兩個人,需要抽籤依序入場並保持社交距離。我抽到18號手氣不太好。

8月1日那天行程真的很緊湊,早上有高爾夫決賽(潘政琮)、拳擊四強賽(陳念琴),傍晚到晚上還有李智凱跟戴資穎的金牌賽。後來資深的攝影大哥就去跟中華奧會借了一輛車,載著我們趕行程,真的很感謝他們,不然可能就拍不到了。

各家媒體待遇不同  位置、角度限制是硬傷

我好幾次都是壓線到會場,有時站位就不太好。李智凱比男子鞍馬項目,我趕到時比賽已經開始,攝影第一排都滿了,我只能從第二排往下拍。角度不同拍下去就有差,我的背景就無可避免會有工作人員、其他攝影機等,很雜。

卡不到好位子拍李智凱。
卡不到好位子拍李智凱。

卡位也不僅是先來後到這麼簡單。在奧運場上,攝影也有階級之分。轉播人員是金字塔頂端,他們不用像我們一樣穿著可辨識身分的背心,可以自由穿梭在賽場中的海景第一排。

游泳館轉播人員操控、保管攝影器材。
游泳館轉播人員操控、保管攝影器材。

再來是法新、美聯、路透等世界級通訊社,他們有另外付錢給國際奧委會,除了現場有較佳拍攝位置外,還有一群人遠端操控拍攝,像社群很紅的郭婞淳倒地一笑畫面就是他們遠端操控空拍鏡頭拍攝的。但同一時間,我就只能拍到水平視角,她倒下來還被槓鈴擋住。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遠端空拍與一般媒體攝影角度的對比。(上圖為Getty Images)
遠端空拍與一般媒體攝影角度的對比。(上圖為Getty Images)
身著藍背心的大型通訊社記者,站位通常比其他記者佳。
身著藍背心的大型通訊社記者,站位通常比其他記者佳。

最後才是其他媒體攝影,我們必須身著土色背心,抽籤依序進場,只能撿大型通訊社記者剩下的位置,即便他們拍攝區域有空位,我們跨區拍攝也會被現場工作人員警告。

有些座位安排也很匪夷所思,像是拳擊場1樓裁判宣判的正面角度劃給文字記者,如果攝影要拍正面,通通去2樓,不然就是待在1樓的左右兩側,角度就不太好。

拳擊場館中,攝影與擂台的真實距離。
拳擊場館中,攝影與擂台的真實距離。
這是通訊社的角度,能在擂台邊拍照。(路透社)
這是通訊社的角度,能在擂台邊拍照。(路透社)
這是一般攝影的角度。我在2樓,拳擊擂台在地下2樓,目測有差到4層樓。
這是一般攝影的角度。我在2樓,拳擊擂台在地下2樓,目測有差到4層樓。
羽球館裡的日印對決,身著土色背心的各國攝影坐在轉播人員背後拍攝。
羽球館裡的日印對決,身著土色背心的各國攝影坐在轉播人員背後拍攝。

聽其他同業說,以前頒獎時,會把選手請到攝影區前面拍,但今年因為防疫考量,不能這麼做,只能在頒獎時盡量拍。為了讓台灣選手看向我們,我們都要一直大叫「楊勇緯這裡!楊勇緯!看這裡!」一直喊一直喊,很像粉絲見面會。(笑)

「楊勇緯看這裡!」
「楊勇緯看這裡!」

報警做筆錄、全程12次篩檢  鏡頭外的攝影求生記

安檢、身分檢查、禁止跨域移動東奧採訪管制這麼森嚴,但是我的攝影器材竟然光天化日就在攝影區裡被偷了!

閉幕式前一天,台灣選手比賽告一段落,我去角力場館拍照,想多帶一點畫面回去。我在前面拍照,另一台相機放在管制區內的攝影席,距離我沒幾公尺,竟然被有心人士摸走了。

發現的第一時間,我就請工作人員調閱監視器,沒想到剛好位在死角,攝影機什麼也沒拍到,工作人員跟我們駐日特派記者協助我跟日本警方做筆錄。

筆錄做完時,已經沒有接駁車可以回旅館,熱心的工作人員幫忙叫了計程車送我回去,到的時候已經凌晨兩點半,體驗到另類的台日友好經驗,但我已經精疲力盡(根本心在滴血)。

媒體中心外的維安人員。
媒體中心外的維安人員。

主管知道時喃喃地說,2016年里約奧運,同事走在路上被搶劫;今年到了東京,原以為可以放心許多,沒想到還是發生災難。小偷應是故意挑閉幕式前一天下手吧,因為他們只要一離境就很難再查。

為了這趟旅程,我總共做了12次的檢查,包含出國前後3次PCR、期間定期要交給主辦方的唾液採檢等,我現在應該是全台灣數一數二安全的人。(編輯:簡毅慧)1100816

東京奧運定期篩檢時程,標示顏色的日期需要繳交篩檢樣本。
東京奧運定期篩檢時程,標示顏色的日期需要繳交篩檢樣本。
唾液篩檢容器。
唾液篩檢容器。
從桃園機場出發時,看見彩虹出現在台灣一隅。
從桃園機場出發時,看見彩虹出現在台灣一隅。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