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九二一地震20年-記者在現場
驚心動魄的那一夜,餘震不斷,民眾在黑暗中飽受驚嚇。中央社記者第一時間趕往災區,迅速且完整的報導地震災情,傳送到世界各地。
九二一地震20年-記者在現場

記者在現場/那一夜 很多人來不及醒來

最新更新:2019/09/16 19:29
12層的東星大樓倒塌,警消緊急搶救。(中央社檔案照片)
12層的東星大樓倒塌,警消緊急搶救。(中央社檔案照片)

文:中央社記者鄭傑文

1999.9.21 1:47
那一夜,很多人來不及醒來。
那一夜,很多人來不及道別。

天搖地動,整座城市瞬間陷入漆黑。來不及安撫妻兒,我提起相機出門,住家旁公園空地已聚集上百人,餘震不斷,沒人敢再返家安眠。收音機傳來大台北災情,跨上機車奔往虎林街,現場燈火通明、煙霧彌漫,12層的東星大樓整個傾倒、支離破碎。

爬上高點取景拍下照片,大批警消忙進忙出搶救傷患,人在倒塌高樓前小如螻蟻。各地災情一件件傳來,天剛亮,轉往大台北地區倒塌的另一棟樓——新莊「博士的家」,新穎的連棟大樓直接橫躺眼前,老天猶如任性的孩子,揮手推倒了拼湊完美的積木。

新莊博士的家,像積木一樣斷裂傾倒。(中央社檔案照片)
新莊博士的家,像積木一樣斷裂傾倒。(中央社檔案照片)
斷裂的名竹大橋阻斷名間竹山道路。(中央社檔案照片)
斷裂的名竹大橋阻斷名間竹山道路。(中央社檔案照片)

震央所在的中部地區災情更驚人。一夜未眠的攝影組夥伴決定前往重災區,大夥各自回家打包,21日晚上10點,我和郭日曉、王飛華、孫仲達4人在三義麥當勞集合,昏暗夜色中,我們攤開地圖、劃分責任區域,帶著記錄歷史的悲壯心情分道前行。

午夜時分,朝著震央集集前進。中投公路上沒有路燈,漆黑夜空與大地相連,一路死寂、氣氛詭譎,偶有路邊檳榔攤點著燭光營業,車燈映照地面,到處裂損、斷層、扭曲,我們在一路無止境的暗黑下前行。

夜半強震南投地區橋樑斷成數段,當地居民驚懼猶存。(中央社檔案照片)
夜半強震南投地區橋樑斷成數段,當地居民驚懼猶存。(中央社檔案照片)

進入集集鎮,小城安靜得有點嚇人,居民聚集在空地,搭起臨時帳篷,老老少少擁被而眠,昏暗燈光下宛如鬼城。四周停電太黑,天空亮得詭異。

天亮以後,我們終於看見集集鎮的樣子:滿目瘡痍,觸目所及盡是毀損房舍、斷垣殘壁及壓扁的汽車,多棟樓房一樓坍塌被壓在底層,居民架起樓梯搶救財物。人力徒手挖出的遺體,集中在衛生所的車棚下,只用簡單白布、棉被裹屍,親人陪侍一旁,對這突來的巨變悲痛莫名。

中興新村鐘樓停擺,停留在凌晨1點47分大地震發生時刻。(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興新村鐘樓停擺,停留在凌晨1點47分大地震發生時刻。(中央社檔案照片)

由於多處道路不通,我們一路向北進入中興新村,路旁的台汽客運大樓一樓坍塌傾斜隨時有倒下的危險,而圓環鐘樓被震歪,時鐘停擺,停留在凌晨1點47分大地震發生的時刻。

這一刻,很多人來不及醒來。
這一刻,很多人來不及道別。

20年後的夏天,我們沿著地震斷層帶重回現場,多數記憶中的殘敗已然修復,大地休養生息,只有少數刻意保留的災區景況低訴當年慘狀。當地居民多不願談論這一段傷心往事,這一段遺憾,深植每個人心中;經歷過的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九二一」。1080916

攝影記者郭日曉20年後重回現場,原先的台中市光復國中現為九二一地震教育園區 。(中央社記者鄭傑文攝)
攝影記者郭日曉20年後重回現場,原先的台中市光復國中現為九二一地震教育園區 。(中央社記者鄭傑文攝)
攝影記者鄭傑文20年後重回現場 ,背後是豐原往東勢的埤豐大橋。(中央社記者郭日曉攝)
攝影記者鄭傑文20年後重回現場 ,背後是豐原往東勢的埤豐大橋。(中央社記者郭日曉攝)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