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全球中央
全球中央2018年1月
「人工智慧(AI)將應用在各行各業的工具,未來不會用AI, 就好像是現在不會用網路,會喪失很多機會。」科技部長陳良基去年11月參加台灣半導體產業協會年會致詞的談話,點出AI對全球產業衝擊、對你我未來的影響有多大。

曬衣海、單車墳墓 上海另類風景

最新更新:2018/01/15 10:20
上海居民習慣將衣服曬在外面,當地民眾認為這樣的市容添了幾分人味。
上海居民習慣將衣服曬在外面,當地民眾認為這樣的市容添了幾分人味。

北京驅逐「低端人口」引起輿論批評,上海則是既要摩天大樓,也要里弄小巷。走進上海巷弄間,一波波曬衣海映入眼簾,替市容添了「人的味道」,也是海派及弄堂文化的一環。

文、攝影/陳家倫 (中央社記者)

北京驅逐「低端人口」事件引起輿論批評,《中國青年報》上月在頭版刊文〈上海既要摩天大樓,也要里弄小巷〉, 報導上海軟性處理違建、以「老百姓獲益」為原則,被網友戲稱這是對北京捅刀。

上海的市容可從三個層次來談。首先,是常民生活的習慣與樣態;其次是商業化對這個城市的改變;最後,要從中共官場的政治生態著手,才能理解為何一戶戶位於住宅區的商家大門被堵起來,以及上海街頭為何再也聞不到烤串、熱炒飄香,半夜飢腸轆轆已無處「打牙祭」。

上海與作家張愛玲是分不開的,沒來過上海的人,對這個養成知性才女的城市或許會有種浪漫想像。另一方面,相較於北方人,上海人的確比較內斂。但走進社區巷弄間,一波波「曬衣海」映入眼簾,大方秀出各式「內在美」,黑的、白的、粉的、藍的、大人的、小孩的、老人的。

上海市民王奉孝表示,很多住在副熱帶、熱帶地區的民眾會把衣服曬在外面,讓衣服充分享受陽光、曬得均勻,他到香港旅遊時,當地也有一樣的風景,也許是大家對上海「過度期待」,才會感到「反差」。他認為,曬衣風景替上海市容添了「人的味道」, 也是海派及弄堂文化一環。

作為中國最「小資」的城市, 各種新商業模式都能在上海迸出最亮的光。去年共享單車的進駐,大規模地改變了上海市容,在中國改革開放後曾經輝煌的腳踏車,又再次成為時尚。所謂共享商業模式的資金來源,可以是民眾繳納的押金,也可能來自廣告商,或是販售周邊商品。

市調公司去年9月統計,上海的共享單車規模已高達170萬輛,遠超過先前估計的60萬至80 萬輛。在上海,除了可看到共享單車騎士,在路邊「疊羅漢」的共享單車也是常見風景。此外, 社區空地也可能成為故障共享單車的「墳場」。

然而,在號稱行使「民主集中制」的中國生活,市容有時候是官員政治意志的展現,而非僅是市井小民的生活常態。中國共產黨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中共19 大)去年秋天召開,上海市容在去年初已隨著上海市政府大樓的兩位領導有緣問鼎19大,而起了系列變化。

當時的上海市委書記韓正,被視為是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七個常委的熱門人選之一;上海市長應勇則是習近平的舊部。

為確保仕途「無意外」,上海市容也成了政治表忠的工具。去年初,除了滿街都是「迎接19大勝利召開」、「中國夢」等中共宣傳旗幟與口號的「標配」外,市長應勇為展現「習派」人馬的鐵腕、討厭腐敗的作風,大舉拆除違建,除了在郊區整肅外,連市區人民公園一帶最難啃的「硬骨頭」也在下半年一一剷除。

此外,為了整治市容,公安出身的應勇,也將矛頭鎖定在住宅區違規經營生意的店家,這些人過去將牆壁打碎、或將後窗改成大門,在住宅區違規經商。20、30年後,他們沒有迎來就地合法的運氣,而是被市府要求「補牆」,變回一般住宅。

而每到晚間11時跑出來賣烤串、熱炒的地攤,隨著中國《無證無照經營查處辦法》去年10月上路後,就難以再見蹤跡。這條法律表面上是頒給小販營業執照,讓他們在合規的地點擺攤, 以「營造寬鬆的經營環境」,但實則透過法律將攤販圈起來集中管理。想再嘗上海的「路邊野味」?難了!

*看單篇不過癮?訂閱電子雜誌《全球中央數位雜誌
        訂閱紙本雜誌《全球中央訂購單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