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紐時專欄:曾樂觀盼中國會有新聞自由 證明錯了

2022/7/23 16:26(7/23 16:44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紐約時報知名專欄作家佛里曼近日發表文章,指自己曾樂觀地希望中國會有新聞自由,但現在新聞流通較10年前封閉得多。(中央社製圖)
紐約時報知名專欄作家佛里曼近日發表文章,指自己曾樂觀地希望中國會有新聞自由,但現在新聞流通較10年前封閉得多。(中央社製圖)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台北23日電)紐約時報知名專欄作家佛里曼近日發表文章,指自己曾樂觀地希望中國會有新聞自由,但現在新聞流通較10年前封閉得多,媒體要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當成不可能出錯,這令中國付出愈來愈大的代價。

曾3度獲得普立茲獎的佛里曼(Thomas Friedman),21日以「我曾經樂觀看待中國的審查制度,我錯了」為題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提出上述看法。

佛里曼表示,自1995年成為專欄作家以來,其中一個他一直在思考的重要問題,就是中國是否、何時以及會以多快的速度開放其訊息生態系統,允許來自中國內外未經審查的新聞更自由地流動。

他承認自己對此太樂觀。他說,不知道自己當初太樂觀是因為:一、對中國高科技經濟發展下一些必要且不可避免的事情過早樂觀,二、對中國威權政治結構下極不可能的事情完全不了解,三、希望中國做一些必要但不可能的事。

他說,如果是第三個可能性,這樣對中國新聞自由流動就絕望了。

佛里曼說,自己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到中國,感到商業新聞似乎比政治新聞自由得多,那時候有關中國政治的一些最有趣、最準確的提示,往往首先在中國的商業報刊,或最開放的地區報紙刊登。

例如廣州的「南方週末」是21世紀初中國最大膽的報紙之一,經常反映弱勢群體、抗議者和上訪者面對的問題等,讀者包括中國政府和廣泛的民眾。

佛里曼說,當時希望隨著中國進一步融入全球經濟,商業媒體會成為打開一般媒體的一個尖銳楔子,因為投資者為了在全球發展和競爭,需要準確的新聞,而不是政府的宣傳。如果中國沒有相對自由的訊息流動,中國的下一代創新者永遠無法充分發揮潛力。

他在1999年出版的書中,曾認為中國將擁有一個自由的媒體,但可惜現在中國的訊息流動較10年封閉得多。

佛里曼說,2013年習近平成為中共總書記的幾個月後,新聞流通的狀況開始逆轉,「南方週末」報道真相的聲音也被政府審查人員和宣傳衛士粉碎了。

他說,「中國將為失去這種誠實的新聞報道付出越來越大的代價」,在一個瞬息萬變的世界,能夠看到世界的走向並迅速適應和糾正至關重要,但習近平不是這樣想,他不僅收緊對所有中國媒體的管制,同時打擊了科技創新人員及商業分析師。

佛里曼強調,沒有領導人不會出錯,「但中國媒體不得不把習近平當做不可能出錯」,意味著在中國不可能呼籲對疫情採取更細緻的應對措施。

他說,如果中國媒體和社群網路有更自由的新聞生態系統,衛生專家可熱烈地公開辯論衛生政策,被封控的人民能夠釋放壓力,中國便可能不會處於現在的困境,數以千萬計的人民被迫反覆隔離,對政府失去信任。

習近平和中國共產黨正在重申,西方的新聞自由不是有效融入全球經濟或主導21世紀最先進產業的先決條件。

他最後說,有自由及獨立新聞才有真理,有真理才有信任,國與國之間才能合作。(編輯:陳沛冰/沈朋達)1110723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