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印度德里「小西藏」 不只難民落腳地

2021/10/24 20:52(10/26 18:46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印度首都德里北部的西藏難民安置區,又稱「小西藏」或「西藏村」,充滿濃濃西藏風情,極受遊客喜愛。圖為西藏村入口牌樓。中央社記者林行健德里攝 110年10月24日
印度首都德里北部的西藏難民安置區,又稱「小西藏」或「西藏村」,充滿濃濃西藏風情,極受遊客喜愛。圖為西藏村入口牌樓。中央社記者林行健德里攝 110年10月24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林行健新德里24日專電)印度疫情趨緩,首都德里北部的西藏難民安置區,再度進入遊客的雷達之中。但對流亡藏人來說,這裡遠不只是一個旅遊景點,而是保存西藏文化、為爭取自治持續奮鬥的堡壘。

印度有超過40座藏人難民安置區,以農耕社區、手工藝社區及商業社區等形式存在,而座落於亞穆納河(Yamuna)河畔的德里西藏村,就是極為成功的商業社區範例。

常被德里人稱為「小西藏」,狹小的巷弄裡開滿了咖啡廳、餐館、小吃攤、特產店、文物店和旅館,其中不少店家還獲得知名旅遊網站推薦,在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爆發前,一直是國際旅客探索西藏風情的必遊景點。

如今,印度即將向外國遊客開放國門,境內印度人也開始恢復旅遊,德里藏人安置區長官(TSO)平措多傑最近受訪時說,社區正規劃在每間賓館開設冥想室,並提供靈修課程,希望帶給遊客新的體驗。

德里西藏村於上世紀60年代成形,最初只有約200名流亡藏人前來拓荒,一度住在帳蓬裡;現在已成長到1500人,蓋起水泥建築,登記的家庭有400多戶。

平措多傑介紹,藏人主要是分2個時期從西藏前來印度,分別是達賴喇嘛展開流亡生涯的1959年,以及1979年的第二波出走潮。他們大多是先翻山越嶺抵達尼泊爾,再設法來到印度。

印度政府為收容流亡藏人,在各邦撥出土地讓他們容身,並給予難民地位。但自2008年中共加嚴邊境管制,前來印度的藏人也愈來愈少。據透露,過去3個月間只有3名藏人成功來到印度。

藏人安置區不但便於印度政府集中管理,也讓藏人高度地保存自己的語言與文化,而免於被同化。

平措多傑表示,每個西藏村裡面都有西藏寺廟和西藏學校;這些學校多半是從幼兒園辦到中學,而在小學5年級之前,教學全用藏語。

印度首都德里北部的西藏難民安置區,又稱「小西藏」或「西藏村」,圍牆上貼滿嗆中海報。中央社記者林行健德里攝 110年10月24日
印度首都德里北部的西藏難民安置區,又稱「小西藏」或「西藏村」,圍牆上貼滿嗆中海報。中央社記者林行健德里攝 110年10月24日

德里西藏村的圍牆外,可以見到許多嗆中海報,包括呼籲抵制北京冬季奧運會、要求中共歸還所侵占的領土,也有海報表達挺台、挺港的立場。

然而,基於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不再爭取獨立而是尋求「名副其實的自主自治」,而作為西藏流亡政府的「藏人行政中央」也努力與北京重啟對話,因此,與圍牆上的海報相比,安置區管理辦公室的立場顯得相對保守,稱這些海報是由一些非政府組織所張貼,不是社區的官方立場。

另方面,西藏村內絕大多數居民因顧忌留在西藏的親人的安全,不願公開談論敏感話題。

出生、成長於印度的第3代藏人格桑卓瑪,在被記者問及思鄉情懷和對西藏未來的憧憬時,也只說「夢想這一生至少回西藏尋根一次」,之後苦笑不願再談。

一名要求不具名的西藏村居民向記者表示,西藏從1959年爭取獨立迄今,經歷了太多壓迫,針對任何政治議題的發言,都有可能為親人和社區帶來嚴重後果,這是生長在民主國家的人所難以體會的。

另一名西藏村居民說,他在跟留在西藏的家人通話時,談到敏感議題都必須使用暗語,比如詢問達賴喇嘛的健康時說「敬愛的爺爺最近好嗎」,否則不久後就會有安全人員到西藏的家中關切。

西藏難民持有印度居住證(Residential Certificate)和旅行證(Identity Certificate),但他們仍被視同外國人,無法享有公民的權益。雖然如此,流亡印度的藏人大部分還是堅持不申請歸化,特別是在印度出生的第2代或第3代。

一名西藏村居民說:「難民身分象徵著我們希望有朝一日能以藏人身分回家的意志。」

訂閱《國際新聞》電子報 第一手掌握世界最新脈動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他繼續說:「而這也不只是攸關我們自己,也影響著在家鄉的人們。因為家鄉的人們把爭取自治的希望寄托在我們身上,不能讓他們覺得我們已放棄這個目標。」

在德里西藏村外,每週都有數班往來達蘭薩拉(Dharamshala)的公車,每趟也都見到許多藏人排隊候車。達蘭薩拉是達賴喇嘛的落腳地點,或許造訪這個地方,是流亡藏人在實現回鄉夢之前,唯一能聊慰心靈的事。(編輯:馮昭)1101024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