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烏克蘭與俄羅斯夾縫中 頓內茨克青年:受夠戰爭了

2022/1/24 18:24(2/11 14:42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烏克蘭東部、靠近俄羅斯邊境的頓內茨克州與盧甘斯克州,又被稱為頓巴斯(Donbass)地區,自2014年就被俄羅斯支持的分離主義派所把持。(中央社製圖)
烏克蘭東部、靠近俄羅斯邊境的頓內茨克州與盧甘斯克州,又被稱為頓巴斯(Donbass)地區,自2014年就被俄羅斯支持的分離主義派所把持。(中央社製圖)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烏克蘭頓內茨克23日綜合外電報導)親俄羅斯的分離主義者來到烏克蘭東部占領頓內茨克時,切博塔列夫(Ruslan Chebotayev)只有10歲。他與其他年輕人說,這場挑起戰鬥的行動奪走了他們的希望和未來。

頓內茨克(Donetsk)這座工業城市不時響起砲擊聲,年輕的居民對於坦克隆隆駛過街頭已經見怪不怪,宵禁下只餘一片詭異的靜寂。

切博塔列夫接受法新社訪問時說:「我在頓內茨克的整個童年都充滿戰爭的聲音:砲擊、坦克在城裡行駛的聲音。」冬雪一下,這座飽受戰爭創傷的城市就一片白茫茫。

現年17歲的切博塔列夫還是學生,他在市中心一座蘇聯革命家列寧(Vladimir Lenin)的雕像旁說:「我渴望和平很久了。我受夠戰爭了。」

但如今歐洲和美國對俄羅斯在烏克蘭邊境集結部隊的行為提出警告,和平的希望尤其渺茫,而這只是近10年戰事奪走1萬3000條人命後的最新發展,其中許多死者是頓內茨克居民的親朋好友。

20歲的學生契柏托(Daniil Chebotok)很想離開,他說:「說來傷心。起初很可怕,後來就習以為常。現在,爆炸、槍擊都已經很普通了,甚至感覺很熟悉。」

這個地區原本屬於烏克蘭,但親俄的分離主義分子於2014年占領行政大樓,宣布成立頓內茨克人民共和國,首都也稱頓內茨克。在距離市中心不遠處,仍有人因槍擊而喪命。

20歲的布立茲紐克(Maxim Bliznyuk)說:「現況太荒謬了。我們甚至不知道為什麼要打這場仗。」

除了對情勢惡化的擔憂愈來愈深,在分離地區的政治領袖頒布新政令後,年輕人也得準備上前線。支持分離主義的頓內茨克當局去年強制18歲以上男子都須服6個月兵役。

切博塔列夫表示,「我心理上有準備」,但他希望上大學能讓他取得豁免。他這一代的年輕人,生活經常被戰爭搞得天翻地覆。

在烏克蘭其他地區,與切博塔列夫同齡的人也許會去夜店玩,而頓內茨克卻是一座鬼城。

他抱怨:「我還年輕,我也想晚上出門,但我不能。我們一點自由都沒有。」

20歲的醫科學生卡普什納(Nastya Karpushina)說,生活在不被正式承認的領土上,讓事情更加複雜。她表示:「我們必須交出很多文件才能旅行,還不確定是否走得了。壓力很大。」

在頓內茨克,少數幾家企業掌控了人民的生活,只有一家手機業者在營運,唯一的銀行也利用壟斷地位來強行實施自己的條款。

要前往烏克蘭控制的領域幾乎不可能,許多人將俄羅斯視為唯一的出路,尤其俄羅斯政府已簡化了取得護照的程序。

契柏托想申請俄羅斯護照,期盼在亞洲當醫生。

他說:「若我們仍屬於烏克蘭,那當然還有生活前景。但現在,很不幸地,這些前景實質上都變了。」(譯者:曾依璇/核稿:嚴思祺)1110124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