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國撒幣外交卻不願承擔債務國無力還款損失 恐致違約連鎖效應

2022/7/27 17:26(7/27 17:59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過去10年中國「一帶一路」向窮國提供貸款,如今若干國家像是斯里蘭卡難償債,中國卻不願承擔窮國無力還款的損失,勢必造成更多國家違約,引發連鎖效應。(圖取自Pixabay圖庫)
過去10年中國「一帶一路」向窮國提供貸款,如今若干國家像是斯里蘭卡難償債,中國卻不願承擔窮國無力還款的損失,勢必造成更多國家違約,引發連鎖效應。(圖取自Pixabay圖庫)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台北27日電)過去10年中國金融機構雄心勃勃推「一帶一路」倡議,向窮國大撒幣提供貸款,如今若干國家像是斯里蘭卡難償債,中國卻不願承擔窮國無力還款的損失,勢必造成更多國家違約,引發全球連鎖效應。

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在其他國家進行的如何了?

  • 中國「一帶一路」計畫標榜將對沿線國家投資9000億美元,試圖讓菲律賓、越南等國彈性調整南海戰略,以爭取中方資金發展經濟。然而一帶一路發展至今,紐時就直指中國藉「一帶一路」的全球投資與貸款計畫,設下債務陷阱令一些國家上鉤。
  • 斯里蘭卡:中國在斯里蘭卡投資工業區、提供2億5300萬美元資金協助建造機場、並在赫班托達港上也投資15億美元。眾多的基礎建設讓斯里蘭卡積欠中國數十億美元的債務。2017年12月斯里蘭卡用赫班托達港99年的承租權以換取中國免除11億債務,中國成功在印度洋拿下控制點。
  • 馬爾地夫:馬爾地夫接受中國援助興建部分關鍵基礎設施,卻因此債台高築,讓中國成為主要債權人。未來若無法償還債務,中國可透過要求股權一步步掌握馬爾地夫資產。
  • 尼泊爾:尼泊爾原是中國推動「一帶一路」其中一個主要結盟國家,但卻已一連收回兩個與中國企業合作開發案,並改採全球招標。
  • 馬來西亞:前任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因涉嫌貪汙被捕後,所有中資項目都在重審,首相馬哈地上任後,擬推翻多項前任首相核定的建設,其中包括價值140億美元、已經動工的東海岸鐵路,其85%資金來自中國國有的中國進出口銀行;並取消中國承建、由吉隆坡到新加坡的新隆高鐵計畫。
  • 泰國:泰中鐵路目前工程進度延宕,全長253公里的第一期工程原預計2021年通車,但據泰國媒體報導,2018年3月底僅完成試驗路段(長約3.5公里)7%的路基工程。
  • 印尼:被視為「一帶一路」在印尼的指標、連接雅加達與萬隆的高速鐵路,原本將於2019年完工,因徵地、資金等問題延期。
  • 菲律賓:除了大馬尼拉巴石河上的兩座橋樑已經動工之外,其餘中菲簽署的基礎設施等多項合作,仍是空中畫餅,這兩座橋樑是否為一帶一路的項目,也並不明確。
看更多
關閉
」雖號稱替發展邊陲國家闢建基礎設施並繁榮當地經濟,但「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27日刊登的評論文章指出,實際上這是出於政治和經濟動機,幫助中國在海外建設港口、鐵路和電信網路。
即因如此,美國前總統川普執政期間,美國國務院曾指責中國搞「債務陷阱外交」,像斯里蘭卡

斯里蘭卡小檔案

  • 首都:可倫坡
  • 人口:2241萬人(2017年統計)
  • 語言:官方語言為僧伽羅語(Sinhala,約74%的人口使用)及泰米爾語(Tamil,約18%的人口使用),英語則為政府部門普遍使用之語言
  • 地理位置:位於南亞之印度半島東南端,為印度洋島國
  • 宗教:佛教(70%)、印度教(13%)、回教(10%)、天主教(7%)
  • 幣制:斯里蘭卡盧比(LKR)
看更多
關閉
拖欠了中國一筆貸款後,喪失對主要港口的控制權。

當前若干借款國在債償方面遭遇困難,中國已不像先前慷慨大撒幣,若中國與相關借款國不能儘快達成債務減免協議,將引發更多國家違約的骨牌效應。

(中央社製圖)
(中央社製圖)

防止上述情況發生向來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巴黎俱樂部(Paris Club)的首要任務,後者由22個債權國組成,負責協調債務減免項目。

自20世紀80年代的拉美債務危機,以及1997和19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巴黎俱樂部已從中獲取如何因應的經驗,但先前債務危機發生時,中國還不是國際間的放貸國,缺乏應對系統性債務的經驗。

偏偏中國自2008年以來已成為貧困和中等收入國家的最大放貸國,卻又拒絕加入巴黎俱樂部,以致中國放貸給窮國並沒有遵循最佳方法,而且對貸款條款保密,並且對腐敗視而不見。

IMF說,60%的低收入國家和30%的「新興市場」國家目前處於或接近債務困難狀態,是否能說服中國的政府和放貸機構接受不良貸款造成的損失,將是債務困難會不會演變成全面國際債務危機的關鍵。

中國放貸機構最初目的是為國家利益服務,但現在這些貸款變成壞帳,放貸機構仍堅持要求全額償還,勢必損及中國的國際聲望。

紐約榮鼎企業諮詢公司(Rhodium Group)創辦人羅森(Daniel H. Rosen)說,中國目前為止的「表現不像是一個真正的、全球的、系統性的參與者」。(編輯:曹宇帆/陳沛冰)1110727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斯里蘭卡前總統停留新加坡 觀光證效期獲准延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