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九二一地震20年-記者在現場
驚心動魄的那一夜,餘震不斷,民眾在黑暗中飽受驚嚇。中央社記者第一時間趕往災區,迅速且完整的報導地震災情,傳送到世界各地。
九二一地震20年-記者在現場

記者在現場/也許我們太快忘記

最新更新:2019/09/16 20:02
九二一地震20年後,中央社記者王飛華和老搭擋重返當年採訪地點,按圖索驥再拍一次照片。(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九二一地震20年後,中央社記者王飛華和老搭擋重返當年採訪地點,按圖索驥再拍一次照片。(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文:中央社記者王飛華

車平緩駛在國道6號往埔里的路上,公路左邊九九峰頂綠林茂密,掩蓋了地震禿頂的痕跡。上一次如此注視著它,已是1999年的往事。是奇妙的因緣,在九二一地震20年後和老搭擋仲達重回埔里,按圖索驥,重返當年採訪地點再拍一次照片。

副總統連戰在埔里災區視察,痛失家人的民眾哭倒在親友身上。(檔案照片/王飛華攝)
副總統連戰在埔里災區視察,痛失家人的民眾哭倒在親友身上。(檔案照片/王飛華攝)

路旁樹影向後飛奔,思緒重回1999年9月21日那天,拋下懷孕的妻子趕到倒塌的東星大樓,天快亮時再趕到松山軍機場,硬是拉下一個幕僚,搭副總統的直升機到埔里。在埔里鎮上攔車繞災區一圈,再和傷患一起搭直升機到台中榮總,找電話線和沖印店發稿。

事情多得、快得來不及思考,然後沖印店老闆說,傳言待會3點還有一個地震,叫我動作快一點。

足足兩個整天都在外面跑,一整夜沒闔眼,腎上腺素在踏進台中老家那一刻突然退駕。癱在沙發上終於想起了自己家和家人,問父母:家前頭的大樓怎都垮了,柏油路怎都成了大波浪。

埔里國中是當年南投救災最主要的直升機空降場,拍過一張救援直升機從埔里國中操場升空的照片,直升機下方是等待救援的傷患。現在的埔里國中,在九二一地震後重建,環境優美,我們抵達時壘球隊正在操場上練習。

操場邊高聳的松樹下,20年前一個小女孩被直升機風壓吹起的擔架擊中失去生命。蹲在當年小女孩出事的地點拍了幾張照片,那不是當年拍照的角度,卻是小女孩最後看到的視角。

S70C救難直升機從埔里國中操場起飛,載傷患飛往台中榮民總醫院。(檔案照片/王飛華攝)
S70C救難直升機從埔里國中操場起飛,載傷患飛往台中榮民總醫院。(檔案照片/王飛華攝)
蹲在這棵松樹下,揣想當年小女孩看見的最後視角。(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蹲在這棵松樹下,揣想當年小女孩看見的最後視角。(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埔里國中操場上,壘球隊正在練習。(中央社記者王飛華攝)
埔里國中操場上,壘球隊正在練習。(中央社記者王飛華攝)
埔里國中的資深老師向我們說明當年的景況。(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埔里國中的資深老師向我們說明當年的景況。(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結束埔里的行程轉往東勢,拜訪當年倒塌王朝大樓的住戶,尋找曾經出現在照片裡抱著門牌的民眾,熱情的住戶陪我們走遍附近巷弄,詢問可能認識的住民。我們聽住戶敘述當年的慘境,和後來如何利用慶生會凝聚情感,團結力量成功對抗建商。一場地震讓東勢王朝住戶陪伴彼此20年,結果是,易地而起的新大樓不僅是附近地標,也是最堅固的大樓。

民眾抱著門牌和物品從倒塌的東勢王朝大樓前走過。(檔案照片/王飛華攝)
民眾抱著門牌和物品從倒塌的東勢王朝大樓前走過。(檔案照片/王飛華攝)
住戶比劃著說明當年大樓傾倒的狀況。(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住戶比劃著說明當年大樓傾倒的狀況。(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東勢王朝改建後的管委會主委林獻義(右)帶著中央社記者,展開尋人超級任務。(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東勢王朝改建後的管委會主委林獻義(右)帶著中央社記者,展開尋人超級任務。(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當年帶著東勢王朝受災戶合力重建家園的前主委張憲文,對照片中拿著門牌的人沒有印象。(中央社記者王飛華攝)
當年帶著東勢王朝受災戶合力重建家園的前主委張憲文,對照片中拿著門牌的人沒有印象。(中央社記者王飛華攝)
尋人超級任務。(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尋人超級任務。(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最後,走了一晚東勢街坊,還是沒有照片中抱著門牌那位民眾的線索,住戶們有著各種說法,但沒有人能夠確定當年剎那間捕捉到的身影是誰。而埔里國中樹下的小女孩還沒走,訪問時據說常有學生看她在樹下流連。

結束東勢行程夜已深,這趟九二一回顧之旅的尾聲和當年一樣,在趕夜路中結束。重回20年前現場,看著樓塌,看著樓起,埔里鎮的繁榮、大樓重建後住戶的笑容,一一烙印在心裡,有喜樂卻也有隱憂。這畢竟是座不時面臨大自然考驗的島嶼,九二一的傷痛,也許我們忘得太快。1080916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