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防疫產業鏈
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一波波來襲,成為重創全球發展大海嘯。年初口罩國家隊誕生,接著台廠快篩試劑與疫苗開發,進入新階段防疫。台灣產業發展、政府法規與國際接軌,都是能否建構完善台灣防疫產業鏈、打贏這場與病毒時間賽跑戰爭的關鍵。
防疫產業鏈

防疫產業鏈/疫苗競速超車日韓 詹啟賢:關鍵在一次次「虛驚」【專訪】

最新更新:2020/09/27 17:58
歐美生技廠疫苗開發速度超前,引發外界質疑台廠進度落後,國光生董事長詹啟賢拿出資料,強調自家進度絲毫不遜色,位居全球前20%段班,在亞洲則是超越日本與韓國等主要國家。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9年8月23日
歐美生技廠疫苗開發速度超前,引發外界質疑台廠進度落後,國光生董事長詹啟賢拿出資料,強調自家進度絲毫不遜色,位居全球前20%段班,在亞洲則是超越日本與韓國等主要國家。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9年8月23日

(中央社記者潘姿羽、韓婷婷台北23日電)國光生技20日順利取得臨床試驗核准函,即將啟動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苗(COVID-19)第一期臨床試驗,不只在台灣搶得頭香,開發速度更是超前日本、韓國等亞洲國家,背後關鍵推力竟是接連幾次的「虛驚一場」。

2009那一年,台灣面臨H1N1流感大流行威脅,許多學校被迫停課,全台籠罩在疫情蔓延的恐懼下,讓國光生技董事長詹啟賢至今仍記憶猶新。

之後幾年間,國外陸續爆發H5N1禽流感、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等疫情,雖然幾波下來沒有對台灣造成太大影響,但詹啟賢說,「當時我們就想,如果真來了怎麼辦?」

詹啟賢解釋,當時想得很簡單,如果疫情真的爆發,國內疫苗生產技術不足以應付病毒浩劫,因為「台灣又不是世界衛生組織(WHO)會員國,勢必深陷困境」。

台灣在國際上能獲取的防疫資源很少,詹啟賢參考美國經驗,很早就要求研發單位開發重組蛋白技術,雖然還不清楚敵人是誰,國光生提前練兵,也讓今年對抗COVID-19時,能夠跑得更快。

去年底預感風暴將來 疫苗備戰5年領先日韓

去年12月國光生就在緊盯中國武漢疫情消息,到了1月,研判這場風波恐怕會燒到台灣,詹啟賢下令所有研發團隊立刻轉做COVID-19疫苗。

有了前幾年的練兵,國光生得以在規模、資源比日韓小,疫苗產業的發展歷程也比人家短的情況下,搶先交出漂亮成績單,「不是我們多了不起,而是從5年前就在準備」,詹啟賢這樣說。

疫苗研發全球競速,歐美大廠底蘊深厚,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與藥廠莫德納(Moderna)團隊、英國牛津大學與藥廠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團隊,以及德國BioNTech與美國輝瑞(Pfizer)藥廠合作的mRNA基因疫苗,均已進入二三期臨床試驗。

相較之下,台灣的疫苗業者才準備進入臨床第一期,屢屢被外界質疑「輸很大」,對此,詹啟賢音調高亢、大聲抱不平,「到底比誰慢?到底跟誰比?」

詹啟賢直言,如果跟英美比,他們公司都歷史悠久,基礎深厚,「50年前,美國就已經在月球散步了」;若不討論中國,台灣疫苗研發速度已經比日本、韓國快,光是這點就很不容易。

防疫的關鍵時刻,業者全力衝刺,政府同樣不敢大意,除了向業界提供行政援助,也有消息傳出,行政院有意向牛津大學團隊爭取疫苗技術授權,並由台康生技承接生產。

對於民眾來說,政府為疫苗買下「雙保險」,意即抗疫再添一層保障,但對自行研發的國產疫苗廠商不見得是好消息;外界解讀,若政府向國外爭取技術授權、台灣生產,很可能排擠國產廠。

國光生董事長詹啟賢整理各大生技廠研發疫苗進度,藉此佐證自家團隊開發速度,絲毫不輸給競爭對手。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9年8月23日
國光生董事長詹啟賢整理各大生技廠研發疫苗進度,藉此佐證自家團隊開發速度,絲毫不輸給競爭對手。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9年8月23日

詹啟賢坦言,政府計畫如何、需要多少劑量,國內外又是怎樣的情況,這些都還不明朗,無論如何,國光生按照自己的節奏,先準備好全台灣2300萬人的產能,保障國人安全。

他強調,「我們先把國內2300萬人產能準備好,隨著將來情況,會做必要調整」,國光生除了自己,也找來數家協力夥伴,「生產不會是問題」,連原料都備妥好、甚至還到外面租倉庫存放,「材料已經都Ready了」。

「如果政府不買怎麼辦?」對於記者提問,詹啟賢說,他真的不曉得,但「我們也不能等啊!」語氣透露些許無奈,也道盡對公司理念的堅持。

「如果我們不這樣做,真正需要疫苗時,要去哪裡要?」詹啟賢直言,國外大廠歷史悠久、扎根很深,但問題不是誰做得比較好,而是需要時,誰會給台灣?

詹啟賢說,在商言商,如果國外大廠要賣,一定會先看哪個地方買得多,台灣市場太小、不具有吸引力,因此特別需要擁有疫苗自主生產的能力,「我們存在的價值就是這樣」。

本週啟動臨床一期施打 2022年市場恐將飽和

各國政府砸大錢,傾注心力投入疫苗研發,與病毒賽跑,根據WHO統計,全球已經有超過百個單位正在開發疫苗。

詹啟賢認為,疫苗市場不是跑第一的人贏,「只要跑完都有獎」,畢竟全球的需求量實在太過龐大,他也透露,已有不少國家前來與國光生洽談。

不過此刻全球瘋搶疫苗,不等於賣方永遠都能待價而沽,詹啟賢說,今年疫苗是賣方市場,明年還能勉強維持,後年就不一樣了,「大家都覺得這個不錯,以前沒做過疫苗的也想做,通通蹦出來,兩年後,相信全世界產能會飽和」。

詹啟賢說明,生物科技尤其是疫苗,並不是跑了第一、拿到獎盃後,其他人只能搖頭嘆氣,人人都有獎,但當大家都進入市場,下一步就是看品質、競爭力,如果無法被肯定,恐怕只能黯然離去。

他以2000年網路泡沫為例,軟體公司一大堆,撐到現在的寥寥可數;再談半導體產業,30年前跑得最快、市場最看好的企業,多半已經收了,反倒是台積電成為產業龍頭,影響力撼動全球。

疫苗廠商不只與病毒賽跑,隨著傳染時間拉長與感染路徑擴大,可能產生突變病毒,恐怕讓疫苗無效,詹啟賢趁機說明,其實,國光生採用的技術平台,疫苗交互保護力範圍很廣,只要病毒變異程度在保護力範圍內,都能有效控制,「我們早已培養出應變機制」。

他進一步說,國光生在台大病毒實驗室有6種變異病毒株,進行疫苗中和試驗,證明有效,若病毒變異不幸在保護範圍之外,只要在疫苗設計做些調整,重新生產就可以。

國光生技本週啟動臨床一期施打,上萬劑的疫苗躺在倉庫裡,一聲令下即可施打,但詹啟賢不敢大意,畢竟才剛走入臨床階段,後面的情況怎樣,誰也不知道。

記者詢問,生技產業在這場與病毒對抗的世紀戰役扮演要角,身為公司董事長,詹啟賢如何勉勵員工?

他笑答,每天都有新挑戰,根本就來不及做這件事,但大家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該做的事情,也希望社會大眾可以理解並給予支持,對台灣多點信心。(編輯:林淑媛、潘羿菁)1090823

曾經瀕臨破產命運的國光生技,現正逐步站穩腳步,國光生技董事長詹啟賢表示,今年有望無後顧之憂。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9年8月23日
曾經瀕臨破產命運的國光生技,現正逐步站穩腳步,國光生技董事長詹啟賢表示,今年有望無後顧之憂。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9年8月23日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