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新聞專題
穿越土敘邊境
敘利亞衝突持續了超過10年,引發嚴重人道危機。土耳其武裝部隊自2016年起發起3次跨境軍事行動,敘北土控區內大致上恢復和平穩定。駐安卡拉記者何宏儒兩度進入敘利亞北部,報導當地局勢及重建情況,並登土耳其海巡艇採訪愛琴海移民救援任務。系列報導也觸及落腳安卡拉和伊斯坦堡的敘利亞難民生活。
穿越土敘邊境

穿越土敘邊境/非洲難民6年未竟歐洲夢 不畏阻礙搏命勇渡愛琴海[影]

2021/6/9 09:54(6/9 10:59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10名索馬利亞移民5月26日偷渡希臘列士波斯島時,所搭乘的充氣橡皮艇失去動力而求救,土耳其海巡隊在愛琴海中找到橡皮艇後將他們救援到海巡艇上。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攝 110年6月9日
10名索馬利亞移民5月26日偷渡希臘列士波斯島時,所搭乘的充氣橡皮艇失去動力而求救,土耳其海巡隊在愛琴海中找到橡皮艇後將他們救援到海巡艇上。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攝 110年6月9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特稿)索馬利亞男孩胡森築歐洲夢之路被敘利亞戰火耽擱5年。重新上路後,他日前搭橡皮艇偷渡,卻險些命喪愛琴海。儘管前方有萬般險阻,他仍要把性命交給人蛇,盼今夏抵達彼岸。

5月26日亞太地區觀賞到「超級血月」之後數小時,愛琴海地區開始夜幕低垂。10名索馬利亞非法移民在人蛇安排下,從不知名土耳其海岸登上充氣橡皮艇,靠手機導航指引西進,舷外引擎運行的巨大聲響劃破闃静夜空。春夏之交晚風若有若無,船速逼出一股寒意。滿月的光芒灑落,愛琴海波光粼粼,撫慰著夜行人。

船行約兩小時後,手機導航顯示橡皮艇進入米蒂利尼海峽(Mytilini Strait;土耳其稱米迪利海峽,Midilli Bogazi)。分隔土耳其、希臘的這處狹窄水道多年來一直是全球最繁忙移民路線。

5月26日亞太地區觀賞到「超級血月」後數小時,愛琴海地區開始夜幕低垂。圖為土耳其西部巴勒克埃西爾省(Balikesir)艾瓦利克(Ayvalik)當天月出。中央社記者何宏儒艾瓦利克攝 110年6月9日
5月26日亞太地區觀賞到「超級血月」後數小時,愛琴海地區開始夜幕低垂。圖為土耳其西部巴勒克埃西爾省(Balikesir)艾瓦利克(Ayvalik)當天月出。中央社記者何宏儒艾瓦利克攝 110年6月9日

據聯合國難民署(UNHCR)指出,今年前5個月已有1206位難民走海路進入希臘,其中86%、共1033人通過這處土、希海上邊界抵達海峽對岸的列士波斯島(Lesbos)。

終於來到歐洲門口,坐在橡皮艇上的胡森(Anas Muhammad Husain)此刻內心激動。他低頭望著與他相互依偎的法蒂瑪(Fatimah Yusuf Abdi),想像著他們即將出世的孩子、想像著「上岸就到歐洲」、想著在那頭等待的外婆和姐姐。過去6年來,他已為這一刻而漂蕩8000公里,夢想從來不曾那麼接近真實。

胡森是在「歐洲難民危機」最高峰的2015年離開老家索馬利亞首都摩加迪休(Mogadishu)。UNHCR統計,當年有85萬6723位移民走海路、4907人以陸路方式進入希臘。當時14歲的他跟著一群同鄉從東非索馬利亞搭車穿越撒哈拉沙漠,經過西奈半島後沿著地中海東岸北上,準備取道土耳其進入歐洲。

早些年落腳英國的外婆、兩個叔叔和兩個姐姐巴望著要接待這個為歐洲夢而孤身上路的非洲男孩,卻沒有想到這一等就是6年。男孩已經長大,雖然還在前往歐洲的路上,卻已不再是一個人。

胡森在敘利亞跟小他兩歲的同鄉法蒂瑪相遇,兩人去年私定終身。他說:「感謝真主,再過3個月寶寶報到,若真主應允。」

索馬利亞男孩胡森(左)2015年離開老家索馬利亞首都摩加迪休,歐洲夢之路被敘利亞戰火耽擱5年。他在敘利亞跟小他兩歲的同鄉法蒂瑪相遇,兩人去年私定終身。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攝 110年6月9日
索馬利亞男孩胡森(左)2015年離開老家索馬利亞首都摩加迪休,歐洲夢之路被敘利亞戰火耽擱5年。他在敘利亞跟小他兩歲的同鄉法蒂瑪相遇,兩人去年私定終身。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攝 110年6月9日

人蛇當年安排的車輛行駛了17天,把一群索馬利亞人送進敘利亞,一行人這才發現當地戰事方酣,決計無法安全通過。胡森的歐洲夢因此停格大馬士革5年。直到敘利亞內戰大規模血腥衝突不再,聯合國和區域強權斡旋交戰方和談,胡森2020年秋天終於帶著法蒂瑪穿越邊境,偷渡進入土耳其,繼續圓歐洲夢。

「過去6年,在英國的兩個姐姐每個月透過西聯匯款(Western Union)接濟我150美元,我才能夠活下來。」胡森說:「因為是非法入境,在敘利亞和土耳其都不可能找到像樣工作。」

搭載胡森和法蒂瑪的橡皮艇進入米蒂利尼海峽後又過了約一小時,位在土西巴勒克埃西爾省(Balikesir)瓊達島(Cunda Island)的海岸巡防隊接獲112緊急救難專線轉達求救電話說,一艘難民船在伊茲米爾省(Izmir)狄奇立(Dikili)外海「失去動力且正在下沉」。中央社記者隨執行搜救任務的海巡艇出海。

土耳其國造Kaan 19級海巡艇以全速62節(約時速114公里)行駛約30分鐘後抵達現場,熱像儀螢幕上可以看到先到的另一海巡艇旁一叢黑影,那正是待援的橡皮艇。Kaan 19級海巡艇上8名士兵這時開始穿著防護衣、戴上護目鏡,準備在疫情肆虐下直接接觸施救移民。探照燈光打在海面上,橡皮艇在波浪中載浮載沉。

「我們接到電話,那一頭發出急切『救命、救命』呼喊。」土耳其海巡司令部負責北愛琴海地區任務的指揮官告訴中央社記者:「他們劈頭就說『求你們快來,我們正在沉船』,所以你得立刻出船。我們兩艘巡邏艇幾乎沒有哪一天不必出海。」

指揮官要求不具名,他已經主管米蒂利尼海峽海巡任務兩年。

駐紮土耳其西部巴勒克埃西爾省瓊達島的海巡隊5月26日深夜接獲難民船求救電話,一艘Kaan 19級海巡艇赴愛琴海相關海域搜救,一名隊員操作艇上定位系統。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攝 110年6月9日
駐紮土耳其西部巴勒克埃西爾省瓊達島的海巡隊5月26日深夜接獲難民船求救電話,一艘Kaan 19級海巡艇赴愛琴海相關海域搜救,一名隊員操作艇上定位系統。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攝 110年6月9日
駐紮土耳其西部巴勒克埃西爾省瓊達島的海巡隊5月26日深夜出海搜救,抵達目標海域發現充氣橡皮艇後,艇上士兵穿防護衣、戴護目鏡準備直接接觸施救移民。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攝 110年6月9日
駐紮土耳其西部巴勒克埃西爾省瓊達島的海巡隊5月26日深夜出海搜救,抵達目標海域發現充氣橡皮艇後,艇上士兵穿防護衣、戴護目鏡準備直接接觸施救移民。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攝 110年6月9日
土耳其海巡隊5月26日深夜在愛琴海找到求救的難民船,10名索馬利亞人準備偷渡前往希臘列士波斯島卻失去動力,他們乘坐的橡皮艇在波浪中載浮載沉。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攝 110年6月9日
土耳其海巡隊5月26日深夜在愛琴海找到求救的難民船,10名索馬利亞人準備偷渡前往希臘列士波斯島卻失去動力,他們乘坐的橡皮艇在波浪中載浮載沉。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攝 110年6月9日

「冷靜、冷靜。」海巡士兵抛出繩索把小船拖拽到海巡艇邊,上頭10位移民紛紛起身準備登艇,士兵安撫他們情緒。

來到歐洲門口的胡森終究進不了門。橡皮艇被拖到高度低於海巡艇主甲板的尾部平台後,10位移民中唯一的女性法蒂瑪率先獲救,其他人也魚貫登艇。士兵發給口罩,讓他們坐在甲板上。

移民說,他們的舷外引擎在海中起火而失去動力,而且橡皮艇漏氣下沉。前往距離最近的狄奇立海巡隊20 分鐘航程期間,撿回性命的他們十分淡定,神情木然地望向暗黑大海,似乎在回憶那場驚魂,並且想像著不確定的未來。下艇後,他們接受按捺指紋、登記身分,還領到運動衣褲、布鞋和薄毯,然後立即更換新衣。

10個人中最年輕的伊斯梅爾(Ahmad Omar Ismail)和歐瑪(Muhammad Hasan Omar)才15歲,他們偷渡入境後已在土耳其生活一年,當天終於在人蛇安排下首度坐上橡皮艇。他們只知道小船「會帶我們去希臘」,連原定目的地是列士波斯島都不曉得。

坐在法蒂瑪身旁的胡森告訴中央社記者,從土耳其坐充氣橡皮艇穿越愛琴海到列士波斯島的「旅費」要價250美元,他和法蒂瑪一共付了500美元,卻差點淪為波臣。

他瞪大眼睛說:「船一直在漏氣,長達3個小時,我們不斷地充氣、充氣、充氣。」說這話時,他雙手比劃著如何對打氣筒施力加壓,餘悸猶存。

10名索馬利亞移民5月26日偷渡希臘列士波斯島時,所搭乘的充氣橡皮艇失去動力而向土耳其海巡隊求救,海巡隊在愛琴海中找到橡皮艇後施救。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攝 110年6月9日
10名索馬利亞移民5月26日偷渡希臘列士波斯島時,所搭乘的充氣橡皮艇失去動力而向土耳其海巡隊求救,海巡隊在愛琴海中找到橡皮艇後施救。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攝 110年6月9日

人蛇對幾乎一無所有的難民收了錢卻草菅人命。移民就算順利進入希臘領海,仍有可能遭到暴力「驅回」(push back)。國際移民組織(IOM)和歐洲聯盟都已多次對此一違反國際法行徑表達關切。

土耳其海巡指揮官說,希臘海巡自2020年2月開始對難民船執行驅回政策,作法包括製造大浪、破壞引擎、取走油料、用刀劃破橡皮艇等,「即使船上有兒童和婦女,他們也不管」。

這位官員表示,截至5月下旬,土耳其海巡今年已在愛琴海區處理了165起希臘海巡「驅回」難民事件,「平均每天至少一起,有一天晚上甚至多達7起事件,讓我們前往救援而疲於奔命」。

他表示,土耳其海巡2019年在北愛琴海一共救起5萬5816位移民;2020年因為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肆虐,涉險渡海移民減少,共救起1萬8821人;「今年(前5個月)已經救起3288人,我估計夏季至少還會再救起6000到7000人」。

10名索馬利亞偷渡客在狄奇立上岸、登記身分後隨即獲釋。官員透露,他們在國境內享有人身自由,但是當局連「暫時保護」(temporary protection )地位也不會授予,而且不會像對待敘利亞人一樣地接受他們入籍申請。由於移民母國無力協助遣返,留在土耳其的這群人將永遠是「黑戶」,只能打黑工任人剝削。

這樣的處境可能已經替快要當爸爸的胡森作出了決定—「一個沒有選擇的決定」。

儘管前方有著萬般凶險,他意志堅定地說,今夏還是會再度把性命交到人蛇手中,要帶著法蒂瑪和她肚子裡的寶寶設法「穿越黑水溝」,嘗試一圓未竟的歐洲夢,即使可能遭到希臘海巡暴力驅回,甚至再也上不了岸。

他說:「這是改變我們未來的唯一途徑,不去試的話,永遠不會有機會。」

據UNHCR指出,去年春季至今年4月底,歐盟安排855名取得資格的難民(recognized refugee)離開希臘第3大島列士波斯島,前往德國開啟新人生。

截至5月底,愛琴海中希臘諸島上仍有約1萬1800名難民或尋求庇護者等待歐盟重新安置。(編輯:馮昭/周永捷)1100609

駐紮土耳其西部巴勒克埃西爾省(Balikesir)瓊達島(Cunda Island)的海岸巡防隊員5月28日凌晨準備前往愛琴海執行巡邏任務。中央社記者何宏儒艾瓦利克攝 110年6月9日
駐紮土耳其西部巴勒克埃西爾省(Balikesir)瓊達島(Cunda Island)的海岸巡防隊員5月28日凌晨準備前往愛琴海執行巡邏任務。中央社記者何宏儒艾瓦利克攝 110年6月9日
土耳其海巡司令部負責北愛琴海地區任務的指揮官5月28日凌晨在愛琴海土耳其、希臘海上邊界附近督導巡邏任務時,望向另一艘土耳其海巡艇。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攝 110年6月9日
土耳其海巡司令部負責北愛琴海地區任務的指揮官5月28日凌晨在愛琴海土耳其、希臘海上邊界附近督導巡邏任務時,望向另一艘土耳其海巡艇。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攝 110年6月9日
土耳其海巡司令部負責北愛琴海地區任務的指揮官5月28日凌晨在愛琴海土耳其、希臘邊界指出,附近光線來自希臘列士波斯島。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攝 110年6月9日
土耳其海巡司令部負責北愛琴海地區任務的指揮官5月28日凌晨在愛琴海土耳其、希臘邊界指出,附近光線來自希臘列士波斯島。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愛琴海攝 110年6月9日
駐紮土耳其西部巴勒克埃西爾省(Balikesir)瓊達島(Cunda Island)海巡5月28日凌晨出海,前往愛琴海執行例行性巡邏任務。中央社記者何宏儒艾瓦利克攝 110年6月9日
駐紮土耳其西部巴勒克埃西爾省(Balikesir)瓊達島(Cunda Island)海巡5月28日凌晨出海,前往愛琴海執行例行性巡邏任務。中央社記者何宏儒艾瓦利克攝 110年6月9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