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全球中央2021年6月
「電動車就是未來,而且是不可逆的。」鼓勵民眾購買電動車、發展電動車產業,不僅是拜登擘劃的新美國夢,也是德國、中國、英國等大國競逐的目標,為的是減少碳排放,力抗氣候變遷,也為了掌握新能源科技與相關產業鏈。
全球中央2021年6月

暴雪逃死劫如銜天命 江秀真矢志辦登山學校

2021/6/15 10:31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江秀真是全球第一個從聖母峰南、北兩側都完攀登頂的華人女性登山家,更是完成攀登世界七大洲頂峰的首名華人女性。(江秀真提供)
江秀真是全球第一個從聖母峰南、北兩側都完攀登頂的華人女性登山家,更是完成攀登世界七大洲頂峰的首名華人女性。(江秀真提供)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在台灣開門就可以見山,但多數人卻不了解山。登山家江秀真在南美阿空加瓜峰的瀕死經驗讓她知道自己有使命,決定籌辦台灣第一所登山學校。

文/龍柏安 (中央社記者)

腳下踩著厚厚積雪,刺骨的寒風打在臉上幾乎要讓人失去知覺,江秀真回憶當年她踏在海拔超過4,000公尺的阿拉斯加冰河上,到處充斥著看不見的冰河裂隙,只要稍有不慎,就得提前從生命中登出。她的每一步彷彿都在尋死,但腦海中的專業知識確保踏出的每一步都在求生。

江秀真是全球第一個從聖母峰南、北兩側都完攀登頂的華人女性登山家,更是完成攀登世界七大洲頂峰的首名華人女性。她讚嘆山的雄偉與美麗,卻也見識過大自然翻臉的決絕與無情。她在11年前華麗轉身,從一名登山家成為全民登山教育的實踐者,然而這個轉變,她相信是山林賦予她的「天命」。

無情暴雪下撿回一命 體悟人之渺小

江秀真從小就熱愛運動,學生時期她不但是巧固球隊的一員,高職三年她還是田徑隊成員,主攻中長跑,考大學時,她一度還想念體育系。會開始接觸爬山的理由讓人噴飯,「當時我只是想賞雪,所以就去爬了雪山」,江秀真笑著說。

正因為有田徑隊的底子,江秀真上山後發現自己的體力真的很好。她在21歲那年考取了嚮導證,開始擔任實習嚮導,成天往山裡跑,許多資深山友看到她年輕、體力又好,紛紛鼓勵她往國外走。她在24歲就成功攀上全球第一高峰聖母峰,也開啟她的「旅外」登山生涯。

2006年,台灣本土戶外運動品牌歐都納發起「世界七頂峰攀登計畫」,資助七名台灣登山家挑戰世界七大洲最高峰,江秀真就是隊員之一,她除是「代表隊」中唯一的女性,還是成功完攀七頂峰三人中的其中一人。

在這為期三年計畫當中,江秀真有無數次與死亡擦身而過的經驗,其中令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挑戰南美第一高峰阿空加瓜峰,至今她仍清晰記得2007年2月14日那晚,四天前才剛滿36歲的她,「差點生日變忌日」。

當時同行的隊友返回基地營運補物資,江秀真獨自待在第二營等待,沒想到竟讓她碰上堪稱「毀滅性」的大風雪,幾乎要把山頂上的所有生機都抹滅,就連她僅存的棲身之地,也快被掀翻湮滅。

「當時我在帳棚裡大哭了一場。」江秀真強調,所有攀登高山前都要受過獨處訓練,知道一個人時該如何自處,因此當哭過發洩完,她馬上鎮靜下來,先解決眼前保暖的問題,再想辦法填飽自己。

沒想到當晚深夜的暴風雪強度,比白天還要來得更恐怖,這回江秀真是真的慌了,她跪在帳棚裡,祈求老天爺饒她一命,也把所有知道的法號、聖號全念了一遍,「不管是佛教、道教還是天主、基督,能求的能拜的我全都叫了」。

說起這段往事,江秀真笑得開懷,和她口中的恐怖經歷形成強烈對比,因為在那一刻她明白了:「老天爺要捏你就捏死了,人真的很渺小。」但當她成功撐過整整兩天兩夜的暴風雪,三天後她和隊友們竟成功登頂且平安撤回,她的心境有了轉變,「你會很清楚,你被老天爺退貨了,你會知道你有使命」。

劫後餘生的江秀真直言:「能活著回來當然很好,活著回來就證明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我再也不怕什麼暴風雪,再也不怕這個那個,在我的人生中從此沒有困難,只要問題來了就去解決。」

為自己生命負責 專業是唯一的保命丹

另一個對江秀真造成衝擊的是,當年6月她們要挑戰北美第一高峰麥肯尼峰,由於阿拉斯加遍地都是冰河地形,但台灣並沒有可以模擬的場地,因此有隊員說服贊助商,讓全隊提前一個月動身到當地的登山學校受訓。

「在受訓期間,有名63歲的歐吉桑是阿拉斯加當地人,他也來上課受訓,我們很好奇問他,他不是土生土長的當地人,每天都在看雪,為何還要來上課?」江秀真還記得,那名歐吉桑是個退休校長,而這名歐吉桑接下來說的話,給了她人生新的方向。

「他說我雖然在這裡長大,但我從來沒有爬過冰山,既然要做不熟悉的事,當然要來上課。」江秀真這才發現,當人家要做一件事之前,無論是專業技能還是知識都很重要,「這才是為自己的生命負責」。

旁人的經驗,加上自身親身經歷,江秀真也想通,唯有專業才是能幫助你在山林裡保命的法寶,她想將這些知識傳承下去,讓更多人了解山林,減少因無知造成喪命的悲劇和遺憾,籌辦台灣登山學校的想法在她心中萌芽。

江秀真嚴肅地說,在上山之前,需要做很多功課,也要了解自己的能力,「如果你在無知、逞強的狀態下把命弄丟了,你沒有盡到保護自己的責任,你就不夠尊重生命,你是在玩命」。

另一方面,台灣是個多山島嶼,在3.6萬平方公里的面積上,就有268座海拔3,000公尺以上高峰,是全世界高山密度最高的島嶼之一。江秀真直言,雖然台灣的山跟國外動輒7,000、8,000公尺的峻嶺在高度上不能比,「但台灣的山也不是那麼好惹的,台灣的地形、地貌,加上天氣變化實在太快,就算是我,去到不熟悉的山加上天氣若是不好,也有可能會迷路」。

江秀真感嘆,在台灣開門就可以見山,但多數人卻不了解山,「你可以不爬山,但你應該要對山有某種程度的了解和認知,我希望把它當成每個人生命當中的一種知識,當成一種本能的知識教育」。

三年踏遍上千校園 籌設全台首所登山學校

為了這個理念,過去11年來,江秀真走遍全台演講,近三年她深入校園推廣山林教育,希望能走遍全台灣的學校。到今年6月,她已踏進超過1,400所學校。她搞笑地說,很多單位打電話來邀約演講,總問她費用怎麼算,「我都回答他們,講師費不用考慮,你們幫我把人找來比較重要」。

要在台灣成立登山學校就需要有教材、教案,以及一套完整的教學系統,江秀真利用校園演講的機會,一路摸索、嘗試各種不同的教學方式。

江秀真承認,到目前為止,登山教育的系統還沒到位,「包括要教什麼、教多久、怎麼教,如果你有一套很順的系統,就可以直接變成實驗學校了,所以我現在就在做這些事情」。

依照她腦海中的藍圖與規劃,未來登山學校會歸類在技職學校,畢業前學生除要有外語專長,還需考取登山嚮導證,替畢業後的再就業或深造多一分保障,不但讓學生保有向國外發展的潛力,就算留在台灣,也有接團帶客上山的能力。

去年底江秀真成立了台灣福爾摩莎山域教育推廣協會,她透露將在今年暑假開始會發動群眾募資,她也期盼全民一起參與。她點出,在成立學校前,需要一筆經費,也需要團隊,她相信透過協會來累積經驗,系統與制度可大大提升效率,若一切按照預期,有機會在未來的三至五年內在台灣成立第一所登山學校。

*看單篇不過癮?中央社電子書城《全球中央》電子雜誌、紙本雜誌全面特價中。
*訂閱紙本雜誌《全球中央訂購單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