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王汎森憶余英時:著作中能看到廣大且精彩的世界

2021/8/5 13:26(8/5 16:22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史學家余英時(右)1日過世,學生、中研院院士王汎森(左)5日表示,余英時是有良知的偉大學者,且非常關心學生。圖為1999年7月余英時在「嚴復思想與中國學術研討會」發表演說,王汎森擔任引言人。(中央社檔案照片)
史學家余英時(右)1日過世,學生、中研院院士王汎森(左)5日表示,余英時是有良知的偉大學者,且非常關心學生。圖為1999年7月余英時在「嚴復思想與中國學術研討會」發表演說,王汎森擔任引言人。(中央社檔案照片)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吳欣紜台北5日電)史學家余英時1日於睡夢中辭世,其學生、中研院院士王汎森今天回憶,余英時是有良知的偉大學者,且非常關心學生,也透露自己投入思想史,是因為能從余英時著作中看到廣大精彩的世界。

中研院今天發布新聞稿證實,一代史學大師、中研院院士余英時8月1日在美國寓所睡夢中逝世,享耆壽91歲。

王汎森1987年至普林斯頓大學讀書,曾受余英時的教導,王汎森今天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表示,余英時不僅是史學泰斗、展現知識分子的風骨與典範,也提到余英時對學生處境考慮相當周到。

王汎森回憶,他在普林斯頓大學唸書到最後一年時,學校突然修改了獲得第5年獎學金的規定,要求每名學生都要交3篇論文,當時自己也正努力寫,但有一天在路上看到余英時開車經過,余英時看到他,又開車折返回來把他攔下,告訴他學校有新規定,但「不用擔心,我已經跟他們說我看到3篇論文了」。

王汎森指出,由於這個規定是突然臨時修改的,留學生的心理壓力都很大,余英時也擔心學生處境,因此就直接用這種方式。他也提到,後來留學回台,如果自己身體有狀況、生病,余英時也都非常關心他。

王汎森也說,余英時讀書既精又快,表面雖看不出來,他思想非常澎湃、活躍,但下筆謹慎、內心始終非常平靜,在念書時,神態彷彿他整個世界都在那頁書上。

特別的是,余英時做研究到寫文章都一手包辦、很少委託研究生做事,王汎森回憶,余英時僅有一次委託過他,是在空閒的幾個月協助注意一些史料,其餘就是幫忙借幾次書而已,因為「余英時一直認為學生是朋友」。

王汎森也提到,余英時所處時代正好是共產革命最盛的時代,所以他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因此著有「民主革命論」,認為民主優先於革命;余英時也支持香港占中運動,支持公民不服從,對於自由民主堅持不遺餘力到最後一刻。

余英時帶給王汎森影響深遠,王汎森也透露,自己本來只對一般的歷史有興趣,後來進入思想史領域最重要原因就是余英時,「好像能從他的著作中看到一個精彩且廣大的世界」。(編輯:陳政偉)1100805

中研院院士余英時1日在美國寓所睡夢中逝世,享耆壽91歲。(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研院院士余英時1日在美國寓所睡夢中逝世,享耆壽91歲。(中央社檔案照片)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