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遭受迫害不夠 新疆維吾爾人還得為中共做宣傳

最新更新:2020/06/12 19:58
為營救繫獄母親而奔走請願的伊斯坦堡維吾爾人西爾買買提.加吾蘭(右)表示,意外接獲無法聯繫兩年半的父親致電「為中共宣傳」。圖為他母親(左)2013年訪伊斯坦堡。(西爾買買提.加吾蘭提供)中央社記者何宏儒伊斯坦堡傳真 109年3月6日
為營救繫獄母親而奔走請願的伊斯坦堡維吾爾人西爾買買提.加吾蘭(右)表示,意外接獲無法聯繫兩年半的父親致電「為中共宣傳」。圖為他母親(左)2013年訪伊斯坦堡。(西爾買買提.加吾蘭提供)中央社記者何宏儒伊斯坦堡傳真 109年3月6日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12日專電)為營救繫獄母親而奔走請願的伊斯坦堡維吾爾人西爾買買提.加吾蘭表示,意外接獲無法聯繫兩年半的父親致電「為中共宣傳」。他認為家人受當局壓迫而要求他停止對外發聲。

「能想像嗎,你的父親給你打電話,叫你閉嘴,不要為了救媽媽而發聲。」西爾買買提.加吾蘭(Xiermaimaiti Jiawulan)說。

西爾買買提.加吾蘭出身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伊犁霍城縣,2011年抵伊斯坦堡念大學,畢業後在當地工作,已經取得土耳其永久居留權。

他說,自己於1日意外接獲已經「從集中營畢業」的父親和弟弟致電,「給我做了一些中共的宣傳工作,強調當前政策特別好,叫我專注於學習,不要再參加活動」。

西爾買買提.加吾蘭今天在電話中告訴中央社記者:「然後我也跟父親說了,如果沒有聽到媽媽的聲音、沒看到媽媽跟親人一起吃飯的畫面、沒辦法跟老家的人自由通電話,我絕對不會停止。」

他認為家人是被安排在警察局或國家安全機構裡打電話。

自從2018年1月起就無法與在新疆的家人聯繫,西爾買買提.加吾蘭沉默多時又求助無門,絕望之餘才決定放手一搏而在鏡頭前錄下證言,以家庭離散的遭遇向世人揭露中共對維吾爾人進行的迫害。

他向歐洲聯盟駐土耳其代表團遞交陳情函,並將內容發給中國駐伊斯坦堡總領事館,盼得知家人消息,終於2月間獲館方回覆。根據中國領事館官員在電話中對西爾買買提.加吾蘭提出的說法,他的母親因為「幫助恐怖活動罪」而遭到判刑。

西爾買買提.加吾蘭表示,他的母親擔任國家公務員長達30年,因於2013年參加中國官方核准的旅行團赴伊斯坦堡探訪當時就學的他,於2018年遭判5年徒刑,目前仍然繫獄。

儘管當局施展親情攻勢,西爾買買提.加吾蘭說他不但不會停止發聲,還要繼續向國際組織和國際媒體揭露,「控訴中共對維吾爾人進行的迫害」。

美國國務院於當地時間10日發布2019年度全球宗教自由報告指出,估計有超過100萬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回族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成員,被中國政府監禁在特別建造的新疆集中營。這些人只因為自身宗教信仰與種族而「被消失」,或遭到政治洗腦、身心虐待等。

聯合國專家指出,新疆至少有100萬名維吾爾人及他族穆斯林被拘禁於再教育營。中國稱再教育營是職業訓練中心,有助根除極端主義並培訓新技能。部分西方媒體稱再教育營為集中營。有些報導指出,遭關押集中營的少數民族人士多達180萬人。(編輯:林憬屏)1090612

旅土耳其維吾爾人西爾買買提.加吾蘭(右)的家人遭關押在新疆再教育營,他疾呼國際社會關注拘留營中武漢肺炎的感染風險。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攝 109年2月1日
旅土耳其維吾爾人西爾買買提.加吾蘭(右)的家人遭關押在新疆再教育營,他疾呼國際社會關注拘留營中武漢肺炎的感染風險。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攝 109年2月1日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