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阿富汗機場混亂中託嬰失散 苦尋近5個月終團圓

2022/1/9 12:06(1/10 08:17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美軍去年倉促撤離阿富汗期間,一對夫婦將襁褓中的兒子暫時託付給喀布爾機場圍牆內的軍人,如今男嬰已和住在阿富汗的親人團圓。左為尋獲男嬰撫養的計程車司機沙費,右為男嬰祖父。(路透社)
美軍去年倉促撤離阿富汗期間,一對夫婦將襁褓中的兒子暫時託付給喀布爾機場圍牆內的軍人,如今男嬰已和住在阿富汗的親人團圓。左為尋獲男嬰撫養的計程車司機沙費,右為男嬰祖父。(路透社)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喀布爾8日綜合外電報導)美軍去年倉促撤離阿富汗期間,一對夫婦慌亂之中將襁褓中的兒子暫時託付給喀布爾機場圍牆內的軍人,卻從此骨肉失散,如今傳來好消息,男嬰已經和他仍住在阿富汗的親人團圓。

路透社獨家報導,男嬰的名字是蘇赫爾(Sohail),去年8月19日失蹤時僅2個月大,當時成千上萬人急著要逃出遭塔利班(Taliban)重掌政權的阿富汗。

寶寶的父親是阿瑪迪(Mirza Ali Ahmadi),過去在美國駐喀布爾使館擔任警衛。去年夏天美國撤軍之際,阿瑪迪帶著妻子和5個孩子要搭機前往美國,卻在喀布爾機場附近遭大批民眾推擠。

夫妻倆擔心年幼的蘇赫爾經不起這般衝撞,因此把他交給一名穿著制服、他們以為是美軍的軍人,心想要不了多久就能抵達約5公尺外的機場入口。

不料就在這時候,塔利班部隊把人群向後推,阿瑪迪夫妻又花了30分鐘才進入機場。這時候,已經找不到寶寶蘇赫爾的下落。

官員告訴他們,寶寶很可能被分開帶離阿富汗,可能稍後就能與他們團圓。夫妻倆和另外4個孩子就這麼被撤離,最後來到德州一處軍事基地,數個月來完全不知小兒子下落。

而8月19日那一天,29歲計程車司機沙費(Hamid Safi)在機場發現蘇赫爾獨自在地上哭泣,在找不到親生父母情況下,他將寶寶帶回家當成親生兒子照顧。

沙費和妻子育有3個女兒,但他表示,自己的母親臨終前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他能有個兒子。

但路透社去年11月獨家報導蘇赫爾與家人失散的消息後,沙費的鄰居認出路透社照片的寶寶,正是這名計程車司機幾個月前從機場帶回的寶寶,因此在翻譯版報導中通報下落。

阿瑪迪這才連繫仍在阿富汗的67歲岳父拉薩威(Mohammad Qasem Razawi),拜託他去找沙費討回孩子。

拉薩威帶著一頭宰好的羊、幾磅胡桃和衣服等禮物要給沙費和他的家人,花了2天2夜才風塵僕僕地來到喀布爾。

但沙費拒絕歸還蘇赫爾,堅持自己和家人也要從阿富汗撤離才行。經過7週多的談判和懇求,以及遭塔利班警方短暫拘留後,沙費終於把蘇赫爾交出來。

拉薩威表示,家人最後同意補貼沙費10萬阿富汗尼(約新台幣2萬6500元),作為照顧蘇赫爾5個月的費用。

拉薩威說,沙費一家對於失去蘇赫爾心痛欲絕,沙費和自己都哭了,不過拉薩威向他們保證,「你們夫妻倆都還年輕,阿拉會給你們男孩的,不只一個,而是很多個。我感謝他們在機場救了這個孩子」。

接下來的課題就是讓蘇赫爾與已經撤離到美國的雙親和手足團圓。

整起事件凸顯美軍在經歷20年戰爭後倉促撤離阿富汗期間,許多父母與親生骨肉分離的窘境。另外一個較受人注目的案例,是美軍陸戰隊員從高處將包著尿布的女嬰拎過裝有刺網的圍牆。所幸這名病嬰在機場內的一所挪威醫院接受治療後,已經送回給父親。

由於美國目前在阿富汗沒有大使館,加上國際組織已不堪負荷,阿富汗難民想和離散親人團圓的情況相當複雜,蘇赫爾和家人團圓的時間點和可能性都難以得到答案。

美國國防部、國務院和國土安全部今天都未針對此事的置評請求做出回應。(譯者:李佩珊/核稿:蔡佳敏)1110109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塔利班命砍下假人模特兒頭部 稱有違伊斯蘭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