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機場混亂中託美軍暫顧 阿富汗男嬰迄今生死未卜

2021/11/6 11:42(12/10 20:01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美軍8月從阿富汗首都撤離時,機場外陷入混亂,一對夫妻情急下將襁褓中2個月大的兒子交付給一名美軍,沒想到兒子就此下落不明。圖為8月間阿富汗民眾在喀布爾機場外,盼能搭機離開。(安納杜魯新聞社)
美軍8月從阿富汗首都撤離時,機場外陷入混亂,一對夫妻情急下將襁褓中2個月大的兒子交付給一名美軍,沒想到兒子就此下落不明。圖為8月間阿富汗民眾在喀布爾機場外,盼能搭機離開。(安納杜魯新聞社)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紐約5日綜合外電報導)美軍8月從阿富汗首都撤離時,機場外陷入混亂,一對夫妻情急下將襁褓中2個月大的兒子交付給一名美軍,原以為一家很快就能在5公尺外的大門旁團圓,沒想到兒子卻就此下落不明。

路透社報導,8月19日這天,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機場外的人潮陷入混亂,阿瑪迪(Mirza Ali Ahmadi)和妻子蘇拉雅(Suraya)及5個孩子身陷其中,手足無措之際,一名美軍在圍欄的另一邊詢問他們是否需要幫忙。

當時兩人擔心2個月大的寶貝兒子蘇赫爾(Sohail)會在推擠之下受傷,就把孩子交給這名美軍,心想要不了多久就能抵達約5公尺外的機場入口。

阿瑪迪表示,就在這一刻,現場塔利班(Taliban)開始將數以百計原本可望撤離的民眾往後推,使得一家人花了半個多小時才抵達機場圍籬的另一邊,然而卻不見兒子蹤影。

自稱擔任美國大使館警衛10年的阿瑪迪開始絕望詢問每個遇到的官員,想知道兒子的下落。他表示,一名軍事指揮官告訴他,機場對小嬰兒來說太危險,認為孩子應該已經被帶往一處專門安置兒童的特區,但當阿瑪迪趕往當地卻撲空。

阿瑪迪透過翻譯受訪表示,當時他和這名指揮官在機場四處尋找,始終找不到人。由於他不會說英語,必須靠美國大使館的阿富汗同僚幫忙溝通,因此他從未得知這名指揮官的姓名。就這樣過了3天。

他說:「我大概和20幾個人說過話。不管是文官還是武官,我逢人就問孩子的下落。」

阿瑪迪表示,其中一名交談過的文官告訴他,蘇赫爾可能是由這名文官自己撤離的,「他們說『我們沒有資源讓寶寶留在這裡』」。

35歲的阿瑪迪和32歲的蘇拉雅,以及另外4名年齡分別為17歲、9歲、6歲和3歲的孩子被安排搭上飛往卡達的撤離班機,接著先到德國,最後降落美國。這家人目前和其他阿富汗難民待在德州布立斯堡(Fort Bliss),等候被重新安置到美國某處。他們在美國沒有其他親人。

阿瑪迪說,自從孩子走失後,他逢人就提兒子的事,救援人員、美國官員都向他保證會盡力尋人,「但也都只是保證而已」。

蘇拉雅也透過翻譯表示,自己多數時間以淚洗面,其他孩子也都心煩意亂。

她說:「我一直想著我的孩子,每個打給我的人,我媽、我爸、我的姊妹都安慰我,要我別擔心,說神是仁慈的,一定會找到人。」

一個阿富汗難民支持團體做了「失蹤寶寶」公告,附上蘇赫爾的照片,在他們的圈子裡流傳,希望有人能認出他。

國務院發言人表示,政府正在努力和國際夥伴及國際社會合作,「探究各項管道尋找這個孩子,包括透過國際失蹤和受虐兒童援助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Missing and Exploited Children)發布國際安珀警報(Amber Alert)」。(譯者:李佩珊/核稿:盧映孜)1101106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