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加國台裔教授看228:說故事找真相 增進族群認識

2024/2/28 07:38(2/28 12:38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加拿大卑詩大學台裔教授山人幸琪(右)和14歲的兒子(左)分享228的故事,她的叔公在228事件中消失,至今家族仍在等一個答案。中央社記者程愛芬溫哥華攝 113年2月28日
加拿大卑詩大學台裔教授山人幸琪(右)和14歲的兒子(左)分享228的故事,她的叔公在228事件中消失,至今家族仍在等一個答案。中央社記者程愛芬溫哥華攝 113年2月28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程愛芬溫哥華27日專電)228事件距今已77年,有人認為此事件已成為政治鬥爭的工具,需要丟下歷史包袱,但加拿大台裔教授山人幸琪稱,醫學教育上強調用敘事方式來交流彼此情感、增加同理心,因此追憶228,是為了真相和未來,非關政治。

卑詩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教授山人幸琪的叔公於228事件中失蹤,至今屍骨不明。她說,像她家族一樣的人很多,放不下228的陰影,不是因為想刻意製造分裂,更不是為了某個政黨利益,而純粹是因為還在等待一個答案,希望看到事件全貌與真相。

她說,爺爺的兄弟被失蹤殺害了,但當年那種戒嚴的恐怖氣氛下,家裡禁談這件事情。「爺爺是仕紳,當年因為兄弟突然死亡,讓他想去當警察,因為覺得這樣比較能保護家人。不過爺爺天生視力不好,為此去動眼睛手術,沒想到手術失敗反而瞎了雙眼。」

山人幸琪說,對一個家庭來說,228黑暗期,導致一個兒子失蹤、一個兒子失明,當時又在戒嚴氣氛下,無法追究責任、甚至不敢對外人訴苦,那是一種怎樣的抑鬱?」

「我爺爺72歲去世時,距離戒嚴解禁還有十幾年,所以父親也是到了很晚才聽自己的爸爸說起這段歷史,但關於叔公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根本找不到頭緒。」

當她看到有些人說「228是政治利益提款機」、「228如美國內戰」、「放下過去、繼續前進」等言詞時,她感到遺憾。她認為,228不僅是一個日子,而是一個傷痛,這個瘡疤很清晰地刻在台灣土地上,所有人事物都受影響,「只有正視傷疤,才能真正療癒。」

山人幸琪在口腔健康醫學院擔任教授,她說醫學教育中有一環是「敘事醫學」(Narrative medicine),鼓勵患者用「敘事」幫助痊癒的方式。「這種敘事方式可以增加人的同理心,因此說著228的故事,代代傳著,非關政治利益,而是能撫慰傷者,也能彌合分歧,讓所有人都能更好地走向未來。」

加拿大歷史上有原住民寄宿學校的黑暗歷史,每年9月30日為「原住民真相和解日」,這一天全國放假,有不同紀念活動,政府機構、學校和社區有多種方式讓人民了解原住民的遭遇和文化的豐富性。她說:「沒有人會說這太政治化、太多餘,因為我們都知道人的生活離不開政治,就看你用甚麼方式來解讀。」

今年在北美台灣婦女會的推動下,「百合胸花」成了228的紀念標誌,山人幸琪覺得特別有意義。

她說,人會因故事動容,人也會對物品有感。「例如我兒子看到這枚胸花,就說好漂亮,胸花外盒上還附上了簡單的中英文說明,我很自然地和他說起了228歷史。在歐美紀念國殤日時,人人會戴紅色罌粟花別針,因此海外的孩子很容易接受這種歷史涵義。做家長的責任就是『說故事』,既然我們會讀歐洲歷史、說童話故事,為什麼不用說故事方式讓孩子認識台灣歷史?」(編輯:韋樞)1130228

百合胸花成為今年紀念228的一個標誌,山人幸琪鼓勵人人從台灣百合的故事開始說起,用敘事方式交流228,讓這段歷史變得更有意義。 中央社記者程愛芬溫哥華攝 113年2月28日
百合胸花成為今年紀念228的一個標誌,山人幸琪鼓勵人人從台灣百合的故事開始說起,用敘事方式交流228,讓這段歷史變得更有意義。 中央社記者程愛芬溫哥華攝 113年2月28日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尋找湯德章重現228白色恐怖 盼關注這塊土地
172.30.142.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