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21歲俄軍擊斃平民涉戰爭罪 將成烏克蘭審判首例

2022/5/12 10:49(5/12 11:38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華盛頓11日綜合外電報導)烏克蘭檢察總長今天表示,烏國將審判一名正被拘留的21歲俄羅斯士兵,此人會成為烏俄11週衝突以來第一個因涉戰爭罪而接受審判的俄羅斯軍人。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報導,烏國檢察總長聲明指控希希馬林(Vadim Shishimarin)2月28日在烏國東北部蘇米(Sumy)地區一座村落,從車上用卡拉希尼柯夫(Kalashnikov)突擊步槍開了數槍,殺害一名手無寸鐵的62歲居民。

聲明提到,遇害男子當時在路邊牽著腳踏車,頭部中彈,在距離住家只有幾十公尺的地方當場斃命。

檢察總長辦公室表示,烏克蘭調查人員蒐集這名俄軍涉案的證據,發現他「違反了戰爭法和慣例,並犯下有預謀的謀殺」,這項罪行可處10到15年有期徒刑,甚至無期徒刑。聲明並未提供詳細的證據性質,也未說明這名俄軍最終如何被烏克蘭拘留。

檢察總長維涅迪克托瓦(Iryna Venediktova)向烏克蘭公共廣播公司表示:「希希馬林確實人在烏克蘭。我們並不是展開缺席審判,而是要直接審判一名殺害平民、犯下戰爭罪的人。」

烏克蘭影音部落客佐爾金(Volodymyr Zolkin)3月19日上傳一支影片到影音分享平台YouTube,內容是他訪問希希馬林。佐爾金近幾個月來因為在鏡頭前訪問俄羅斯戰俘而聲名大噪,他會在訪談過程中讓這些戰俘與家鄉親人聯絡。

希希馬林在影片中同意被拍攝,接著描述他的部隊被告知要參加軍演,於今年1月被派到俄羅斯西南部距離烏克蘭邊境約322公里的城市佛洛尼斯(Voronezh)。希希馬林告訴佐爾金,他和所屬小隊後來在試著將傷兵從烏克蘭帶回俄國時遭到包圍,他也因此被俘。

影片顯示,希希馬林在佐爾金注視下致電父親,告訴父親自己成了戰俘。希希馬林說,「他們對我很好」,還說他預期應該會有安排換俘的談判。

希希馬林的父親對佐爾金說,希希馬林「只是一名軍人,我不認為他知道自己要去哪裡。你說他入侵,我們卻被告知他們在捍衛國家。他並不知情,只是聽命行事。你聽到的是一回事,我們聽到的是另一回事」。

希希馬林接著打電話給母親,他母親說,俄國在取得關於烏俄戰爭資訊方面的限制愈來愈嚴,還問為何俄國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要派「我們的孩子」上戰場。

華郵無法獨立證實這支影片的內容。

美利堅大學華盛頓法學院(American University Washington College of Law)的戰爭罪和人權專家高德曼(Robert Goldman)說,過去幾十年裡鮮少有遭俘軍人接受戰爭罪審判的國際前例,更別說在衝突期間受審。

高德曼表示,現在就展開審判,而非等到戰爭結束後才進行,好處是能取得包括目擊者證詞在內的最新證據,能支持案件論述。他說:「就我看來,在烏克蘭的證據很新,且是以非常專業的方法蒐集。」

起訴個別士兵往往比起訴指揮官或高層官員更可行,因為後者多半更能輕易躲避抓捕。

「戰爭罪」一詞指的是在交戰和占領期間違反國際法的行為,包括刻意針對平民,以及攻擊醫院、學校和歷史古蹟

但佐爾金的訪問影片和其他拍攝被俘俄軍的影片也引發烏克蘭可能違反國際法的疑慮。根據管理戰爭規則的「日內瓦公約」一項條文,戰俘必須受到保護,免於「暴力或威脅行為,以及侮辱和公眾好奇」;烏方則表示有遵守規定。

高德曼說:「令人有點不安的是,戰俘不應被拍攝,也不該在審前以任何形式示眾,例如遊街及拍攝。」(譯者:李佩珊/核稿:曾依璇)1110512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172.30.14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