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人權路迢迢 脫北母親:只想再抱抱我的孩子

2022/11/20 15:59(11/22 09:52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為了重獲與孩子見面的自由,脫北者金政亞從2015年起正式成立統一媽聯合會,為脫北女性人權發聲。中央社記者廖禹揚首爾攝 111年11月20日
為了重獲與孩子見面的自由,脫北者金政亞從2015年起正式成立統一媽聯合會,為脫北女性人權發聲。中央社記者廖禹揚首爾攝 111年11月20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廖禹揚首爾20日專電)「最後一次和女兒通話的時候,她對我說,媽媽你不要我了嗎?這讓我下定決心開始統一媽的活動」。「統一媽聯合會」代表、脫北者金政亞說,許多在中國生下子女的脫北女性逃離中國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拋家棄子,而是只有這樣,才有活著一家團聚的希望。

金政亞從2015年起正式成立統一媽聯合會,對在中國脫北女性現況進行調查,為脫北女性發聲。金政亞接受中央社專訪表示,國際社會目前對脫北女性的關注焦點,在於被中國強制北送(遣送回北韓)的女性可能受到非人道待遇,「但強制北送的的問題不只有這些」。

金政亞引述統一媽最新調查結果指出,超過8成受訪脫北女性曾因金錢交易與中國男子結婚或同居,因此在中國生養子女的案例也不在少數。這些母親每天都活在強制北送的恐懼中,無法正常生活、更遑論爭取屬於自己的基本人權,不少人表示「若不是為了孩子,真的不想活了」。

「在中國生下子女的脫北女性中,被強制北送後仍會再次脫北的案例太多了,這也說明強制北送的問題」。

金政亞說,希望國際社會與媒體輿論能共同發聲,「必須阻止母親與子女被迫分離的狀況,從人道上必須保護他們」,這對仍在掙扎的母親們而言也是一個能支撐她們活下去的希望。

● 從忠誠黨員到脫北

父母不詳的金政亞1976年出生於北韓東北部靠近與中國交界的清津市,出生3天後被一對教授夫婦收養,在北韓家境算是相當不錯,養父母也將她視如己出,殷切囑咐從小身體孱弱的她一定要學醫,「這樣才能好好照顧自己」。她直到養父母過世後才從親戚口中得知自己其實是養女,最終也沒能實現學醫的夢想。

失去養父母的金政亞因為經常到軍營探望哥哥而被當地一名軍方政治委員注意到,用了各種方式領養她,「那個人因此收到金正日的親筆信」。

金政亞說明,收到領導人親筆信或合照的人在北韓擁有特權,而她的第2任養父甚至因此躲過殺身之禍,一路加官晉爵。

金政亞也在養父遊說下入伍服務,度過10年艱辛軍旅生活,但在一次訓練中因下半身麻痺被替換職務,她當時只埋怨給予她這副身軀的生母,從未對北韓體制產生質疑。

「我當時是個非常忠誠的黨員,沒有做過任何違法亂紀的事」。金政亞第一次興起叛黨脫北的念頭,其實是為了向奪走她人生的養父報仇。

金政亞在養父母留下的唯一血脈、比她年長6歲的哥哥過世後,與軍中認識交往的對象結婚,移居北韓內陸地區,但在懷第2胎時遭丈夫家暴流產,因此決定離婚,返鄉重新開始生活。但在北韓,對擁有黨籍的金政亞而言,要遷居並不簡單,除了戶籍移轉外還必須移轉黨籍,「對那個人(第2任養父)而言是很容易的事,他卻說,『我為什麼要幫你』?」

「我也想相信他是因為看到我的處境艱難才收養我,但只是再次體認到他只是為了自己強制領養我、利用了我的人生」,金政亞坦言,「如果他沒這樣說,我應該就不會脫北了」。

● 第二次逃離

抱著要讓養父受到連帶懲罰的報仇心理,一無所有的金政亞孤身踏上脫北之路。「就我當時所知,如果沒錢的話,必須跟中國男人結婚才能脫北;如果有錢、找到好的仲介,可能可以直接去南韓」。

因為自尊心,不願向養父母朋友求助的金政亞帶著乾糧就上路了,甚至還患上嚴重流感。

2006年脫北的金政亞正好遇上梅雨季,原本水深只到腳踝的江水漲至成人胸部高度。金政亞回憶,當時她因為流感高燒到40度,下了江才真正感受到「我選了一條可能會死的路啊」。

曾經遭受北韓前夫暴力對待的金政亞不願與朝鮮族男人結婚,只好選擇語言不通的漢族男子,最終被仲介送到一處漢人村莊。

「在那裡的所有人無論遠近,全都是親戚,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誰」。金政亞說,當時她並不知道這樣的環境將斷絕她所有對外聯絡管道,也比一般村莊更難脫離。

沒想到她被賣到中國之後不久就發現懷孕,是北韓前夫的孩子。「知道懷孕後回家就被舉報了」,金政亞在公安找上門來時甚至打算一死了之,最後是中國丈夫家人動用關係賄賂公安,才讓她逃過被強制北送的命運,但每隔幾天就上門確認她行蹤的公安,讓她陷入更深的恐懼中。

「公安都說不會抓你,要你放心」。不過,金政亞說,脫北者被抓捕的消息時有所聞,而每當北韓領導人訪中,前一兩個月就會開始大規模抓捕脫北者,「我們這些已經被登錄、被掌握行蹤的人就是首要目標」。

2008年底開始不斷有金正日將在2009年5月訪中的新聞,害怕孩子因此失去母親的金政亞開始存錢計劃下一次逃離。

● 活下去才可能一家團聚

脫北者在中國被視為犯罪者,被中國政府以「與北韓的犯罪引渡協議」為由強制北送,一旦被送回北韓,將會面臨酷刑、性侵等非人道待遇。不要說再次脫逃,能不能活下去都是個問題,在中國每天活在北送威脅中、生怕孩子突然有一天就失去母親的金政亞因此決定逃往南韓。

「我們不是為了自己、也不是要拋棄小孩,但他們不願意理解我們」。在南韓安頓下來後,金政亞隨即與中國丈夫聯絡,提出一起在南韓生活,但都被拒絕。「我一直寫信請他來南韓看看也好,但可能是怕一來孩子就被我搶走,所以不願意來」。

「人口販賣是脫北女性離開北韓時為了活下去必須做出的選擇」。金政亞說,「即使起點是金錢交易,還是有很多人把彼此當作家人,有很多人想要這樣好好生活下去,但因為中國的強制北送政策,這些瞬間都化為烏有」。

金政亞因為孤兒身分、無法與北韓前夫家爭取第一個孩子的撫養權;在中國的女兒也因為中國丈夫的不理解,近10年斷絕聯絡。

金政亞說,「作為母親,無論是在北韓的子女,或是在中國的子女,都是一樣想念的,從未想過要拋下他們」,「我們都是被命運推著走到今天,能自由地見孩子們一面是母親們最大的願望」。

她認為,要達成這個願望只能靠統一,如果統一,與北韓的家人都能夠相見,中國也沒有必要實施強制北送,「這是統一媽這個名稱的含義」。(編輯:周永捷)1111120

脫北者金政亞(左)創立的統一媽聯合會2022年發布近5年來對中國及南韓兩地生活的脫北者家庭調查。中央社記者廖禹揚首爾攝 111年11月20日
脫北者金政亞(左)創立的統一媽聯合會2022年發布近5年來對中國及南韓兩地生活的脫北者家庭調查。中央社記者廖禹揚首爾攝 111年11月20日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172.30.14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