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被噤聲的中國P2P受害者 以絕路來開路

最新更新:2018/10/18 12:33
中國大陸P2P公司7月出現集中倒閉,部分受害者8月初串連到北京請願,當地警方將他們強行送走。圖為中國銀保監會附近部署大量警車。(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國大陸P2P公司7月出現集中倒閉,部分受害者8月初串連到北京請願,當地警方將他們強行送走。圖為中國銀保監會附近部署大量警車。(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記者張淑伶上海特稿)在中國大陸,許多話題新聞就像一陣風,問題還沒解決,新聞幾乎已消聲匿跡。但不報導不等於沒出事,P2P平台集中倒閉就是個例子,不讓受害者發聲,最後他們只能以死相逼。

P2P網路借貸平台本質是擔任借貸雙方的資訊仲介,以此收手續費。然而,很多出問題的P2P公司,則是玩起了集資,將錢用於自身發展或對外投資,又或者是以高利息為誘餌,非法吸金後直接消失。

P2P公司在7月出現集中倒閉,部分受害者8月初串連到北京請願,當地警方將他們強行送走,阻止上訪。據報導,當時有上百名警力包圍銀保監會。

差不多就在同一時期,上海的媒體接到上級指示:「不能炒作維權。」於是,媒體漸漸不報導受害者的情況了,避免踩到紅線。

發生上街抗議這類群體性事件時,中國執政者最怕的就是事態擴大造成模仿,引發失控的連鎖效應。

可以說,在P2P平台的處理上,當局著重「鼓勵合規、打擊非法」,將這個2012年時備受鼓勵的「金融創新」給予整頓,不讓過度借貸和虛高的利率造成風險。

事實上,正是因為政府要求每個平台必須達到一定條件並登記備案,初期將截止日期訂在今年4月,才造成不合規的P2P公司跑路,在6、7月達到高點。

但對於受害者,只能看作自己受騙了或是投資失敗,政府似乎不打算負起先前監管不足的一定責任。

然而,不報導、不「模仿」,不代表問題解決,更不代表沒有悲劇。

一名來滬約20年的台商日前向中央社記者談及,在中國大陸從事經營管理就必須了解中共的思維。

他以2010年富士康深圳廠發生連續十幾起跳樓事件為例,認為當時台幹忙得焦頭爛額,卻處理不得要領,應該即早就撥出預算邀請中共派人員「駐廠協助管理」。

「第一件事,就是他們會控管媒體報導,阻斷自殺的傳染效應。」這名台商認為,沒有報導,就會大大降低「模仿者」的動機,不會讓事情一發不可收拾。掌控宣傳機器和輿論走向,也確實是中共一直以來最重視的治理手段。

不過,7日起在大陸社群媒體上迅速傳播的一封P2P受害者遺書和影片,證明上述的說法太過一廂情願。

這名杭州的女性受害者說:「錢其實沒有那麼重要,還年輕能賺能活下去,但是這口氣實在受不了。這個國家太令人失望,錢被詐騙,立案快一個月,一點進展沒有…還沒開始維權,派出所就鎖定你是維穩對象,限制你。國家政策是出的很及時,但下面從來不實行。」

「去上海找股東要錢,出來驅趕金融難民的警察比維權的人都多。去上海信訪局反映,幾百人被一群警察和協警暴力驅趕,這也是我親身經歷的警察打人。」字裡行間,這名受害者描述了自己對抗爭的深深失望,對於從小所受愛國教育和親身經歷的不協調的難過。

遺書最後,她對自己的孩子說:「希望你好好讀書,長大後出國留學移民。」

中新網8日報導,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日前發出關於網路法院審理案件的規定,但報導說,網路法院並不受理P2P借貸糾紛。

媒體不報導受害者動態,警察不讓民眾上訪,網路法院不審理這類糾紛;政府維穩高於民眾維權,在這片土地上始終是不變的道理。

這名女性只是千千萬萬P2P受害者的一分子。(編輯:繆宗翰)1070907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