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業者反彈OTT專法草案 批逼走Netflix等繳稅外商

2022/6/27 11:16(6/27 20:51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醞釀近2年的OTT專法草案將出爐,引發Netflix、LINE TV等土洋業者群起反彈,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NMEA)理事長蔡嘉駿接受中央社專訪,重砲抨擊專法「最嚴重後果就是把外商逼走」。中央社記者吳家豪攝 111年6月27日
醞釀近2年的OTT專法草案將出爐,引發Netflix、LINE TV等土洋業者群起反彈,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NMEA)理事長蔡嘉駿接受中央社專訪,重砲抨擊專法「最嚴重後果就是把外商逼走」。中央社記者吳家豪攝 111年6月27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吳家豪、蘇思云台北27日電)醞釀近2年的OTT專法草案將出爐,一旦立法通過,NCC將有權納管Netflix、LINE TV等業者,引發土洋業者群起反彈,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NMEA)理事長蔡嘉駿代表出面,重砲抨擊專法「最嚴重後果就是把外商逼走」。

2020年7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首次拋出「網際網路視聽服務管理法」草案(OTT TV專法),並舉辦2場公聽會,一度引發業者強烈反彈,外界原以為草案將不了了之,但在立法院交通委員會主決議要求下,今年5月NCC提出新版OTT草案架構,並規劃在6月底前公布草案內容,讓業者急跳腳,包括Netflix、Disney+國際影音串流巨擘以及friDay影音、myVideo、LINE TV等本土影音平台,紛紛向NMEA大吐苦水,表達疑慮。

根據業者掌握OTT草案架構,NCC將公告一定規模以上的大型平台必須登記並負擔特別義務,計畫要求大型業者要有一定程度投入本土內容產製,看似是要促進台灣本土內容產業,不過看在國際大型串流平台業者眼裡,這項規定反而可能成為扼殺創意的緊箍咒,蔡嘉駿對中央社記者直言,「這是外商最顧慮的一點」。

NCC近期規劃推出新版OTT草案條文。(中央社製圖)
NCC近期規劃推出新版OTT草案條文。(中央社製圖)

●韓國付費率比台高5倍 Netflix營收卻不及三立東森

蔡嘉駿強調,不是所有內容放在OTT平台上就會有人看,一定要有夠好、夠吸引人題材才能吸引觀眾;換句話說,只要是有競爭力內容,大家搶著合作跟買版權都來不及了,也根本不用政府管。

對於韓國「魷魚遊戲」為何可以在全球掀起「魷魚熱」,蔡嘉駿說,韓國內容產業長年累月練兵,大膽嘗試各種題材,發揮不受限,已經找到符合市場口味的詮釋,再加上善用國際OTT業者行銷包裝與影響力,才能引起廣大迴響。

他認為,台灣若想打造「台版魷魚遊戲」,不是一味先要求自製或合製比例,導致內容題材遭到限縮,而是應該給予內容產業空間,為產業注入活水。

此外,業者也憂心OTT專法可能衍生額外成本。蔡嘉駿說,有線電視台就算全天候播放,頂多24小時內容,但國際OTT供應全球觀賞,片庫數高達數十萬小時內容,一旦被要求本土比例,即便是個位數比例,換算自製或合製內容數也相當可觀,外資業者都很難做到了,更遑論本土業者。

儘管草案才剛釋出架構,但不少有意來台的國際業者都已在密切關注、甚至考慮暫緩來台計畫,「最嚴重後果就是逼業者撤出台灣,不是不可能,但數位服務還是可以提供,政府甚至因此無法課稅」,蔡嘉駿語氣間難掩無奈。

他強調,OTT專法不是只跟平台業者有關,與台灣內容產業的製作公司、行銷公司都有關。如果業者普遍不支持,外商不買單而撤資,留下的是苟延殘喘、規模更小的本地業者,也沒有因為外商撤走而變好,生存下去的唯一辦法只有向文化部拿更多補助,反而變成惡性循環。

至於NCC制定OTT草案動機,市場有說法指出,因為OTT觀看人數眾多,再加上有線電視業者被NCC高度管制,若沒有納管OTT,可能對有線電視業造成不公平競爭。

不過,蔡嘉駿認為,OTT業者並不如外界想像擁有龐大影響力,他舉例,全球OTT龍頭Netflix在台一年營收估計只有新台幣30到50億元間,營收遠不及三立、東森新聞台。

根據NMEA協會初步統計,台灣一年OTT產值約新台幣100億元,民眾對於韓劇、日劇、歐美劇接納度高,但蔡嘉駿坦言,追劇的台灣民眾固然多,但有很大比重是收看盜版,外資OTT業者同樣也發現台灣觀眾比國外收視戶更愛看盜版,付費意願比較低。

他舉例,韓國付費率比台灣高上5倍,粗估韓國Netflix訂閱戶約千萬戶左右,造就韓國OTT產業蓬勃發展,此外,韓國民眾也愛看電視,電視台熱門戲劇收視率甚至可以上看30%,顯示韓國影視產業規模龐大且非常有活力。

反觀台灣,民眾對付費內容態度比較保守,OTT產業在台發展仍不如韓國興盛,因此NMEA一直訴求,希望透過OTT自律規範即可,訂出專法反而限制產業發展。

此外,目前NCC規劃將打擊盜版納入OTT專法,最嚴重者會祭出斷網嚴厲做法,但蔡嘉駿認為,處理盜版問題其實在其他部會修法即可,事實上合法的OTT平台根本不敢播盜版內容,因為會面臨先被製作公司「告到死」情況。盜版問題的真正癥結點在於封鎖不完的盜版網站,放在OTT專法處理盜版問題,就算法院判決下來出動斷網少說也要2、3年時間,屆時「爆紅戲劇都播完了,實際效果相當有限」。

●韓挾內容實力迎戰OTT巨擘 台灣籌碼在哪?

隨著Netflix等國際平台在2016年起陸續進軍韓國,蔡嘉駿直言,韓國的確也有管理OTT平台的相關討論,但韓國不是訂嚴苛專法,而是想辦法支持國內業者做好內容,透過政策制定以及平台整併來因應國際平台的競爭壓力。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韓國是亞洲內容產製重鎮,Netflix在2020年入股韓國最大影視製作公司Studio Dragon,雙方進行合作,由Studio Dragon每年固定提供韓劇內容給Netflix,2年下來推出「二十五,二十一」、「我們的藍調時光」等爆紅韓劇;但目前市場傳出Studio Dragon有意獨立門戶自行建立OTT平台。

蔡嘉駿說,韓國跟國際級OTT合作,同時也抱持枕戈待旦心態,待時機成熟,韓國不甘於只做內容提供者,還要變身為平台提供者,有好的內容做底氣,未來打OTT國家隊才更順利。

反觀台灣內容產業,固然有小品佳作表現,不過蔡嘉駿認為,「韓國可以跟國際平台坐地喊價,台灣有什麼談判籌碼,需要靜下心想一想」。

他說,當台灣OTT產業的合法業者仍處於新創階段,業者普遍無法獲利情況下就要開始納管,「這是不是限制產業發展?」(編輯:林淑媛、潘羿菁)1110627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NCC:凱擘等13系統申請鏡電視上架86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