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教廷外長:已向中國提議續約 北京尚未答覆

2020/10/7 19:04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黃雅詩梵蒂岡7日專電)梵中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本月22日屆期,教廷外長蓋拉格今天證實,教廷已向北京遞交續約提議,但尚未收到答覆,若協議到期前未收到回音,協議將自動失效。

蓋拉格(Paul Richard Gallagher)7日接受天主教權威媒體十字架報(Crux)專訪時坦言,落實協議的過程很艱困,教廷對協議不是完全滿意,不是每件事都按照預期發展,但教廷不像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所批評的向中國屈膝,教廷在梵中協議取得了重大成果,讓教宗對中國主教任命有最後發言權。

2018年梵中雙方簽署協議,主要是為了解決中國主教任命問題,因為按天主教教義,全世界主教都須由教宗任命,但中國共產黨政府過去堅持宗教獨立自辦、不受外國勢力干預,境內主教皆需由中國政府官派,教廷任命的主教反被打壓為「地下主教」。

梵中協議內容未公開,但蓋拉格在專訪中證實,透過協議,中國政府承認教宗在中國天主教的領袖地位,教宗對中國主教任命有最後決定權。

蓋拉格說,這是從1950年代之後,中國所有主教首度與教宗共融,中國政府不是讓教宗對中國主教人選可給一點建議,是讓教宗對任命中國主教有「最後發言權」(final word),這是非常重要的進展。

蓋拉格表示,他不是要吹噓教廷在梵中協議取得的成果,但正如教廷國務院長帕洛林(Pietro Parolin)所形容,協議打開了一扇窗,或可說是讓教廷「一趾擠進了門」。

談到梵中協議的困難,蓋拉格表示主要有兩點,第一是審查主教候選人的困難,因為要了解一位主教候選人是否適任,需要接觸訪談當地教友,但教廷在中國沒有管道落實審查,只憑紙上作業很難。

蓋拉格說,第二個難題是北京當局做出的承諾,到了地方當局無法落實。他說,通常跟北京談判時,對方會說這個建議很合理、可接受,但到了地方當局時,這些善意好像就無法準確傳遞,無法轉化為有助當地天主教徒生活的行動。

至於美國批評梵中協議可能替中國壓制宗教自由與人權之舉背書,蓋拉格表示,他理解外界會有這類質疑,有些大國可以用商業金融或軍事戰略方式來對應中國,但教廷是小國,跟中國沒有外交關係,「沒有別的牌可打」,必須與中國透過互動解決問題。

蓋拉格說,教廷唯一的工具是對話,沒有梵中協議,跟北京根本沒有溝通管道,教廷在香港有代辦,但那只是教會事務層次的溝通管道,沒有政務窗口,「我不是指現在溝通管道很多,但有總比沒有好」。

蓋拉格表示,因為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限制旅行,梵中談判代表最近無法碰面,但透過中國駐義大利使館中介,溝通還算順利,儘管中國尚無回音,教廷態度仍然樂觀,他相信中國會同意續約,因為「你在跳下水之前總會試試水溫」。(編輯:郭中翰)1091007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172.30.1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