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新聞專題
疫情下的奧運
東京奧運已因COVID-19疫情影響延期一年,但東京的疫情仍然反覆,奧運賽期將在緊急事態下進行。沒有人山人海,也沒有加油助威,成了奧運賽事絕無僅有的獨特景象。
疫情下的奧運

疫情下的奧運/荷蘭確診選手隔離「悶到受不了」 靜坐要求開窗

2021/7/28 20:35(7/29 10:04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荷蘭確診奧運選手歐金克(圖)抱怨被隔離在房內新鮮空氣不足,因此決定「自行放風」在飯店大廳靜坐抗議,最後成功爭取到每天開窗透氣15分鐘的機會。(圖取自instagram.com/reshmieoogink)
荷蘭確診奧運選手歐金克(圖)抱怨被隔離在房內新鮮空氣不足,因此決定「自行放風」在飯店大廳靜坐抗議,最後成功爭取到每天開窗透氣15分鐘的機會。(圖取自instagram.com/reshmieoogink)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東京28日綜合外電報導)東奧荷蘭代表團有6名選手確診,日前同意在飯店隔離。選手抱怨房內新鮮空氣不足,因此決定「自行放風」在飯店大廳靜坐抗議,最後成功爭取到每天開窗透氣15分鐘的機會。

因染疫退賽的荷籍31歲跆拳道選手歐金克(Reshmie Oogink)表示,被隔離的6名選手聚集在飯店大廳靜坐抗議。歐金克還在Instagram上貼文,自嘲被關在「奧林匹克監牢」(Olympic jail)裡。

原定昨日參加女子67公斤級賽事的歐金克告訴法新社,她和其他人已經「被關了好幾天,都呼吸不到新鮮空氣」,只能在拿取食物時暫離房間,「每天都一樣」。

同樣確診的31歲滑板選手賈可布斯(Candy Jacobs )也在社群媒體發布影片,稱自己已隔離8天,但病毒篩檢結果仍是陽性。她表示,「昨天我們自行放風,因為我們需要新鮮空氣…門窗都打不開,這樣很不OK。不讓我們呼吸新鮮空氣的做法很不人道,也會造成精神上的巨大消耗」。

荷蘭奧林匹克委員會27日表示,「不能接受」如此嚴格的隔離條件,將向國際奧會提出申訴。

賈可布斯透過影片表示,「在示威當晚─我記得我們靜坐抗議了七、八個小時─終於達成協議,現在我們可以在監督下每天打開窗戶15分鐘透氣」。

她還形容,「呼吸到外面的第一口空氣後,我感覺這是我生命中最悲傷也最開心的一刻」。

據東奧官方統計,本月針對運動員和隨團官員進行的12萬4000多次病毒篩檢中,僅有22名陽性病例。上述數字並不包括在機場進行的檢測。(譯者:施施/核稿:嚴思祺)1100728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