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復學路渺茫 阿富汗少女:為何只有男孩擁未來

2021/10/17 21:37(10/22 07:39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阿富汗少女阿梅娜就讀的高中5月遭炸彈襲擊,想繼續讀書的她說:「為什麼我們不能學習?我們不是社會的一部分嗎?為何只有男孩才能擁有未來?」(法新社)
阿富汗少女阿梅娜就讀的高中5月遭炸彈襲擊,想繼續讀書的她說:「為什麼我們不能學習?我們不是社會的一部分嗎?為何只有男孩才能擁有未來?」(法新社)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喀布爾17日綜合外電報導)阿富汗少女阿梅娜的學校5月遭伊斯蘭國炸彈襲擊,儘管目睹多名同學喪命,她仍決心繼續讀書,然而,塔利班新政府一個月前排除中學女生重返校園,讓阿梅娜復學之路遙遙無期。

阿梅娜(Amena)在位於首都喀布爾西部的家告訴法新社:「我想學習,和我的朋友見面,擁有光明前景,但現在我不被允許。這情況讓我感到糟糕。自從塔利班來了,我非常難過且氣憤。」

阿富汗新的當權者塔利班(Taliban)9月18日下令,男教師和13歲及以上男學生得以重返中學,延續因疫情和先前戰亂而中斷的學年,女教師和女學生則完全未被提起。

塔利班後來表示,年齡較大的女孩可以回到多按照性別劃分的中學,另有報導稱在昆都茲省(Kunduz)有些女孩重返幾所高中。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15日指出,塔利班政府的教育部長表示,當局很快會公布一項允許所有中學適齡女孩復學的框架。

不過,就目前而言,包含首都喀布爾在內,阿富汗全國絕大多數女孩都被禁止上中學。在此同時,小學已經重新開放所有兒童就讀,婦女也可以上私立大學,只是他們的穿著和行動仍受到嚴格限制。

阿梅娜就讀的塞德舒哈達高中(Sayed Al-Shuhada High School)離她家不遠,5月一場炸彈襲擊奪走校內85人性命,受害者多為年輕女孩。

阿梅娜眼眶泛紅地說:「無辜的女孩被殺死。我親眼看見垂死和受傷的女孩。但我依舊想再次上學。」

阿梅娜本該是10年級學生,她最喜歡的科目是生物且夢想成為一名記者,但她說,現在「阿富汗毫無希望」。

阿梅娜的妹妹因學校遇襲而遭受創傷,阿梅娜偶爾會從探視妹妹的心理師學到些許知識,她的手足也會協助她在家自學。

阿梅娜表示:「他們說:『如果你不能上學就自己在家學習,未來就可以成為大人物』。我兄弟會帶故事書回家,我會閱讀它們,而且我總是看新聞。」

阿梅娜不明白為什麼男孩可以學習,而女孩不行。「社會一半由女孩組成,另一半由男孩組成。他們之間沒有區別。為什麼我們不能學習?我們不是社會的一部分嗎?為何只有男孩才能擁有未來?」

塔利班政權20年前垮台後,女性教育取得進展;學校數量翻漲3倍,女性識字率幾乎翻了一倍來到30%,但這樣的改變主要僅限城市。

喀布爾一所中學的21歲教師哈薩尼(Nasrin Hasani)說:「阿富汗婦女在過去20年取得了巨大成就。」

但她也說,目前的情況「降低了我們和學生的士氣」,並質疑塔利班不讓中學女孩回到校園的理由,「據我們所知,伊斯蘭教從未阻撓婦女受教和工作」。

哈薩尼表示,自己並未受到塔利班任何的直接威脅;1996年至2001年的殘暴塔利班政權不允許女性在無人陪伴下離開家門,哈薩尼希望如今的他們會「略有不同」。

在塔利班下令前,基於安全考量化名為柴納布(Zainab)的12歲阿富汗女孩熱愛上學,當男孩們上個月回到學校時,她帶著「糟糕的感覺」看向窗外,她說:「顯然地,事情一天比一天糟。」

柴納布16歲的姐姐化名為馬拉萊(Malalay),她淚流滿面地說,自己「感到絕望和恐懼」,她現在幫忙打掃房子、洗碗、洗衣服,以打發時間。

馬拉萊夢想促進女性權利,並公開反對剝奪她權利的男性;她說:「我應有權利上學並讀大學。如今,我所有的夢想和計畫都被埋葬了。」(譯者:張璦/核稿:林治平)1101017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